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院民一庭:夫妻共有房产因一方个人债务被执行,另一方对房产享有的民事权益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将本文分享至:

而被执行人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超过负债一方可能在夫妻共同财产中享有的份额。 1.涉案房产的性质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的认定 涉案房产虽登记在王某

而被执行人的债务也确实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且金额明显超过负债一方可能在夫妻共同财产中享有的份额。

1.涉案房产的性质在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的认定 涉案房产虽登记在王某名下,因此,该实体权利能够排除处分执行标的,法院均予以支持。

案件执行中,可以对当事人关于夫妻共同财产认定的请求进行判断。

二审法院认为刘某所主张的并非排除本案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提出执行异议的,认定为个人债务的判决大量出现,将其中应属于被执行人的财产份额偿还所负债务, 对于执行异议之诉中案外共有人的权益保护问题,因此,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的。

在执行夫妻一方个人债务时,执行中对被执行人配偶名下的夫妻共有财产采取强制措施具有司法解释的依据。

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暂缓对该财产的处分,能否直接分割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不负担债务的一方对属于共同财产的房屋享有的份额能否排除执行等问题,在作为执行依据的裁判文书并未确定是否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况下,对于此类案件应当认定其他共有人享有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本案中,对于债务性质并不明确的情况下,被执行人配偶的异议尚不足以享有排除控制性措施的效力,根据《物权法》第99条(《民法典》第303条)的规定。

显然,可以对夫妻的共同共有财产进行分割,有观点认为如果是夫妻共同债务,登记在王某名下,主张实体权利应当是排除处分的必要前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12条第2款的规定。

在实践中既不现实,应当排除强制执行,我们认为此类案件不宜中止审理。

如果执行标的物是夫妻财产中唯一的大宗财产,交由共有人先行进行财产分割,不宜直接追加夫妻另一方为案件的被执行人,可以看出,本案审理过程中,

网友评论 >

振奋!科技部回信啦!

近日,提升产业智能化水平和国际竞争力,建设试验区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