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前辈企业家债务往事:德隆航母沉没 孙宏斌断腕重生

将本文分享至:

雷达财经出品 文|长帆 编|沧海从万人追捧,到被限制高消费。王思聪、罗永浩、贾跃亭走过了过山车人生。对于债务,三位“大佬”均表示要还,但各有不同。普思

雷达财经出品  文|长帆 编|沧海

从万人追捧,到被限制高消费。王思聪、罗永浩、贾跃亭走过了过山车人生。

对于债务,三位“大佬”均表示要还,但各有不同。普思资本代表王思聪宣布已有解决方案,罗永浩宣称可以卖艺还债,而贾跃亭则表示可以打工还债。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改革开放以来,无数企业家曾面临债务危机,他们有的被欲望吞噬、有的断臂求生,有的东山再起……

雷达财经梳理了一些大佬债务危机往事,希望能够对王思聪、罗永浩、贾跃亭还债有所启迪。

“航母”沉没

1998年,德隆出资1000万美元购进前苏联明斯克号航空母舰,停泊在深圳大鹏湾的沙头角,打造成航空母舰主题公园。从此开始,德隆以“中国民营企业的航母”自居,而在资本市场上,德隆也被形容成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

公开资料显示,1986年,德隆创建于新疆乌鲁木齐,创始人为唐万新。

唐万新刚开始做生意很不顺利,锁厂没有生产许可证倒闭。饲料厂、挂面厂、小化工厂……也都没有做成。

因为屡战屡败,唐万新一度欠了100多万。面对债主追债,唐万新曾放话“如果你们信得过我,就给我一个机会;如果信不过我,就送我去监狱。”

唐万新很快迎来了人生的转机。1991年,唐万新靠代理打印机业务,大赚150万。赚到钱后,唐万新一家家找到债主,还清债务。此举为唐万新赢得口碑,为其日后崛起奠定基础。

1992年,邓公南巡,改革重焕生机,股市也掀起一波热潮。

1992年8月6日,深圳发售500万张新股认购抽签表的消息见报。次日,深圳市人民银行、工商管理局、公安局、监察局发布1992年新股认购抽签表发售公告,宣布:发行国内公众股5亿股,发售新股认购抽签表500万张,凭身份证认购,每一张身份证可买一张抽签表,每人一次可最多买十张表。适当时候,将一次性抽出50万张有效中签表,中签率为10%,每张中签表可认购本次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1000股。

曾经去海口、深圳碰过运气的唐万新当即觉得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他花钱请了500人以出去玩一圈的名义到深圳排队领取认购抽签表。

事实上,不独唐万新看到这个机会。据万科创始人王石回忆,一连数天,深圳的电话线路被内地长途严重拥堵。邮局的特快专递和包裹里也满是一捆一捆的身份证。公告发布当天,全市300个发售点就开始有人占位,广州至深圳的火车票根本无法买到。

然而,发售开始时,部分销售网点的内部人员私分抽签表,秩序混乱;在8月10日上年11点左右,抽签表仅卖了两个多小时,多数网点就亮出“表已售完”的牌子。排了几天几夜而买不到抽签表的股民们不愿离去,人群中一些股民起哄,酿成了“8.10”事件,该事件催生了中国的证券监管机构的诞生。

事后查实,在深圳全市300个销售点中,有95个点收到群众举报,到12月10日,自查内部截留私买的抽签表达到105399张之多。

唐万新却成为大赢家,成功将抽签表换成原始股,狠赚一笔。

这次经历让唐万新尝到了股市的甜头。回到新疆后,他和大哥唐万里等注册成立了新疆德隆实业公司,专门从事资本市场的股票运作。

1996年春天,德隆建仓湘火炬,1996年7月,唐万新已将湘火炬70%的流通股握在手中。1997年6月,德隆入主合金投资(000633,股吧),半年后入主湘火炬,并分步完成了对新疆屯河及其母公司屯河集团的收购。德隆系初步成型。

在1998年,唐万新喊出了进入世界500强的目标。

唐万新试图利用高市值进行融资,进行大规模的产业整合,从而实现这个宏伟目标。

在唐万新的精心操纵下,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投资三只股票一飞冲天,至2003年年底,三只股票的流通市值分别增长了37.34倍、26.71倍、26.70倍。

2002年11月,德隆宣称控制了1200亿元的资产,拥有500多家企业和30万员工,涉足20多个领域,俨然成为民营企业龙头。

德隆一度被誉为“江湖第一庄”。

为了控盘坐庄三只股票,德隆系动用的股东账户达24705个,而德隆控制的股东账户超过四万个。

有学者计算,德隆每年用于维持高股价的费用需10 亿元,用于融资支付的利息需30亿元,即每年需要40亿元的资金才能保证“德隆系”的正常运作。

2001年4月,深圳的《新财经》杂志刊发了郎咸平文章——《德隆系:“类家族企业”中国模式》,拉开了对德隆系质疑的序幕。

在死扛了三年之后,“中国第一庄”最终崩溃,德隆系“老三股”在2004年4月13日开始跳水,到2004年5月25日,“老三股”的市值蒸发了160亿元。

2004年5月28日,唐万新逃往缅甸,后回国受审。

最终,德隆系后被判罚百亿巨款,唐万新获刑八年。众多债权银行及委托德隆理财的上千家公司损失惨重。

东山再起

1992年,有媒体对北京、上海、广州等10大城市的万名青年进行问卷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最受青年崇拜人物第一名是比尔盖茨,第二名则是史玉柱。

史玉柱曾被看作电脑天才,其自主研制了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统软件。为了推广,史玉柱以软件版权作抵押,在《计算机世界》上先做广告后付款、4个月后,M-6401销售额突破100万元。

1991年,史玉柱注册成立巨人公司,推出M-6403。

从1992年开始,巨人赫然成了中国电脑行业的领头军,史玉柱被评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广东省十大优秀科技企业家”……至1993年,巨人推出M-6405、中文笔记本电脑、中文手写电脑等,其中仅中文手写电脑和软件当年的销售额即达到3.6亿元,巨人成为中国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

然而,1993年,中国电脑行业迎来巨变。康柏、惠普、IBM等国际著名电脑公司大举入境。面对困局,史玉柱做出了和联想不同的抉择,进军保健品行业。

1995年,巨人推出12种保健品,投放广告1个亿。史玉柱被《福布斯》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

巅峰背后,巨人危机悄然而至。

1992年,史玉柱决定建造巨人大厦,最初定为38层,随后不断加码至70层。

为了保证巨人大厦建设,史玉柱不断地抽调保健品公司的流动资金,填补到巨人大厦的建设中,加上管理不善,保健品产业崩盘。

1996年年初,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国内购楼者天天上门要求退款,巨人危机全面爆发。危机期间,史玉柱将自己封闭在巨人集团总部四层的总裁办公室数十日。

最终,巨人解体,史玉柱一夜之间身无分文。

2000年史玉柱携带“脑白金”归来,秉承“老百姓(603883,股吧)的钱,我一定要还”。定下了2000年年底还钱的时间表。

一时间,“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洗脑广告,在全国各大电视台轮播,脑白金大获成功。

2001年1月,史玉柱通过珠海士安公司收购巨人大厦楼花还债,引发“还债新闻”;同年年底,他当选“2001年度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2002年初,史玉柱推出维生素产品“黄金搭档”,该产品同样大获成功。

但对两款产品的质疑一直存在,史玉柱最终将两款产品转让。

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史玉柱在上海申请注册一个巨人公司,并开发出《征途》游戏。

南方周末曾在《系统》一文中,描述了史玉柱开发征途的过程。史玉柱首先通过《传奇》游戏寻找灵感,他从来不耐烦那些烦琐的升级步骤,而是直接购买高级别账号,砸下最顶级的装备。以钱铺路,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最强大的威力。史玉柱据此,开发了一款适合有钱人的游戏——《征途》,该款游戏花钱就可以获得更好的体验。

当时,许多网吧,甚至洗手间里都贴着征途网络公司的宣传四格漫画。勤奋的推销员们时常出现在玩家身边, 这些推销员被称为史玉柱的“地面部队”。他们大多是“脑白金”销售旧部,活跃在中国广大的二、三线城镇,对于如何发掘利润,他们有着训练有素的敏感和才能。

史玉柱的巨人网络(002558,股吧)非常成功,2007年11月1日,史玉柱旗下的巨人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总市值达到42亿美元,融资额为10.45亿美元,成为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

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面,史玉柱也以380亿元跻身全国第72名。

断腕重生

在面对债务危机时,许多企业家及时壮士断腕,获得了比唐万新和史玉柱更好的结局。

2004年初, 天津顺驰掌舵人孙宏斌宣布:顺驰将在3年之内超过万科,成为行业第一,一时语惊四座。

地产界老大哥王石凭经验劝言:“顺驰要超过万科是可能的,但要在三五年内超过万科是不可能的;万科还在发展,按照顺驰现在的规模,三五年怎么超万科?”

但孙宏斌哪里听得下去。

孙宏斌毕业于清华大学,1988年投身联想。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从普通员工变成了主任经理,主管范围包括在全国各地开辟的18家分公司。

心高气傲的孙宏斌试图与柳传志掰手腕,最终被送进监狱,案由为挪用公款。

1994年3月27日,孙宏斌刑满释放。出来后,与柳传志一笑泯恩仇,并在柳传志的资助下,成立顺驰。

王石曾经替孙宏斌算过一笔账:顺驰通过高地价的投标策略攻城略地,截至2003年底,顺驰预缴地价的资金在70亿元人民币以上,进入 2004年第一季度,预付资金规模已经超过100亿元。从资金流上看,除非有强大的财团或银行做后盾,否则不可能按期交付地价款。

王石算完账后,专门找到孙宏斌相劝:“孙总,你这种不惜一切代价抢资源的做法是在dǔ-bó,赌地价持续增长、赌房价持续增长,如果地价房价一旦停止增长,你怎么办呢?人民银行“121文件”对发展商购买土地的限制,使通过银行贷款拿地成为不可能。资金流靠什么支撑呢?顺驰在天津的销售旺盛,资金回流理想,但一个天津的销售回笼资金能支撑迅速扩张需交的土地款吗?”

孙宏斌则回答:“今年我们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目标,销售回款要达到100个亿,其实,根据最近的一线公司的上报数字,保守估算,今年销售回款可以达到140个亿。你担心的资金链,许多机构找到顺驰合作,公司本身计划6月份在香港上市,资金不是问题。”

然而,顺驰最终上市搁浅,加上国家宏观调控,顺驰内忧外患一齐爆发。有媒体曝光说,顺驰拖欠的土地费用加上银行贷款余额,总数估计高达46亿元。

2006年7月,孙宏斌向心腹部下交底:他已经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信用卡仅剩下两位数。

2006年9月5日,孙宏斌与香港路劲基建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12.8亿元的价格,出让了顺驰55%的股权。

幸运的是,孙宏斌手上还持有融创,这成为他再度崛起的底牌。

2019年11月7日,福布斯发布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孙宏斌排名第20位,财富值707.1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有网友戏称,在IPO轮之后,还有孙宏斌轮。孙宏斌已先后出手接手绿城、乐视等。

“国民公公”王健林蒙难时,也选择壮士断腕,并获得了孙宏斌的帮助。

2017年6月22日上午,万达系突然遭遇股债双杀,其中万达电影(002739,股吧)逼近跌停,市值缩水超60亿元。此外,15万达01、15万达02、16万达01等债券均下跌约2%。

据了解,6月中旬,原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集团、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债务压顶之下,王健林忍痛割肉,开启“卖卖卖”模式。

2017年7月,万达商业与融创、富力签署三方战略协议,万达商业将77个酒店以199.0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富力地产,将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以438.44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房地产集团,两项交易总金额637.5亿元。

外界普遍认为,转让金额过低。

值得一提的是,有记者在现场听到摔杯声音。据自媒体兽楼处揭秘,摔杯子的并非王健林,而是万达法务高管。

在熬过困难期后,王健林在2019年后调整战略。4月11日,王健林在甘肃省招商引资暨陇商大会上称,未来3年,万达将在甘肃投资1个超大型文化旅游项目、5个万达广场、3个五星级酒店,新增投资约450亿元。此后,王健林一直“买买买”。雷达财经梳理发现,万达今年新签的战略协议集中在东北、西北、西南三大板块,仅在甘肃、四川、陕西四省和辽宁沈阳市,投资金额就高达3350亿。

在2019胡润百富榜中,65岁的王健林及其家族今年以1200亿元财富位列第九。今年,万达集团计划收入2326亿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网友评论 >

人工智能正在在各种

在过去的几年中,信息安全一直都是基于防病毒方案、隔离技术和加密技术的组合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