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银星控制权争夺无间道:豫商“老板娘”增持旧账被翻出

将本文分享至:

持续一年半之久的东方银星(600753.SH)控制权之争,至今犹是未了局。本拟于11月18日举行的审议董事会的换届临时股东大会,临近会议召开前三天,召集人豫商集团却突然宣布取消。豫商

 续一年半之久的东方银星(600753.SH)控制权之争,至今犹是未了局。

本拟于11月18日举行的审议董事会的换届临时股东大会,临近会议召开前三天,召集人豫商集团却突然宣布取消。

豫商集团通过多次举牌东方银星,已超过银星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并谋求控制权,正是在此期间,豫商集团实际控制人韩宏伟的配偶王沛于去年7月买卖东方银星股票,但豫商集团却未披露。而王沛在如此敏感时机买卖东方银星股票、是否获得内幕消息,以及豫商集团增持意图,仍然玄机重重。

在这场控制权争夺战中,无论是银星集团,还是豫商集团,都存在不少瑕疵。在双方僵持之局仍未打破的情况下,东方银星及中小股东将被迫成为牺牲品。

控制权争夺真相

时至今日,豫商集团仍未说明增持意图。“去年邀请他们(豫商集团)到重庆沟通,他们说只是财务投资行为。我们判断,对方可能是想不断增持,最后通过二级市场赚钱,后来才有了控制上市公司,引入外部资源重组获利的想法。”银星集团副总裁马军称。

“增持东方银星,是豫商集团基于自身投资和发展需要,不存在任何‘背后其他人’。”豫商集团有关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银星集团重组东方银星后,长达10年业务毫无起色,成为每年挣扎在保壳线上的“僵尸公司”,韩宏伟看到家乡企业沦落到这个地步非常痛心。“希望通过增持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充实上市公司业务,带领公司步入健康发展的道路。”

公开信息显示,韩宏伟与东方银星乡土渊源颇深。出生于1965年的韩宏伟是河南商丘永城人,拥有、河南省政协常委、河南省工商联副主席等多个头衔。2013年8月,韩宏伟还被河南省政府聘为招商顾问。豫商集团成立于2008年8月,有河南上海商会发起成立,原名上海豫商投资有限公司,2009年6月更为现名,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经过多次增资,目前注册资本为10亿元,拥有全资、控股子公司十家。其网站信息显示,经过多年发展,豫商集团已经成长为一家业务涵盖金融投资、房地产、基金管理三大领域的企业。

豫商集团投资部总经理乐梅洲对媒体称,公司2013年初就确定了8亿元的投资计划,准备寻找资本运作平台。连续举牌东方银星,不是冲动行为,而是经过了精心考虑和挑选,而当时银星集团希望其退出。

在此情况下,双方沟通的结果是不欢而散。劝退并未生效,豫商集团反而在去年6月24日之后多次举牌。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7月31日,东方银星披露重组预案,计划以22.6亿元的价格,收购IPO未果的东珠景观。预案披露后,豫商集团即表示反对。

“今年八九月份,我们跟豫商集团沟通,表示有问题可以提出来,但对方说并无方案,只有先否决现有方案,然后寻找新方案。”马军称。

此外,乐梅洲去年曾表示,银星集团当时曾承诺,给予一定补偿,作为豫商集团退出条件,但却未提出具体方案。此后,豫商集团开始不断举牌。昨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致电乐梅洲,但他表示已不负责此事。

“老板娘”增持旧账

11月12日,东方银星公布重庆公安局经侦总队对豫商集团、王沛等人立案证明后,天平似乎已从占据上风的豫商集团,向银星集团倾斜。在此过程中,双方的做法,充满了“无间道”意味。

颇为蹊跷的是,王沛买卖东方银星股票的时机选择。公告显示,2013年7月2日~12日,豫商集团再次增持东方银星640万股。此后,又于7 月19日~8月5日,增持了640万股。受此刺激,截至7月16日,东方银星股价已从当年5月13日的7.8元,上涨到13元以上。对于这一问题,豫商集团并未回复。

东方银星董秘温泉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去年7月,由于股价异动,在清查股东账户时,其发现了以王沛名义开立的账户,该公司随即向监管机构、公安机关举报。

这意味着,王沛买卖东方银星股票之事,银星集团一年多前就已掌握,为何却一直引而不发?对此,温泉称,虽然已经知悉此事,但却无法判断王沛与豫商集团的关系,而公安机关调查需要一定过程。

实际上,去年8月份之后,豫商集团增持行动暂归沉寂,直到今年8月,东方银星披露重组预案后,豫商集团又开始大举增持,随后,豫商集团、王沛被立案侦查。

值得一提的是,在11月10日确认立案说明中,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使用了“王沛等人”字样。而从目前公布的情况来看,只有王沛一人购买了东方银星股票。

“去年我们清查股东账户时,发现了好些疑似账户,但哪些有问题,我们也不清楚。”温泉称。

而报案、起诉地点,也成为双方指责的焦点。马军称,作为注册地在上海的企业,豫商集团应在上海起诉,在河南高院起诉,是否适当值得商榷。

“豫商集团主张权利的过程中,重庆警方总是适时出现,让我们不得不对其公平公正性产生质疑。”上述豫商集团人士称,第一次举牌不久,就被警方要求配合调查,此后,其对东方银星重组方案提出质疑、自行召开股东大会前夕,警方又再次介入。而此事已对其产生负面影响,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查实,给出公平、公正的说法。

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刘华浩认为,双方在报案、起诉过程中,均存在瑕疵。按照管辖权,诉讼时原告应当“就被告”,即在被告所在地法院起诉;而警方对豫商集团立案,须先由监管部门进行认定,警方方能介入。

虽然已被确认立案,但豫商集团并不承认该公司及王沛涉嫌违法犯罪。该公司上述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王沛不是豫商集团股东,也不担任公司的董、监、高职务,故信息披露过程中未核查披露,且之前未涉足资本市场,有关人员专业水平有待提高。

该人士还称,对所持东方银星股票,依法享有股东权利。待有关事项落实后,仍要主张股东权益,包括自行召集召开股东大会,向股东大会提交提案等。

时至今日,双方僵持的局面仍然没有打破迹象。而最受伤的,除了争夺双方外,可能就是东方银星及中小股东。(摄影记者/高育文)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