2020会怎么样?债务危机带来的“核冬天”

将本文分享至:

股市动态: 又到年末了,2019年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一张图就足以概括一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最好不要去展望了,如果非要较真,推荐大家看
股市动态:

又到年末了,2019年很快就要过去了,这一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一张图就足以概括一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最好不要去展望了,如果非要较真,推荐大家看一部电影,电影的名字叫《2012》,一部老片子,有兴趣可以去翻翻看。

这部片子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影片,2009年上映的,内容过于真实,可能很多人看了会觉得不舒服吧,太接近现实吧。

当然,我既不是地理学家,也不是气候学家,更不是天文学家,所以我说的2020,和2012还是不一样,因为就算2020真的世界末日,我也搞不清楚,但如果说经济和金融方面、以及国际关系的演变,却会和影片2012无比的类似。

在电影2012里面,太阳的异常活动像是一个微波炉一样把地球的地核给加热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直接造成了地球两极磁场的迁移,在这个过程中,山崩,地裂,海啸,各种自然灾害,说起来,就是各种天灾,最终各国政府提前观察到了这样的情况,秘密建造了方舟,最后少部分有钱人和精英们登上方舟逃过了一劫,延续了人类的文明,大部分人都在这个过程中被淘汰。

基本这么个剧情。

电影的情节是表现了人类在面对天灾的情况下表现出来的各种人性可贵和卑劣的一面,总的来说是正面的吧。

但我们2020年所面对的情况,是红果果的人祸。

影片中推动灾难出现的推手,是太阳的异常活动,而我们真实的2020,推手是我们自己。

我在今年的文章里说过,全球246万亿美元的债务规模,就是我们未来将要面对的挑战最大得原因。

2019年的全球GDP规模和增速,现在还没有出数据,但按照今年公布的2018年全球GDP增速和规模,以及全球债务水平来看,246万亿美元的债务规模,是全球GDP总量的三倍以上,这就意味着,全球债务水平达到GDP总量的300%以上。

2020是什么情况?在今年,全球主要的国家机构,金融机构,经济研究所以及相关学者,都在下调2020年的经济预期,世界银行也发布了2020年经济衰退的风险警告。

部分激进者认为2020年将会出现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世界经济将陷入寒冰期。

那么这个情况,该怎么去理解呢?

很多人不擅长去考虑宏观问题,那么我们把思维缩小到一家企业或者一个家庭。

同样的债务水平,在家庭或者企业不同的经济状况下,呈现出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比如一个家庭或者企业经济收入持续稳定或者保持增长,拥有充足的现金流的同时,尽管债务比例较高,但融资不会是问题,不管是家庭还是企业都能够轻松融资渡过难关。

但如果一个家庭或者企业的经济和经营状况出现问题,债务就会成为问题,因为融资会出问题,就会造成资金断链形成债务压力,这个可能大多数人都能理解。

越是有钱的家庭或者企业,越不缺钱越好借钱,甚至银行,越是你经济状况好,现金流充足的企业和高净值客户,越是想办法借钱给你,因为不担心你还不起,借给你了,就代表利率和利润,这就是偿债能力和融资能力成正比的逻辑。

相反越是经营困难,需要资金补充的个人和企业,越是难以借到钱,因为借款人或者银行担心你还不起本金和利息,因为合格的资本家,除了要考虑利息收益,更需要关注的是本金安全的问题。

基本上这么个情况。

那么把这个情况放大到国家,其实也是一样的,经济越好,能承受的债务压力就越强,经济越差,能够承受的债务水准就越差。

但根据债务数据显示,从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央行都在放水,印钱,但实际经济增速,却不尽如理想。

比较有代表的,就是美国制造业的完全停滞,从2008年到2019年,美国的制造业都陷入较为尴尬的境遇。即便是非农数据屡屡出现黑天鹅式的爆发,美国审计局也不敢在制造业新增就业人口上做数据,从2008年到现在,美国的制造业就业环境每况愈下,当然这在全世界范围内是通用的,全球的制造业从2008到现在,基本就没好过。

从2008到现在,全球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拼命拉消费。

但这个问题缩小到家庭,也是一样的,如果家庭的收入进项没有根本性的增长,拔高消费,带来的情况只会有两个,一个是家庭积蓄缩减,这是相对较好的情况,另一种情况比较糟糕,那就是家庭或者个人债务的爬高,债务比例进一步陡峭。

全球都在做同样的事情,这就导致了全球的总体债务规模翻着倍的往上滚,一路滚到了2018年年末的246万亿美元,而且这样的情况,还在持续恶化。

持续下行的全球经济增速和持续上行的全球债务规模之间形成的尴尬,就在这里。

持续下行的经济增速,导致社会和经济对于债务的负载能力越来越小,但持续靠刺激消费去拉动和平衡制造业衰退带来的经济下行,却使得公共债务、家庭和个人债务不断拔高。

换句话来简单地说就是创造财富的能力在不断衰退,但背负的债务规模却在越来越大,这个是如何不出问题的?

没有任何办法,在全球需求持续下降带来的GDP增速大环境里面,制造业不景气,增速迟滞,不管是我们,还是美国或者任何其他国家都是如此,而不约而同的是选择上,各国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侧重经济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依赖上,但服务业不产生直接价值,只完成了财富转移的但不创造财富。

这就是个死循环,好玩的是各国都有各自的解法。

一、美国式解法

从次贷危机开始,全球的经济就因为全球需求市场的不断衰弱而走向低迷,美国也不例外。

但美国想了个比较有趣的辙,反正美国自从二战以后,奠定了美元的国际地位,就一直在玩一些损人利己的事情,比如说中东的阿拉伯之春,比如说苏联解体,比如说日本的消失的二十年,比如说以英镑狙击战为代表作的欧洲金融狙击战。

从2015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再到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通过,一切的一切,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从高盛替债务率远高于欧元国准入标准的希腊包装当前债务转而成为远期债券,分销给欧洲各大银行,最终债务到期无力偿还的希腊把整个欧洲银行业,因为欧洲银行的联保机制拖入泥潭,引发希腊债务危机险些让希腊成为首个脱欧的欧元国,最终迫使欧元区强国德法等国不得不通过希腊援助法案,避免因为希腊脱欧带来欧元区体制动荡和金融动荡,但也因此让欧元区诸国因为替希腊偿还债务而政治上内生嫌隙,经济上进入衰退,金融上金融市场和汇率一起暴跌。

欧元兑美元汇率从高位的1:1.6快速滑落至1:1.1,险些破1,体会过1块欧元能换12块人民币的时候吗?我体会过,爽的一批。

当欧元兑主要货币美元的汇率滑坡之后,整个欧洲的财富就这么通过汇率转换,实现了掠夺,从某种程度上来説,欧洲财富从兑美元汇率1:1.6时代到险些破1时代,因为对主要货币美元的汇率贬值,被掠夺了三分之一,还是站得住脚的。

既然希腊搞不死欧盟,那就继续折腾呗,于是尽管大多数人英国人都不支持脱欧,公投结果还是脱欧了,票数对不上?那都不是事儿,卡梅伦卸任之际在唐宁街10号首相府邸前宣布卸任那一刻,脸上释然的微笑,堪比蒙娜丽莎(002918,股吧)的微笑更加经典,耐人寻味。

英国还是公投脱欧成功了,脱欧进程再拖,也终归是要完成的。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借机吸收了大量的资本,这些资本来自哪里?因为美联储加息所营造的利率优势,美元资本回流潮,还有大量因为希腊债务危机和英国脱欧带来的,源自于对欧元区政治经济金融格局动荡而对前景不确信,产生恐慌而流出欧盟区的资本。

国际游离资本,投机资本,还有大量认为美国是最后一艘经济航母,度过危机的唯一方舟的资本,都在迅速流入美国。

美国也因此,在从2008年之后制造业完全停滞甚至衰减的过程中,实现了全球经济停滞以及衰退过程中的逆增长,成为全球大国中唯一一个在2015以来经济增速不降反升的大国。

资本掠夺比正常经济增长和财富创造的过程,更加立竿见影,这个熟悉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比如说大航海时代列强的做法,对全球的掠夺和殖民地的压榨,是成就17-20世纪欧洲强大的根本。

在美联储加息的过程中,中国没加息,欧盟没敢加息,全球主要国家要么从一开始就不敢加息,要么就是草草的跟随了加息发现经济支持不住,没办法跟随加息被迫选择放弃加息进程。

直到美国也开始停止了加息进程之后转降息,这下反倒是全球大部分主要国家,都跟着降息了,为什么?就因为很多人的是思维是这样的,大家经济都不好,加息只是让大家的经济环境更加艰难,所以跟不起加息,但美联储开始降息,ok,你看最强的美联储都扛不住要降息了,更何况我们?

所以2019年我们看到了除了中国之外,全球都在疯狂降息。

二、美国为什么要死盯着中国要挑起MYZ?

带有感情立场的去看,美国挑起MYZ,就是为了压制中国的崛起,因为我大中华崛起让美国时刻担心被中国从经济以及全方面超越,时时刻刻的紧迫感如芒在背,逼迫美国不折手段的压制中国崛起。

这种想法是很多国人的一种错觉,尤其在厉害了我的国之后。

但实际上呢?

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最少还有五十年,不仅仅是经济,而是全方位的。

三、我们当前实质上对美国并不存在全方位的威胁

我们常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那么我们和美国的科技之间,差距有多大?

举个例子,从2018年我们和美国发生MYZ,针对高科技领域的禁售让我们十分的头疼。

比如说芯片,我们国内现在尖端的芯片是14微米的芯片,成功率,性价比以及性能方面,还和美国生产的芯片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刚刚具备初步的14微米的试探性研发生产能力,可国际水准已经在准备7微米的芯片换代进程了。

说到半导体,就可以聊聊硅谷的半导体历史了,在硅谷半导体发展的初期,由于技术门槛低,超低的技术门槛使得半导体的研发周期和回报周期都比较短,资本收益周期较短,所以吸引了全世界上非常多的资本对半导体行业进行投资。

可随着半导体领域的发展,半导体产业的研发周期,研发成本,再到资本收益周期,就变得格外的冗长,到后来,基本上就没什么资本愿意继续进行投入额度大,研发周期长,行业竞争激烈,利润薄且随时可能面临亏损的半导体行业投资了。

那么一个行业的兴盛,就是由资本决定的,美国半导体领先全球,在大量的资本撤出这个行业以后,为什么硅谷还继续兴盛?

答案就是美国政府用国防安全等国家级需求理由,大力注资支持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这个行业,是一个比互联网还要烧钱的行业,是的,就是烧钱,和互联网一样,烧到所有人都烧不起了,最后剩下的,就成了世界第一。

半导体行业就是在美国政府大力支持下,烧了几十年,才烧出今天的世界第一,硅谷半导体背后最大的金主,就是美国联邦政府。

虽然说高通等芯片厂商,还是在苹果甚至说是在三星等安卓机蔓延天下的大潮中,才真正崛起,但为什么中国有华为却没有高通,就因为我们比美国少烧了几十年的钱,没有技术沉淀,所以不行,科技树的攀登,就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半导体行业几乎每一个阶段,都是用钱和时间奠定出来的,没有捷径,钱我们有,但时间和人才,我们缺啊。

为什么中国芯片没有美国的牛?一个中国大妈说,不就那个大点的东西,我泱泱大国为啥就造不出来?我还就不信中国造不出这么大点的东西了。

问中国大妈:孩子报考的是半导体专业吗?

中国大妈回答:怎么可能,我的孩子肯定是报互联网专业,方便未来买房买车结婚的。

so,这就是为啥中国半导体和国际一流水准有代差的根本。

说的不是意识形态,说的是环境。

一项技术,固然需要时间和钱的投入,但最终,还是需要吸引源源不断的人才流入,在里面沉淀,推陈出新,才能持续取得技术上的突破。

当代谁不知道互联网行业码农技术工种们收入高,赚钱多,比如TX,平均收入,即便是被平均的数值,年收入过百万,p7以上的高级工程师和等级人员的年收入,真的是七位数的,哪怕这在泱泱码农大军中也属于拔尖的那一撮,但足以说明为什么那么多人才往互联网扎堆。

尤其在今时今日这个方便到可以用脸刷卡,大多数人还吃得起猪肉但确实被高房价这种刚需性支出和医疗教育保险,诸多高消费硬性支出卡口的当下,为了行业振兴而付出清楚,需要的不仅仅是理想,更需要勇气,敢于和现实对抗的魄力才行。

我们不是没有人才,不是没有天才,但人才输给了环境和基本需求,流向了高收入行业这是环境和社会需求导向性的问题决定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一个半导体,就不是我们短时间内可以超越的。而且我们在尖端制造和精密制造的领域,和一流水准有着不止一代的差距,简单地例子,要制造高端芯片就需要有光刻机,这个我们现阶段就造不出来。

不单单是要对行业的重视,资金的扶持,更重要的是对产业人才福利的,才能引来源源不断的人才完成技术攻坚和沉淀。

否则,多少高智商高能力的人才只能说一句,我有情怀,但对不起,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所以哪里收入高去哪,毕竟房价不会因为我有情怀就便宜点,医疗教育保险也只看履信能力、违信记录而不看情怀。

再说说经济,很多人会觉得我们实际经济总量的第二位,甚至有人说中国发行货币的实际购买力,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如果说经济周期,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经历过衰退,大部分人即便不明白什么是经济周期,也该听过,大致有概念。

一个经济从积累到沉淀,再到增长到加速,最后滞涨再到衰退,这算一个循环。

我们的现代经济模式,只经历过积累,沉淀,增长,加速,目前处在滞涨的阶段,但还没有经历过衰退,这是由于我们的市场经济,其实只有短短的几十年。

但一个经济的运行状况,不是只看简单地经济总量,还要看质量。

目前我们处在经济总量的高增速期向低速期换挡的过程,但还不是衰退,衰退之后,会经历巨大的总量收缩,这个我们还没有经历过,但必然会经历。

衰退后重新经历积累期,沉淀期,增长期,加速器之后,我们再去审视我们的经济总量,会有不一样的看法。

而当前的美国和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们经历了反复多轮的经济周期,经济的扎实程度,比我们很多国人了解的要高得多。

我们自身目前处在经济滞涨周期中的泡沫阶段,总量,是虚胖的。

再说产业结构,中国的经济,房地产经济占据的比例在全球主要经济国家中,是最高的。

高峰期,房地产直接和间接产业链上下游在中国经济GDP占比,一度超过38%,甚至逼近40%。

即便到了现在,大家去看各大银行的财务报表,最大一块业务就是房贷,不管是四大行中的宇宙行还是其他,都是如此。

去看看工行的半年报,总贷款155.6万亿,其中个人贷款53万亿,但房贷就达到了49万亿,占据工行贷款总额的约三分之一。

房贷在个人贷款中占比达到了81.5%,其次是信用卡透支,这个也可以算消费贷或者套利贷款,占比为11%。

而剩下能让个人产生价值的经营性贷款,仅有3019.64亿,占比为3.6%。

那么知道大部分国人贷款的钱拿去干啥去了么?有兴趣可以再去翻翻四大行中其他的几个大行的财务报表,大同小异,基本这么个结构。

感谢股市,让很多有心人,可以更加轻易的了结到中国经济的现状。

作为实际掌控中国最大的资本来源的银行财务报表,真的可以很轻易的看穿很多东西了。

那么再去想想,中国经济的构成,房地产背上的经济体系,即便在强调房住不炒的现在。

房地产的贷款周期,通常是三十年,那么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未来三十年的常规性收入,房贷这一块,就被三十年为一期的划走了,空缺了,还完房贷之前,这一块的收入是恒定支配给房贷的。

再加上养老,医疗,教育等刚性支出,为什么靠消费拉经济不可持久,你看懂了吗?

再去看看军费预算,中国2019年3月5日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列出的2019年中国国防支出预算是11899亿人民币,美国公布的2019财年国防预算是7160亿美元,约4.8万亿人民币,比中国的国防预算四倍还多,虽然这个数字不完全代表双方军事实力,但也可以看到,双方在国防军事的投入上,还有巨大的差距。

所以,无论中国从经济周期所处位置,科技储备量,经济结构,以及国防投入等综合对比来看。

如果说相对当量接近,或者说中国正在以一个非常快速的速度在追赶美国,这是说得通的,也是现实。

但如果说综合实力,以及综合质量方面将要短期内赶超美国,这就想的有些不切实际了。

这点美国明白,中国也明白,所以当联合国询问中国以经济当量来看,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征询中国是否同意列入发达国家行列并履行发达国家义务,终止中国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中国是明确拒绝的,理由基本同上。

如果说知识产权,一部很火的电影《我不是yao神》大家是不是都看过?

影片中中国的药比印度药更加贵,就因为印度能生产仿制药,中国法律不允许生产仿制药,所以印度药便宜。

那么论知识产权这种问题上,美国不盯着印度反而盯着中国,说不过去了吧?

再说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这个大家可以去观察下,劳动密集型产业,正在从中国这个过去的世界工厂,向着东南亚,非洲等相对中国更加欠发达区域转移?

发现没有,很多平民品牌上面的标签,产地不再是我们所熟悉的广东,浙江等地方,而是非洲某国,东南亚某国,为什么?因为更加低廉的社会资源和人力资源成本,使得越来越多的低技术门槛劳动密集型产业链再向这些地方转移。

早个十年美国要说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这或许还算名副其实,可2018年这个档口,美国人如果非要说,应该说东南亚人或者非洲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才对。

而中国正在从劳动密集型产业经济向熟练工和技术工种以及科技型产业转型,而且中国自身也面临着大量的中低端产业链向资源更加低廉东南亚和非洲等欠发达区域流失的问题,中国喊了吗?

再说贸易逆差的问题,中国和美国不是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和欧盟才是,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中国的贸易顺差产生的空洞,而是来自于强势美元。

强势美元固然为美国带来了资本流入,吸引了动荡欧洲的流出资本,国际美元资本回流,国际游离资本流入以及大量其他非美国家,尤其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入,但同时带来的,也有因为强美元,使得美国对外贸易的不利,美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的进一步削弱。

那美国为啥死盯着中国不放?

让美国政府怎么跟因为美国制造业持续萧条,难以兴盛,因为面临例如通用停摆而失业的几万名工人交代?难道说实话?告诉美国民众,因为美国需要强美元,才能吸引全球的资本流入,为此我们不惜牺牲了传统盟友欧盟和英国也要完成这个伟大的战略目标,获取足够的资本流入,度过这个全球都躲不开的资本寒冬,所以即便因此我们伟大的美利坚制造业因此更加艰难也在所不惜?

这和西门庆看上了武大郎的老婆漂亮,想要霸占有啥实质性的区别?虽然实质上来说区别不大,但政治不能这么玩,得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对于美国政客来说,咱美国是强盗吗?当然不能,即便正儿八经干着杀人放火,霸占村里其他人田地妻女的勾当,美国对国民的形象也必须光辉正义,对盟友勇敢忠诚的形象,而且失业的工人不会听政客们说什么未来,说什么大义,他们只想要面包。

既然战略目标必须要得到实施,而且如果真要找东南亚某个小国或者非洲某国,说某某国家抢走了你们的工作,呵呵,地理不好的还真不知道美国政客们说的是哪里。

所以体量够,近年来知名度也够的中国,在美国政客嘴里,就“必须是”对美国产生了巨大威胁的,“必须是”抢走了美国人工作的那个“具有威胁”的国家。

哪怕美国和我们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就是政治,话必须这么说。

因为宣扬诸多中国威胁论的美国,就是为了把中国塑造成一个国内舆论的假想敌,或者说我们被针对,就因为我们名气够大,而且大多数的美国人,都知道中国在哪,是个最适合因为美国为了“招商引资”,吸纳全球资本刻意做强美元时,对国内通胀,就业,制造业复苏不理想,资本和企业外流等国内矛盾凸显时,转移国内视线和矛盾最佳的背锅侠,有事儿别冲咱美国政府撒气哈,都那帮中国人干的坏事儿!

这差不多就是美国政客这几年在干的破事儿。

在2018年的试探,2019的蓄势酝酿,2020时机就很成熟了。

不过说了这么多,社会高负债,家庭高负债,硬性支出占据社会支出的大部分,社会中产财富被硬性绑架,这些都不是问题,毕竟日子还能过。

高负债和低负载唯一的区别是,抗压能力不一样,如果在风调雨顺的年景,有差距,但不会太大。

但问题是,2020年是一个什么年?

四、2020年的局势比大多数人想的都要紧张

联合国欠费停机了,WTO实质上停摆了。

美国长期拖欠联合国会费,迫使联合国因为经费问题,不得不考虑搬离美国总部,到一个经济更加稳定向好的去处,比如说中国的上海或者说北京就是不错的选择。

但美国所透露出来的意向,就是哥不跟你们玩了,你搬离美国也好,留下也好,我自己玩自己的。

如果联合国因为经费问题不能解决而停摆,ok,不是说处理国际争端需要依据国际法吗?那么国际法的仲裁和协调机构如果不存在了,停摆了,你们找谁去?

再说贸易争端,WTO上诉机构,是协调和处理,以及发生国际贸易纠纷时的上诉机构。

WTO上诉机构的机制是常任理事7人,一项仲裁的通过,需要最低三名理事同意才能生效。

而当前WTO上诉机构共计任职3人,4个席位缺失,勉强还能履行上诉机构的基本职能,但WTO判定欧盟对于空客飞机的补贴针对美国波音公司构成伤害,从而赋予了美国针对欧盟输美的74亿美元商品实施报复性关税的权利的判定,恐怕是最后一份通过的仲裁协定了,因为当前的WTO上诉机构三个理事,兼任上诉机构主席的带头大哥,将在2019年12月12日宣布离职,按照规定,上诉机构理事主席即便离职也可以继续参与事宜,但带头大哥说,对不起,我表示坚决辞职,绝不留任,想必是夹板气,难受啊!

所以到了2020年,很不好的一个情况是,WTO怕是没办法履行基本职能了,再有国际贸易纷争,对不起,也没谁能仲裁了,自己想办法吧。

而裁定国际军事冲突,领土争端,以及国际事务争端的另一个国际组织联合国,不管是欠费停机,还是搬家,总之美国是不想玩了,在也好,不在也好,总之美国国内法,算是美国的标准行事准则了。

换句话说,2020年,国际贸易和国际关系的协调机构,非常有可能会全部停摆,意味着国际秩序,将进入混乱期了,虽然眼下就够混乱了。

而有了在2018,2019,针对中国,土耳其,委内瑞拉的MYZ结合金融战的经验,2020,依托经济当量,金融先进性和集团性等优势,配合贸易领域的配套体系使用,将会成为一种新的全球威慑性武器,而且不同于核武器仅用于威慑,能够得到完美的实施。

以贸易领域作为突破口,结合金融和经济施压,将会成为一种极为危险的经济和金融武器。

就在12月,美国又先后对阿根廷和巴西施行了关税制裁,那么按照WTO上诉机构主席,也是仅有的三名执行委员之一将要在12月12号离职,即便巴西和阿根廷上诉,也不会有仲裁决议了,因为只剩下两个理事,连基本的仲裁工作都无法完成,因为仲裁生效需要最少三个理事。

而选择巴西和阿根廷作为对象,一方面是这两个国家量体够大,又不会太大,而阿根廷年内刚经历过高通胀,货币危机和金融危机,巴西的法币雷亚尔,在2019年经过巴西政府和巴西央行诸多救市策略都始终无法稳住雷亚尔的下跌趋势。

下一个羔羊,美国已经选好,而且美国也准备好了。

这些都是过冬的粮食,打造方舟的必备条件,正在越来越齐备。

不同于欧洲货币狙击战这种带有明确政治战略目标的金融行动,这更像是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纯资本猎杀的金融行动。

在针对我们和欧盟的施压过程中,欧盟是彻底崩溃了,我们依然坚挺着,吸取了欧洲资本的流入,壮大了自身经济和资本实力的美国,暂时放下了我们这块难啃的骨头,以贸易+金融+货币的新型对抗方式,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快速吸纳资本,所以既然中国不好啃,那就继续盯着其他相对好啃,量体有足够,值得出手的国家。

在失去国际秩序协调和仲裁协理机构的掣肘之后,美国只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加上持续走低的全球需求市场带来的经济增速下降,未来我们也好,美国也好,还是世界上其他的角落也好,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只要全球经济不走出低谷,需求不能复苏,制造业就难以崛起,那么为了平衡,对于消费产业和服务业的依赖只会越来越大,那么在创造财富的能力持续缩减,但对于消费的依赖却越来越大,那么只会造成一件事儿,就是债务越来越大。

换句话说,我们明年再去看全球的经济增速,会继续下行,谁都不会例外,但全球可预见的债务比例,却会越来越高。

那我们短期内能走出低谷吗?答案是不能,在2008年之前,为什么全球经济欣欣向荣?

那是因为中国以占据全球总人口近20%的超级量体,实现了经济腾飞,带动了全球需求市场的快速增长。

但这其实是不足以实现过去这样的程度的,之所以可以,是不论是我们,还是欧美国家,都在大量提前消费,比如说很简单的房子,用房产,这是建立在透支未来三十年的消费能力,因为分期三十年,但这个经济活动是分三十年算的?不,是集中堆积到你购房的那一刻的。

这和双十一其实挺像的,因为需求被集中在一个节点爆发了,反而透支削弱了未来的需求和增长。

在过去,过度的透支了未来的消费能力,提前绑定了收入预分配,所以未来的需求复苏和出现新增长,需要一个漫长的等待,但绝不可能短期内走出来。

庞大且持续增长的全球债务和因为需求降速和经济周期瓶颈带来的矛盾,在未来只会越来越激烈。最终债务会像电影2012一样,成为让世界都为之颤抖的恐怖灾难。

对比美国在四处进行贸易和金融货币挑衅,全球债务危机爆发才是真正的大恐怖,而在全球需求不景气,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债务危机最终爆发几乎是没有任何可能躲得过去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什么时候。

而越加混乱的国际局势和美国越来越不顾吃相的频繁动手,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一个信号,那就是,距离全球性债务危机的爆发还有多久,是不是很近了?才使得美国如此毫无下限的去做事,也要让美国资本充实。

问题的表象不是最可怕的,问题背后的驱动力,才是真正的恐怖。

一旦爆发,所有的人都躲进方舟里显然是不可能的,目前美国人想要掠夺国际资本和资源,让自己躲进去,中国想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联合成员国一起打造一个方舟大家一起避难。

美国难在如何压制反弹,中国难在如何整合人心拧成一股绳,朝一处使劲儿,同时还得面对美国不时使绊子。

不同的道路却同样艰难。

而且随着国际仲裁机构逐步失去作用,国际环境只会更加恶劣,在制定出都能够认可的新秩序之前,未来国际争端事件会比现在要多得多,而那个时候,国际环境只会比现在更混乱,哪怕现在也乱的跟一锅粥一样。

套用一句话来解释,大致可以这么去理解。

2019年是过去十年里最难熬的一年,但却会是未来十年里最轻松的一年。

好像就只能说到这里了吧。

希望2020年风调雨顺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杨沈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网友评论 >

明年的手机设计是挖

如今已经步入12月上份旬了,2019年也仅剩不到20几天了,崭新的2020年已经向我们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