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再遭问询:业绩未达标高管先涨薪 曾因扇贝跑了巨亏8亿

将本文分享至:

5年过去,截至2018年底,獐子岛依旧没有完成目标。根据獐子岛的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实现营收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
5年过去,截至2018年底,獐子岛依旧没有完成目标。根据獐子岛的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实现营收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目标尚未完成,高管却率先恢复了薪酬。此时,獐子岛及其高管的境遇有些尴尬。

K图 002069_2

扭亏为盈的喜悦还未持续多久,獐子岛迎来了新一轮的质疑。

5月22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收到来自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问询函。问询函里,监管部门一共提出10个大问题以及14个小问题,要求獐子岛对2018年年报中的问题进行解释,其中包括审计所提供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背后的原因;曾经许诺的“恢复经营能力”进展状况;海参、鲍鱼产品毛利率暴增的原因等。

4月底,獐子岛发布财报,财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实现营收27.98亿元,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

“扇贝跑了”调查迟迟未有定论,獐子岛已经试图忘记这场“小风波”。

高管薪酬恢复被问询

在问询函的最后一问里,监管部门要求獐子岛回答高管“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的原因。

据悉,2014 年12月 3 日,獐子岛管理层立下军令状:自2014年12月开始,董事长吴厚刚月薪自降为1元;孙颖士、梁峻、勾荣、张戡等人自2014年起年度薪酬降低 50%;冯玉明自2014年起年度薪酬降低26%。降薪方案直至公司净利润恢复至不低于2.66亿元为止。

5年过去,截至2018年底,獐子岛依旧没有完成目标。根据獐子岛的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实现营收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

目标尚未完成,高管却率先恢复了薪酬。此时,獐子岛及其高管的境遇有些尴尬。

从2017年-2018年的财报中看,在自降薪酬的高管中,除了董事长吴厚刚的薪酬为0之外,其余高管的薪酬尚可。降薪后,梁峻的年薪超61万,勾荣年薪52万,张戡薪酬27万。其余高管的薪酬最低年薪6万。

根据证券时报网于2019年1月的报道显示,A股高管平均薪酬45万。

扭亏为盈

2018年,獐子岛神奇地扭亏为盈。

4月27日,獐子岛公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实现营收27.98亿元,净利润3210.92万元,同比增长104.44%。

獐子岛称,业绩扭亏为盈的背后,是人、财、物各方面运营成本有所下降。此外,獐子岛强调,海洋牧场及虾夷扇贝的重构方案开始运行等。但是,会计事务所在此次财报中出具了保留意见。此举意味着,根据审计部门的判断,獐子岛财报中个别审计项目存在异议。

一连10个问题意味着,监管部门对獐子岛财报也产生了疑问。根据证监会对獐子岛年报发出的问询函显示,在扭亏为盈的背后,獐子岛似乎藏着一些猫腻。

2018年,獐子岛的净利润同比增幅104.44%,但是2019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却出现了大幅下降。据悉,獐子岛在前三个月净利润亏损4314.13万元,同比下滑379.43%。监管部门要求獐子岛解释这一数据反差背后的原因及合理性。

除此之外,财报显示,2018年,獐子岛海参产品的毛利率为65.21%,同比增长5.82%;鲍鱼产品的毛利率为12.00%,同比增长15.48%。突增的净利润背后是否有依据?监管部门也要求獐子岛对其进行解释。

獐子岛扭亏为盈的背后,要感谢一笔突如其来的“政府补助”。在监管部门的质疑中,要求獐子岛解释其计入当期损益的一项数额为3043.82 万元的政府补助。据悉,这项政府补助同比增长 319.13%,占獐子岛2018年公司净利润的 94.80%。

这些问题,都等待着獐子岛方面作出解答。

扇贝跑了

“扇贝跑了”的故事将成为A股市场上的“典故”,暗讽企业突如其来的亏损。

一年前,2018年,獐子岛净利润出现巨额亏损。公司解释是:海洋牧场遭受重大灾害,导致“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

随后獐子岛“扇贝去哪儿了”、“扇贝如何死亡的”等话题引发热议。2018年2月6日,獐子岛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关注函中,深交所共连发17个问要求獐子岛做出说明。

2018年2月,因为信披违规,獐子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一调查一直持续到了2019年。 2019年5月13日,獐子岛披露最新一份立案调查进展暨风险提示公告。公告显示,目前证监会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公司尚未收到证监会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

在此之前,2014年10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受此影响,獐子岛前三季业绩预计亏损约8亿元。在接下来的调查中,证监会发文称未发现獐子岛有违法违规行为。2016年,《2000人实名举报称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系“弥天大谎”》的新闻再度引发关注。证监会随即再度开展调查,依旧没有结果。

獐子岛内幕

监管层的调查结果迟迟未出。民众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2018年2月22日,央视财经报道称,“由于集团进苗资金紧张、信誉每况愈下,所以公司买不到好的扇贝苗,收成大打折扣。”还有直接负责投苗的船员告诉央视记者,“有很多扇贝苗在投放之前就已经死了。”

之后,獐子岛管理问题和贪腐问题也相继被曝光。央视财经报道,众多知情人士直指公司员工偷盗成风的恶习。2012年,獐子岛就曾出现2600万元扇贝遭内部人员盗窃的事件。岛上居民还透露,“甚至看门的老头都喝茅台”。

獐子岛一一否认:不存在“有很多扇贝苗在投放之前就已经死了”的情形;不存在“2016年和2015年,一直过度采捕,导致扇贝断代”的情形;不存在“于2017年11月份就发现存货异常情况并要求员工不得向外泄漏”的情况。獐子岛称“监守自盗,公司资产严重流失”是极个别员工利欲熏心,惟利是图。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网友评论 >

巨大撞击使月球成“

据美国网站20日报道,自 阿波罗 时代起,科学家就知道,月球有两面:面向地球的一面较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