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不动的贵人鸟:5亿债务违约五年关店两千家 老板曾是泉州首富

将本文分享至:

【飞不动的贵人鸟:5亿债务违约五年关店两千家 老板曾是泉州首富】从“鞋都”中籍籍无名的代工厂到家喻户晓的名牌企业,再到深陷经营困境,贵人鸟深刻地诠释
【飞不动的贵人鸟:5亿债务违约五年关店两千家 老板曾是泉州首富】从“鞋都”中籍籍无名的代工厂到家喻户晓的名牌企业,再到深陷经营困境,贵人鸟深刻地诠释了“从巅峰到下坡”。(财经天下周刊)

K图 603555_0

贵人鸟迎来了它的至暗时刻。

2019年11月12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联合评级决定将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C,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14贵人鸟”的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C。这已是2019年以来贵人鸟的信用等级第四次下调。

此次下调的原因在于债券逾期。据公告显示,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6贵人鸟PPN001)应于2019年11月11日兑付。截至到期兑付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付资金,“16贵人鸟PPN001”不能按期足额支付本息。

逾期债券“16贵人鸟PPN001”的发行总额达到5亿元,但根据贵人鸟2019年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报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货币资金账目余额仅有0.15亿元。

从“鞋都”中籍籍无名的代工厂到家喻户晓的名牌企业,再到深陷经营困境,贵人鸟深刻地诠释了“从巅峰到下坡”。

鞋业起家成泉州首富

“贵人鸟”也曾有过“一飞冲天”的时刻。

1986年,香港人林天福来到福建做生意,在“鞋都”泉州晋江先后以个体工商户、福建省晋江知足鞋服有限公司、福建贵人鸟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的形式从事运动鞋的生产批发、加工贴牌以及出口贸易服务。

和大部分“晋江系”企业的发展轨迹一样,在为国际运动品牌做贴牌代工多年后,贵人鸟从2002年起发展成为自主品牌。

为了提升品牌知名度,林天福请来刘德华、张柏芝等娱乐明星作代言人,在三四线城市市场中打响了名气。2007年,贵人鸟赞助了湖南卫视《快乐男声》节目,随着节目的爆火,“贵人鸟”品牌就此名声大噪。

2008年北京奥运,国内掀起了“体育热”,贵人鸟正好赶上了体育产业的红利。2009年至2011年,是贵人鸟极速扩张的三年,其门店由1847家激增至5067家,营业收入更是从6亿元飙升至26.49亿元。

2014年1月,贵人鸟在上交所上市,发行股票8900万股,每股发行价10.60人民币,募集资金9.43亿。刚一上市,市值就超越了在港股上市多年的特步和361度,一度超过400亿,有“A股体育第一”的名号。2015年,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天福以190亿的身家跻身为泉州首富。

上市并没有给贵人鸟带来好运。

2014年以来,贵人鸟经营举步维艰,当年公司净利润达3.12亿元,同比下降26.27%。

改变迫在眉睫,贵人鸟选择了向多元化发展。2014年年报中明确提出,战略上从“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升级。

2015年,贵人鸟成为虎扑体育第二大股东,并和虎扑共同设立总计20亿元的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通过慧动域参与的投资涵盖了跑步、健身、教育培训等多个体育服务行业。

之后,贵人鸟的投资范围仍然在不断扩张。贵人鸟投资了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S.A。,开始涉足体育经纪;控股杰之行和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加强线下和电商零售布局,以带动其主营业务业绩。

除此之外,贵人鸟还试图进军体育游戏、体育保险领域和健身产业,不过很快就以失败告终。

2017年,贵人鸟试图改名为“全能体育”,外界一度认为这一动作是为显示贵人鸟发展全体育产业的定位。不过“改名”公告发出一天后,贵人鸟又宣告放弃。

频繁的资本运作,并没有帮助贵人鸟走出困境,反而使其越陷越深。事实上,危机一直潜伏,只等致命一击。

“壮士断腕”难挽颓势

在贵人鸟转型多元化的2014—2017年间,贵人鸟的投资性现金流共流出38.27亿元,甚至高于其2009-2017年来9年间的净利润总额。

如此大手笔的投资,却并未给贵人鸟带来预期的收获。2015年至2018年间,其净利润不断减少,2018年甚至亏损了6.86亿,同比下滑536.01%。与此同时,其资产负债率逐年增加,至2018年已达到67.81%。门店数量也从2014年末的5026家一路下降,截至2019年9月30日,仅余2516家。

盲目转型多元化的劣势开始凸显,贵人鸟最终选择“壮士断腕”。

2018年,贵人鸟接连售出了子公司康湃思37%的股权、虎扑13.66%的股权、杰之行50.01%的股权及贵人鸟上海100%的股权。据2018年年报显示,因当期处置控股子公司杰之行股权,产生投资亏损等损失共计1.12亿元,期末因对收购名鞋库产生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0.93亿元。

但对于如今的贵人鸟而言,即便“断臂求生”,也很难扭转颓势了。

据2019年未经审计的第三季度报告,贵人鸟总负债达到33.42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68.43%;而其流动负债则达到33.04亿,占总负债比例为98.86%。

更糟糕的是,自身负债累累,却还身负担保风险。

2019年10月30日,贵人鸟发布《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为关联方对外担保贷款逾期的公告》,公告称,贵人鸟曾于2018年为杰之行在包商银行的 1.3亿元授信提供担保,由于杰之行未能按期向包商银行偿还已到期的贷款余额近1亿元,贵人鸟收到包商银行向公司发出的《催收通知书》。

此外,截至2019年9月30日,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所持股份中,99%的股份已被质押,其余的股份也已被悉数冻结。

截至2019年11月12日收盘,贵人鸟股票价格为3.52元/股,总市值已降至22.13亿元。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网友评论 >

人工智能正在在各种

在过去的几年中,信息安全一直都是基于防病毒方案、隔离技术和加密技术的组合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