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券商融资补短板 发行金融债和放宽短融齐上阵

将本文分享至:

[摘要] 头部券商集体收到央行调整待偿还短期融资券最高余额上限的情况较为罕见,这应该是监管层有意通过头部券商向市场传递流动性。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7

[摘要] 头部券商集体收到央行调整待偿还短期融资券最高余额上限的情况较为罕见,这应该是监管层有意通过头部券商向市场传递流动性。

时代周报记者 盛潇岚

7月1日傍晚,招商证券(600999)和广发证券(000776)分别公告称,已收到央行同意发行不超50亿元金融债的决定书。不久前,央行集中放宽了多家头部券商的短期融资券待偿还余额上限,显示了监管层纾解流动性压力的决心。

一周前,6月24日晚间,招商证券、银河证券、中信建投及申万宏源(000166)接连公告,收到央行关于公司短期融资券最高待偿还余额的通知,核准的余额上限分别为316亿元、368亿元、209亿元以及298亿元。6月23日晚间,广发证券发布公告,央行核准公司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为176亿元。6月21日晚间,中信证券(600030)、国泰君安、海通证券(600837)、华泰证券(601688)四家券商集体发布公告,央行核准公司短融最高待偿还余额上限分别为469亿元、508亿元、397亿元、300亿元。

截至目前,已有9家头部券商公告央行核准调整的短融最高待偿还余额,合计金额已达3041亿元。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央行希望通过调高头部券商短融最高限额的方式,向中小券商传导流动性。同时,资源再度向头部券商集中。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债券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头部券商集体收到央行调整待偿还短期融资券最高余额上限的情况较为罕见,这应该是监管层有意通过头部券商向市场传递流动性。央行流动性传导是有一个过程的,一般情况下是从大银行到中小银行,再传导到券商等非银机构。但包商银行接管事件后,一些中小行向非银机构流动性传导受阻,非银资金链出现紧张,出现流动性危机。”

纾解流动性压力的组合拳

招商证券和广发证券7月1日公告,公司近日收到《中国人民银行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根据该决定书,中国人民银行同意两家券商各发行不超过50亿元金融债券,核准额度自该决定书发出之日起1年内有效,有效期内公司可自主选择金融债券发行时间。

此外,中国银河、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招商证券等券商曾公告称,证监会对公司申请发行金融债券无异议。公司发行金融债券还需中国人民银行核准。

6月初,央行曾发布消息称,将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对中小银行提供定向流动性支持。6月18日,央行与证监会召集6家大行和业内部分头部券商开会,鼓励大行扩大向大型券商融资,支持大型券商扩大向中小非银机构融资,以维护同业业务的稳定,安抚市场情绪,打消部分金融机构顾虑。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马鲲鹏认为,央行向头部券商提供流动性支持,进而传导至中小非银机构,避免系统性风险发生。短期内非银机构很难直接从银行获得流动性,为了防止风险传递,由央行向头部券商释放流动性,进而在非银机构内部缓释风险是最合适的方式。

光大证券非银金融分析师赵湘怀认为,此次央行提高头部券商短期融资券余额上限,允许大型券商更多地利用短期融资工具补充资金,有望通过头部券商向中小非银机构传递流动性,缓解部分券商的流动性风险。中低等级信用债的质押式回购等业务有望恢复正常。

根据《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管理办法》,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是指证券公司以短期融资为目的,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的,约定在一定期限内还本付息的金融债券。另外,证券公司发行短期融资券实行余额管理,待偿还短期融资券余额不超过净资本的60%,短期融资券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91天。

短期融资债券具备周期短、成本低、操作灵活等特点,是券商较为常见的融资方式之一。从已披露的公告情况来看,国泰君安的余额最高,央行核定国泰君安待偿还短期融资券的余额上限为人民币508亿元,占比16.7%。排名第二、第三的分别是中信证券和海通证券。

同时,此次券商获准待偿还短融余额上限调整幅度较大。最近上调幅度的是华泰证券据公司今年3月公告,该上限为216亿元,目前提升至300亿元。中信证券上一次上调余额在2017年12月,该项余额上限为159亿元,目前增至469亿元,涨幅194.97%。国泰君安最近一次上调余额在2017年8月,该项余额上限为130亿元,目前508亿元,上涨了290.77%,是五大券商中调账幅度最高的一家。

从券商资质来看,此次公告的几家券商短期融资券评级较高。据大公国际对中信证券2018年度短期融资券给出的信用评级报告,中信证券本期债券信用等级为A-1,发债主体信用等级AAA,评级展望为“稳定”。业内人士认为,头部券商资质较好,发行短期融资券具有较小风险。

利好头部券商

今年以来,短融和中票的增长十分显著。Wind发布的2019年半年榜单显示, 2019年上半年,各类机构发行债券总额21.69万亿元,同比增长5%。信用债方面,同业存单受信用事件影响较大,发行金额降至8.35万亿元,同比下降23%。短融中票发行量增长显著,短融同比增幅为18%,中票同比增幅32%。

细分到券商领域,据Wind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仅有12家券商发行短融中票318只,总金额1873.06亿元,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为1261.94亿元,同比增长48.43%。对照前述9家头部券商,仅有申万宏源上半年未发行短融中票。

江海证券资管人士认为,从发行规模上看,今年二季度券商短融发行量大幅增加,特别是4月份出现发行小高峰,净融资额较去年年底有所回升。

在新增短融发行的券商中,大中型券商是短融发行的主力。从发行期限上看,绝大多数期限为3个月,且表现出滚动发行的规律,说明短融已经成为大型券商新的、固定化的融资工具。

从资金用途上看,上述短融发行基本上是以补充流动性为主。短融资金的用途没有特殊的说明,但考虑到资金期限,江海证券资管认为,主要的流向还是配合自身产品的流动性需求,对现有的银行间市场融资形成一定的替代,在满足自身需求的情况下对中小非银机构予以流动性支持,因此头部券商对中小非银的流动性支持是可行的。

多位业内分析师认为,此次券商获准调整短融余额上限,可以看出资源在进一步向大券商集中。马鲲鹏认为,头部券商系统重要性地位提升,政策倾斜显著。“2018年以来监管层对券商创新业务的资格发放重点向头部券商倾斜,无论是场外个股期权一级交易商资格还是跨境业务资格,均由头部券商获得,可见头部券商政策红利最为显著;此次央行通过头部券商缓解非银机构流动性风险,更加突出头部券商系统重要性地位,更有助于未来业务集中度提升,进而提升估值。”马鲲鹏分析称。

据证券业协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末,在券业净资产排名中,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华泰、广发、招商、申万宏源、银河证券等位列前八名,中信建投位列第12名。

开源证券研究所也认为,长期来看利好大券商。短期融资券是对企业提供流动性支持的一种方式,头部券商集体发布央行核准短期融资券余额上限的公告,十分罕见,因此获得了广泛关注。而且此次调高短融余额上限,也是释放出监管希望通过头部券商传导流动性,那么先要给他们提供相应的资金,进而促进券商业务发展,增强市场流动性,对券商是很大利好。

网友评论 >

华为愿意继续使用安

7月5日,华为 心声社区 发布CEO任正非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的采访纪要,采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