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配置的核心是选择风口产业 古匾

将本文分享至:

资产配置的核心是选择风口产业 古匾 每次朱格拉周期的开启,都对应着一个主导产业,抓住了主导产业就是抓住了系统性的投资机会。回顾二战后的美国经济,每个朱格拉周期的背后都

 资产配置的核心是选择风口产业 古匾

 

每次朱格拉周期的开启,都对应着一个主导产业,抓住了主导产业就是抓住了系统性的投资机会。

回顾二战后的美国经济,每个朱格拉周期的背后都对应了一个主导产业。这个主导产业在10年间用技术进步或全球化需求驱动该产业的投资周期。

比如:

●60年代的汽车产业(汽车三巨头通用、福特、克莱斯勒);

●70年代的化工产业(化工三巨头陶氏、杜邦、拜耳与石油三巨头埃克森美孚、壳牌、BP分庭抗礼);

●80年代的消费品产业(食品:百事、可口、麦当劳;医药:辉瑞、默克;日用品:宝洁、吉列,当年的“漂亮50”);

●90年代的计算机和通信产业(微软、英特尔、惠普、摩托罗拉、AOL等);

●2000年代的房地产和金融产业;

●2010年代的移动互联网和新能源产业(FAAMG、特斯拉等)。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至今的38年,每个朱格拉周期也对应了不同的主导产业:

●1980-1989:工业(大国企)、基建;

●1990-1999:工业(民企、民族品牌涌现)、基建;

●2000-2009:地产(黄金时代)、工业(中国制造,对外贸易)、基建;

●2010-?:基建、地产(白银时代)、互联网、金融。

改革开放之后的30年,基建一直是中国经济最明显的“alpha"。“要想富先修路”的口号在中国深入人心。

过去30年,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与基建相关的行业出现了系统性的投资机会。

●中国高铁线路已突破2万公里(截至2016年9月),目前占世界高速铁路轨道的65%;

●中国具有强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修桥、铺路、盖楼、挖港);

●中国具有世界领先的高压输电技术和港口机械技术;

●中国是世界太阳能发电量和风力发电量最大的国家。

随着新技术的出现和可持续发展对可替代能源的需求,基建产生的系统性投资机会也一直在改变。

房地产行业的系统性机会,是从1998年的“房改”开始(终止了福利房分配制度,开启了商品房时代)。

1999-2008年,是中国房地产行业高增长高回报的“黄金时代”,房地产投资和销售都处于高速增长状态。投资平均增速24%,销售平均增速20%。

从2013年开始,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个金融周期开始见顶。在更高等级的金融周期的压制下,朱格拉周期开始发生钝化。

用通俗的话讲就是:地方政府和国企需要去杠杆,杠杆转移给居民的空间也很有限,所以靠基建+地产拉动固定资产投资的老模式动力开始衰减,旧经济的固定资产投资周期自然也无法大幅回升。

2013年开始,中国GDP增速下台阶,工业产出和固定资产投资反映出的旧经济开始在底部钝化。

旧经济的旧周期经济指标(固定资产投资,工业增加值,制造业投资)出现钝化,本质是旧经济的钝化。另一面,新经济正在孕育。

数据不会说谎。

下图是我们选取了A股64个细分子行业,对比过去三年(2014-2016)上市公司的资本开支平均增速。

A股64行业2014-2016年资本开支复合增长:

 

这种新旧经济的分化是不言而喻的。

一边,旧经济行业的年均资本开支都在负增长。

虽然旧经济的假周期(供改环保限产-价格上涨-利润回升),给上游的资源性行业和有垄断优势的国企,带来了资产负债表的修复和业绩估值双提升;

但价格上涨又会抑制中下游的实际需求和利润,最终带来名义周期的均值回归。

旧经济的假周期的行情演绎到极致是剧烈的反向。

另一边,A股有一半行业的资本开支的复合增长率超过14%,按照简单的“70规则”,这些行业规模最多5年就可以翻一番。

这些行业大多数是新经济(高端制造业、制造服务业、高端服务业)、受益于消费升级的消费品产业、受益于技术升级的传统产业。

有1/6的行业的资本开支增速超过35%,意味着最多2年就可以翻一番。

朱格拉周期的车轮是向前转的。不能机械式地从旧经济的“供给出清-集中度提升”去推断产能投资开启。

产业的机会从来不会简单重复,一个产业的收缩,往往意味着另一个产业的机会。

举一个例子:2012年,柯达停掉了胶卷生产线,之后胶卷价格一路上涨,很多怀旧的摄影爱好者在冰箱里屯了上千卷胶卷,现在1卷柯达400胶卷在亚马逊上也能卖到6美元。

柯达会因为胶卷供给出清-价格上涨而开启胶卷的产能新周期吗?胶卷去产能后大涨,你会选择投资胶卷企业还是影像传感器产业链呢?

事实上,柯达在2012年就退市了,2013年破产重组成为以卖专利为主的新柯达。

新旧经济的更替也会带来产业内部的分化。

举一个天天都在涨的例子:一辆新能源汽车的整车制造成本只占28%,而零部件成本占到72%;相比之下,一辆燃油汽车的零件成本只占50%左右。

新能源车的技术核心是“三电”(电驱动、电池、电控)等零件而非整车。当2017年新能源汽车销售走高后,汽车零部件和整车制造的固定资产投资出现背离。

汽车零配件固定资产投资迅速增长,从3月的10.9%上升至6月的18.3%,而整车固定资产投资降至0。

资产配置的核心是选择风口产业。中国的新经济在崛起,系统性的投资机会来自于新经济的产业机会,而不是旧经济的供给侧产能出清。

●中国拥有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超级计算机,中国神威的计算能力是美国超算泰坦的5倍;

●中国超算的CPU不是美国的英特尔,而是上海国家高性能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研发的SW26010;

●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量子卫星网络;

●中国正在人工智能研究关键领域迅速崛起;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综合孔径射电望远镜(也就是广为人知的“天眼”);

●中国的无人机市场份额占全世界的85%;

●移动支付和共享单车已成为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有效的物流系统。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