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帝经销商欠1.5亿失联,代理组团讨债

将本文分享至:

华帝经销商欠1.5亿失联,代理组团讨债  6月30日晚上,法国队4 : 3淘汰了赛事热门阿根廷队,把梅西送回了家,挺进世界杯八强,并被看作最具“冠军相”的国家队。此前押宝

 华帝经销商欠1.5亿失联,代理组团讨债

 

 6月30日晚上,法国队4 : 3淘汰了赛事热门阿根廷队,把梅西送回了家,挺进世界杯八强,并被看作最具“冠军相”的国家队。此前押宝法国队,推出“法国队夺冠,华帝退全款”营销方案的华帝,也再一次成为焦点。

  华帝承诺,对于在2018年6月1日0时至2018年6月30日22时期间,凡购买华帝"夺冠套餐"的消费者,华帝将按所购"夺冠套餐"产品的发票金额退款。很多网友发出评论“华帝慌不慌?”

  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华帝股份证券事务代表王钊召对此表示不太担心:“如果法国队真的夺冠,赔付的费用确实挺大,不过这都在我们的年度营销预算内,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除此以外,华帝拥有120家一级经销商,总部和经销商将一起承担这次的营销费用。总部赔付电商渠道的,经销商赔付线下渠道的。王钊召表示,即使最后要赔付,付出的也是成本价。

  最新的消息让人始料未及,因为第二大经销商跑路了。有媒体报道指出,6月29日,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发布公告,裁定查封北京天津华帝燃具股份有限公司。此前,华帝京津公司总经理因负债上亿元,到期无力偿还失踪。

  7月2日晚间,华帝股份发布澄清公告,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是公司北京、天津地区的一级经销商,与上市公司之间没有产权关系,公司承诺确保消费者的权益不受影响。

  但股市的表现却非常诚实:7月2日开盘后,华帝股份一度跌停,开盘即触及跌停,创出21.99元新低。随后,股价开始反弹,依然下跌6.26%,成交2.32亿元。收盘时股票下跌9.99%,市值蒸发14亿元。

  华帝第二大经销商王伟失踪

  AI财经社查询企查查得知,北京天津华帝燃具有限公司疑似两家公司,分别为北京市华帝燃具有限公司和天津市华帝燃具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的大股东和经理都是王伟,持股比例分别为99%和55%。

  而贴在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查封现场门上的裁定书,坐实了“负债上亿,失联十余日”的总经理正是王伟。

  根据华帝股份2017年年报,此次被查封的公司之一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是华帝股份的第四大客户,2017年销售额约1.63亿元,占华帝股份年度销售总额的2.84%。加上华帝股份对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华北地区的营收超9.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逾16%。按营收排名,在主要地区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华东地区。

  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6月21日,王伟给华帝股份有限公司写信,称因为库存大量积压,并欠下大量债务,已无法承受压力。同时,他还至少给两位华帝经销商朋友写信,希望他们帮助照顾他家人。之后,他带着儿子(天津华帝销售公司负责人)一起失联,至今已逾十天。

  王伟的经销商朋友在媒体中表示,导致王伟出走的原因或许有市场、公司、销售方面有关。但这背后折射除了华帝的经销商制度。

  财报显示,华帝与经销商采取的是“先款后贷”的结算方式。收入确认上以商品发出,客户或客户代理人核对签收,开具增值税发票作为收入确认时点。也就是说,货提走就算销售出去了。

  京津地区是华帝第二大市场,提货量大且每年都有20%的增幅,经销商凭借提货单去银行借款,银行收取30%抵押金后,把款打入华帝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债务人,经销商需要在销售回款后负责归还银行贷款。

  目前华帝自营渠道不多,绝大多数是通过大型连锁企业销售,合同规定的一般回款期是45天,但实际常常逾2个月。当经销商完不成任务时,还要按照提货值的特定百分比罚款,这就进一步加剧了经销商的资金压力。

  据知情人介绍,“王伟在北京天津的房产都已抵押给银行,还借了员工1000多万,欠了朋友等1000多万,加上信用卡透支等,据估计,王伟的负债已达1.5亿元左右,积压库存也有一亿多。”

  为了解决京津销售公司的困境,王伟曾与华帝股份有限公司商谈,双方达成初步意向,由华帝派人到京津清点库存,库存货值打七折,由华帝负责还款,但王伟需支付华帝利息。初步意向达成后,有华帝高管又提出要王伟支付双倍利息。

  王伟失联后,6月28日,华帝股份有限公司向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保全期限分别为冻结银行存款和其他资金一年,查封、扣押动产两年,查封不动产、冻结其他财产权三年。

  7月2日,华帝方向媒体表示,“大家混淆了,以为(京津公司)是华帝旗下的公司,但其实并不是,它只是华帝的一个经销商,是经销商个人的行为,导致了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从上周开始,华帝已经在逐步接手这个问题,并且都有妥善地处理,也没有影响到华帝的市场销售和运营,一切都正常进行。”

  王伟是华帝最早的一批代理商,从1992年经营华帝品牌,一直延续至今,双方合作26年。

  根据艾肯家电网报道,王伟最早是从运作天津市场开始的。2008年,华帝在天津销售近亿元,顺利成章地成为“津门第一”。自此之后华帝的市场占有率一直位居天津市场第一。2013年,华帝在天津市场的占有率达到28.56%,市场领先的优势得以进一步扩大。2008年,王伟成为华帝北京总代理。

  如今,除京、津两地外,王伟还是河北张家口和廊坊两个地级市的总代理,团队有近800人。据王伟透露,2013年,华帝在天津和北京两个市场的提货金额就超过1.8亿元。

  经销商:代理总部的货发不出去,钱要不到手

  北京华帝代理商总部入口西侧的墙上贴着禁止入内,一位经销商将车辆缓缓停在门口,将门堵死。AI财经社现场看到,西侧一堵破败的墙,墙下丢满烟头。总部门前两位摆摊卖水果的大哥悠闲地扇着扇子。在他们周围停满了车,分别来自北京、天津和河北。而就在总部门口紧闭的门帘里,时不时从走出几位抽烟的人,几位经销商在门口焦急地打电话。

  北京华帝代理商总部的前台工作照常,旁边摆着华帝的产品,员工告诉AI财经社,现在这里照常卖货。几位员工在聊着生活日常,而转身往右走,情况截然相反,声音吵闹,人们手中拿着厚厚的单子,据一位来要账的库存人员说,“他们大都是经销商来要账的。"

  现场大约有十几名前来要账的经销商,他们时不时走出门去抽烟打电话,面色凝重。经销商已缴纳的定金和应该有的返点被华帝代理商拖欠。据一位仓库人员介绍,“现在北京地区的总库被华帝厂商封了,老板(王伟)代理的区域库都被封了。”没有办法发货,只能拖着等待解决。一位身穿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焦急地表示,自己在华帝还有三十几万的欠款。

  仓库人员告诉AI财经社,北京总代理商希望小仓库发货,代理商同样欠着仓库的钱。“不把我的钱给了,我肯定不出货。”这位仓库人员并不归属于总库,北京华帝代理商欠他十几万,“我手里也就有个几十万的货。”这样规模的仓库据他了解,北京天津有很多。一位经销商对他表示:“你那个库房现在是任何人不能提货。库里也有押金,提货对仓库来说是不公平的。我们提走了,你们怎么弄。”

  7月2日,大部分经销商最后也只能拿到北京总代理商的白条,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就是拿着这单子也拿不到货。”白条的内容为将欠经销商的钱被归结到公司账上,但不能拿到钱。“能不能要回来,还要走法律程序。现在账上没钱,想拿钱拿不了。”工作人员这样向AI财经社表述。

  据华帝北京代理商工作人员介绍,华帝总部的人已经进入到华帝北京代理商总部,“全都是来查账的工作人员,大领导没来。给不了经销商交代。”而现在北京天津欠经销商的钱“四个公司,佣金、返利等加起来(欠款)一千多万。”

  “现在没人站出来说安慰我们,说咱们还要继续做这个呢”,一位华帝经销商失望地说。华帝北京代理总部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现在这话谁也说不了。”

  在现场,一位北京华帝代理商的工作人员被经销商围住,询问何时能够解决问题。工作人问他们:“现在有人去报警吗?”有经销商告诉他,一名被欠好几十万的人从总部走去派出所报案了。“该去就去,你们就说华帝公司诈骗。”

  现在问题只能等着总部解决吗?这位工作人员回答AI财经社时说:“总部解不解决我现在都不清楚。现在都是猜测。肯定要等待事态的发展。”至于经销商拿到手里的单子何时能够把钱拿到手机,工作人员告诉AI财经社:“现在这不是就应该走法律程序么。能不能要回来,就走法律程序去。”

  “现在欠我们的钱应该想办法解决啊。”几位经销商围住华帝北京代理总部门口围住一位工作人员说。“不想办法解决这的嘛。”面露难色的工作人员人无奈地笑了。

  华帝股份老板是“创二代”,原创始人曾上演“宫斗戏”

  事实上,推进和经销商建立起共赢的资本纽带的潘叶江是一名厨电行业的“创二代”。

  1999年,潘叶江在小榄创办了优加电器,为国内外的客商代工小家电。“当时不像现在这么多选择,要么打工,要么创业。”

  那时,华帝也正处在起步发展阶段,七名创业者曾定下君子协议,决策高度民主,少数服从多数,不许亲戚进厂。所以,尽管父亲潘权枝是老板之一,但潘叶江一早便自己创业,也就不难理解了。“那时,小冰箱、抽油烟机……什么小家电有市场机会就做什么,客户有需求,给我订单,我就开发。”潘叶江回忆说。

  后来,优加电器与潘氏家族的另一家公司“百得厨卫”合并,成立百得集团,潘叶江也由优加电器的董事长,变为百得集团的董事长。2012年12月,华帝收购百得。2013年4月,潘叶江当选华帝股份的副董事长。从此,他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近些年来,华帝最引人注目的是其内部的“宫斗戏”——潘氏家族“确权”华帝股份。

  在逐渐接近退休年龄之际,华帝股份的创始人股东大多心生退意,或是减持股份,或是辞去公司职务,逐渐淡出华帝股份的运营。然而,有一个人例外,早在多年以前,创始人之一潘权枝便开始运筹帷幄,帮助其子潘叶江谋求华帝股份控制权。

  早在2012年8月,华帝股份即以“发行股份+现金”方式,购买潘氏家族控制的奋进投资所持有百得厨卫100%的股权,以实现双品牌运作。潘权枝三兄弟掌控的奋进投资以此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到了2014年7月,华帝股份的股东方又通过一系列股权划转,使得潘叶江单一持股比例最高,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今年5月,潘叶江再度从控股股东九洲投资和潘权枝处受让股权,提高持股比例。

  最大变动开始于2015年9月,就在9月底和10月初短短的10多天时间里,华帝股份董事长黄文枝被罢免,总裁区迪江辞职,公司大股东潘叶江上位成为华帝股份董事长,并完成对整个公司的所有权和经营权掌控。

  外界争议颇多的属华帝股份董事长黄文枝的被罢免,作为创始人之一的黄文枝,其董事长任期至2016年5月份原本就可以光荣退休,不过却因对业绩下滑负责而被提前半年罢免。而此前黄文枝曾协助潘叶江完成了对华帝经营决策和管理的接班。

  “我是这七位创始人留在公司的看门人,帮助接班人顺序过渡的。其实我很早就想好到2016年任期满后就退休,没想到最后会将业绩的下滑责任推到我身上,这一点无法接受。”黄文枝此前在公开场合表示。2016年4月初,包括华帝股份原董事长黄文枝在内的三位元老一纸诉状将老东家华帝股份告上法庭。

  与方太、老板两个品牌相比,华帝潘叶江拥有一项独特优势,即娴熟的资本运作能力。他曾喊出“自2016年起,三年做到100亿(包括销售上百,市值上百),五年做第一”的目标。这两个目标中没有“争取”两个字。

  目前来看,潘叶江目标的实现不成问题。2016年的解锁目标显然已经实现,营业增长率目标为15%,实际为18.15%;净利润增长为25%,实际完成57.67%。2017年,华帝营收57.3亿元,同比增长30%;净利润5.1亿元,同比增长55.6%;扣非后归母净利润4.91亿元,同比增长58.3%。

  潘叶江掌门后的华帝,品牌营销方面也有了变化。2015年,华帝首次聘请了当红明星黄晓明、Angelababy代言;近些年,频频与一线IP节目合作:赞助《星厨驾到》、“蒙面歌王”、《十二道锋味2》等高收视率综艺节目。在体育营销方面,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时,华帝股份曾是祥云火炬的制造商,并且是北京奥运会的燃气具独家供应商。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