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债“刚兑信仰”摇摇欲坠?

将本文分享至: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看遍万千债,还是城投好”,当众多明星企业债不断爆雷的当下,有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城投债被视为债市的“最后一座堡垒”。不过,城投违约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看遍万千债,还是城投好”,当众多明星企业债不断爆雷的当下,有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城投债被视为债市的“最后一座堡垒”。不过,城投违约却来的猝不及防。12月6日晚,“16呼和经开PPN001”私募债发生回售违约,发行人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下称呼经开集团)为呼和浩特经开区基建融资平台,就此打破了城投债券刚兑不破的信仰。尽管从昨日最新消息来看,首单城投债违约事件极有可能演变成“技术性违约”,但“城投之美”将被重新审视。

既愿打破刚兑,又望峰回路转

6日晚间,一则“16呼和经开PPN001”回售违约的消息,在市场传播。12月6日,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向投资人通知称,该日是呼经开集团”2016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止日终仍未收到该公司的付息兑付资金。

Wind数据显示,“16呼和经开PPN001”是呼经开集团2016年发行的第一期私募债,发行规模为10亿元,期限为5年(3+2),票面利率为6.8%,主承销商是恒丰银行。公开资料显示,呼经开集团为呼和浩特经开区基建融资平台,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财政审计局。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去年8月13日,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的超短融“17兵团六师SCP001”出现未足额完成付息兑付,曾引起市场广泛争议。但警报很快解除,该债券本息延迟2日完成支付。

首单城投债违约事件被刷屏后,不少投资者心存担忧,担心城投债市场也不安全。“既希望它打破刚兑,又希望它峰回路转”,引发圈内人士的共鸣。

极有可能“技术性违约”

对此,国泰君安固收团队直言,“16呼和经开PPN001”回售违约是个体的偶然,不必高估短期负面影响。此次私募债违约,持有人相对有限,协调难度弱于公募债,影响也会更小。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沪上债券人士则表示——兑付已迟,但最终“技术性违约”的可能性较大。据了解,早前债务化解的工作已经进行。公开信息显示,该只债券为发行人仅存的债券,10月12日,呼经开集团曾召开债务化解工作布署会议,安排布署债务化解工作任务清单及责任分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昨日上午“16呼和经开PPN001”已在陆续兑付中,“有说法是目前暂时兑付了5亿元。”一位接近内蒙财政厅的人士则表示,“呼市政府全权负责处理此事,在积极想办法解决。12月8日下午,呼和浩特政府已经组织开会协调兑付事宜,偿还了大约6亿。”

2020年面临下沉无力

即便如此,该事件让“城投信仰”摇摇欲坠。国泰君安固收团队认为,即使这次城投债违约最终被妥善解决,但可能会引发投资者重新审视城投债背后的逻辑。在市场整体仓位很满的背景下,不排除引发机构自查风险的可能,进一步加大敏感区域的再融资风险。

即使不考虑该次城投债违约,国君团队认为2020年城投行情也会弱于2019年,原因主要有几点:城投是唯一能信用下沉的板块。而这也导致板块羊群效应明显,对于利好容易反应过头;城投相比较于民企,并非洼地更多,而是在没有违约并且同质性很强的情况下研究成本更低,投资性价比更高;目前来看,稍好的市级城投已经被充分挖掘,经济发达地区的区县级别收益率也已经大幅下行,继续下沉只有进一步挖掘更弱资质的区县。但相比较于地级市,区县财政腾挪空间减小,信息披露不完善等问题始终制约投资者的下沉。

兴业证券(601377,股吧)固收团队则提醒,当前城投违约已经从非标向私募债传导,后续需要关注是否会传导至公募债。系统性风险的解除并不意味着所有债务均刚兑,加上城投个体资质差异加大,当前各地区城投实质上也已经出现分层,对城投企业不宜一刀切和一股劲的“信仰”。

网友评论 >

懂行的人才会入手这

在千元机市场中,通常使用LCD屏幕来节省成本。千元以上的液晶显示屏通常具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