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波”,可能不在股市,在期货

将本文分享至:

“康波”,可能不在股市,在期货 人生发财靠康波。康波周期是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在国内,周金涛先生的经济周期论非常有名,就像美国的美林时钟一样,周期确

 “康波”,可能不在股市,在期货

 

“康波”,可能不在股市,在期货

 

人生发财靠康波。

康波周期是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在国内,周金涛先生的经济周期论非常有名,就像美国的美林时钟一样,周期确实是存在的,而且被很多人在一直研究着。这些大家可自行百度,我想简单说下为什么会有周期的产生。

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动物,自从诞生一来,都在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重复-改变-重复。

比如你发现一种摘果子的方法,很不错,然后你就会一直用这种方法,后来在使用的过程中,调整了一下,更好用了,然后你会重复用改进后的方法。历史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社会不断进步着,这种理论的不断进步是建立在真空的条件下的,就像物理学计算加速度,会忽略摩擦力一样。如果掺杂了其他因素,大方向是向前的,但中间的震荡是很大的。

当时秦国的时候,如果有人说,我要建立一个很高很长的城墙,并且多少时间能建成,那些专家肯定会从计量学,工程学,地质学,建筑学等各个角度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万里长城还是完工了,这是超常态的工程,也是经济周期中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

全球经济一直在遵循着一个规律,哪个行业比较热,然后大家一拥而上,导致生产过剩,然后大量企业倒闭,然后又有人尝试新的东西,当发现这个新的东西比较热的时候,大家又蜂拥而上。专业的说法是复苏-成熟-过剩-衰退,简单的说法是重复-改变-重复。

从人类发展史看来,其中的经济周期主导的是人,而归结到根本是人性。我们都喜欢做喜欢做的事情和习惯做的事情,也就是喜欢停留在相对的舒适区里做着重复的事情,突然有一天发现,不改变不行了,就进行改变,改变后舒适了,继续在新的舒适区域做着重复的事情。包括国家政策,经济贸易,民生生活都这种形态。如果有一天,改变也无法出现舒适区,那就挨着痛苦继续改变,直到舒适区的出现,这个中间的过程就是前一个舒适区留下的缺陷积累成山后的痛苦阶段。

2008年的经济危机,难道真的没有人提前发现吗?肯定不是的,而是你告诉舒适区的人说,你快要痛苦了,赶快先开始你的痛苦,免得到时候更加痛苦。他们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而且还非常相信,但是都不愿意从舒适区跳出来,既然痛苦要到来,我提前进入痛苦也不见得会比别人少多少痛苦,还是及时享受吧。当那天一天天接近的时候,已经发现无法进行调整了,只能一下子进入痛苦阶段。

目前的股市也是这样,按照正常的逻辑,中国在经历贸易战后,遍体鳞伤,所有的经济政策都在力图发展经济,而中国现在正处于“改”的这个阶段,能否改成,怎么改,是修复调整,还是大刀阔斧,怎么更快进入新的经济发展舒适区。股市中所有的改革都是对沪深A股的改革,从而推出科创板,增加期货标的,推出期权等。有没有发现这些东西的推出都是从沪深a股里抽资金,而且都是以创新为主?

就是这样,沪深A股设立的初衷就是工业制造,2015年之前,满屏都是制造业股,而这些制造业繁荣了中国经济,但是低价低技术走量的模式又拖累了今天的经济发展。他们中的大部分已经是明日黄花。这一轮经济的改革方向是技术优先,淘汰落后行业,而中枪的就是近十年那些引以为荣的传统制造业。这次的改革不再是小修小补,那就只能是大刀阔斧,不排除淘汰或转型一半以上企业。按照这个逻辑来说,A股的投资价值还剩下多少呢?

反而,任何技术的更新和发展,都是建立在资源的基础之上,新一轮的资源开发利用的革命将开启,比如甲醇动力,氢能源,比如农产品的提炼,比如锰硅等的深度利用。在工业机器盛行的时代,这块的技术投入研发是非常小的,而工业机器注定进入衰退期,复苏期的只能是新材料和替代能源。而后期经济发展的现象会是高精密机器和新能源新材料的天下。对了,还有对它们具有重大辅助作用的数据信息化。

因此,2019的康波期货市场应该更有优势!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