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人民币贬值影响可控

将本文分享至:

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人民币贬值影响可控      昨日,境内即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低开后,日内最低跌至6.7204,但截至收盘(16时30分)报6.667,出现了较明显回升。记者统计发

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人民币贬值影响可控

 

 

 

  

 

 

 

  昨日,境内即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低开后,日内最低跌至6.7204,但截至收盘(16时30分)报6.667,出现了较明显回升。记者统计发现,昨日盘中人民币最大升幅超过650个基点,幅度为近半个月急贬周期以来之最。

 

  同一日,官方对此有了明确表态。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7月3日在香港公开表示,我国国际收支和跨境资金流动基本平衡,外汇储备充足,近些年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我们有基础、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央行表态提振市场信心

 

  昨日央行表态后,境内即期汇市率先体现。在约20分钟的交易时间里,人民币对美元由6.72附近快速上行至6.6820,连破几个关口。后市汇率继续震荡,下跌态势有所缓和。

 

  潘功胜此番言论中,最核心的在于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稳定”。这句话的含义是,任何国家或地区的货币,都不可能总是单边升值或贬值。汇率本来就是不同地区货币之间的比值,总会受到内部经济走势、通胀预期以及外部贸易条件等多种制约。

 

  外汇局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我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即跨境资本净流入)为989亿美元,同比增长1.7倍;经常账户逆差341亿美元,储备资产增加262亿美元,国际收支继续呈现自主平衡。

 

  同时,央行行长易纲昨日下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近期外汇市场波动,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是顺周期的行为。易纲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良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转型升级加快推进,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国际收支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大体平衡。

 

  数日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了2018年第二季度例会。对此,央行观察专栏作家刘杰认为,本次央行例会弱化了对外部环境变化的关注,指出“内需对经济的拉动不断上升,外贸依存度显著下降,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增强”,这表明与汇率走势本身相比,央行更关注国际收支安全。只要不出现持续的、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和结售汇逆差,央行也就无意干预外汇市场。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认为,央行二季度例会表述,体现出央行对于汇率波动的容忍度上升。只要不发生持续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和结售汇逆差,央行就会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

 

  尚未形成“一致性预期”

 

  曾几何时,人民币对美元连续升值也会引发市场担忧,大家认为人民币快速升值可能会干扰货币政策执行效果和影响出口。事实上,不管是升值或是贬值,它都很容易形成某种“一致性预期”,并助推既有的趋势。从经济调控角度来看,过度的“一致性预期”往往需要及时扭转。

 

  在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历史时点,也出现过这种一致性预期。2015年“811汇改”之初,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一次性由6.1162贬值到6.2298,幅度达1.9%,这在很大程度上激发了市场贬值预期的高涨,并一度造成资本外流加剧。2014年年中,我国外汇储备接近4万亿美元,2015年二季度末约为3.69万亿美元。“811汇改”后,2015年末外储降至3.33万亿美元,2017年1月又一度跌破3万亿美元关口。

 

  可以看出,在这样一种“人民币贬值”一致性预期下,企业会倾向于集中偿还外债,居民可能会去恐慌性购汇,进而又推动人民币贬值趋势。记者简单计算发现,从2015年8月开始的1年时间内,特别是当年11月一直到次年2月末,人民币即期汇率走势均大幅弱于中间价,这便又推动了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记者发现,这一汇率变动的方向及程度,与外汇储备数值的变化均相当吻合。

 

  那么,一致性预期是否需要扭转?对此,某国有大行投研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与2015年时并不一样,当前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有一定的担忧,但远没有达到“一致性预期”那样恶性的程度。他认为,从2018年初以来,美元指数升值幅度达3%,人民币对美元同期贬值幅度不过2.8%左右,而年初以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依然保持2.8%左右的升值(截至5月末)。这表明,人民币对非美货币的升值幅度相对更大,对美元汇率的贬值属于前期过度升值后的“补跌”,这反而有助于维持一篮子货币的稳定。

 

  外汇储备数据显示,2017年初一度跌破3万亿美元后,近1年多来我国外汇储备已在逐步回升,2017年三季末为3.11万亿美元,截至最新数据的2018年5月末仍维持在这一水平。

 

  人民币料企稳6.7附近

 

  人民币贬值预期将持续多久?背后的原因究竟在哪里?

 

  广发证券宏观分析师郭磊认为,中美经济的相对增速差,短期内加大了人民币汇率压力。这一短期波动,可能带来资金流动和风险偏好的跟随波动,但这也是美元加息周期中,包括中国、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印度等新兴市场或多或少都面临的问题。从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仍处于购买力平价下的升值趋势中。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认为,人民币6月份的贬值幅度明显大于美元指数的升幅,这主要是由于贸易争端扩大以及国内市场宽松预期所致。央行6月24日实施定向降准,增加货币供给,没有跟随美联储加息,使得中美利差收窄。央行结构性偏松的货币政策与美联储政策方向相反,进一步加大了人民币贬值压力。

 

  财新智库莫尼塔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认为,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或在6.7左右企稳。目前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虽有上升,但与历史高位相比仍处较低区间。近期市场担忧情绪加重,但反映人民币贬值预期的离岸美元对人民币风险逆转指数升幅依然可控,且不及今年2月时创下的高点。也就是说,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激化。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