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准富豪”的独木桥之旅 乐嘉自曝初夜

将本文分享至:

一段“准富豪”的独木桥之旅 乐嘉自曝初夜 股海沉浮,IPO永远是造富的第一捷径。但正如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当一些人随着IPO的成功而拥有巨大财富时,也有一些企业在I

 一段“准富豪”的独木桥之旅 乐嘉自曝初夜

 

股海沉浮,IPO永远是造富的第一捷径。但正如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当一些人随着IPO的成功而拥有巨大财富时,也有一些企业在IPO的路途中折戟沉沙,最终造富失败。

自去年四季度IPO审核提速以来,至最新的9月15日,虽然两市已经有333家首发企业获得发审委的审核通过,但同样也有52家最终倒在了成功的门口。若再将暂缓表决和取消审核的企业累加,则IPO失利的首发企业数量更达到68家。

根据记者的统计,上述68家IPO闯关失败的首发企业,拟登陆创业板的比例达到56%。而在IPO失利首发企业的地域分布上,广东省则以12家为最多,其次则是浙江和江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IPO仍然作为造富捷径存在,但相比于以往,这一过程实现的难易程度却发生了一些改变,作为体现的便是次新股生态的变化。Wind资讯数据显示,今年上市并交易10个交易日以上的次新股中,打开涨停板的时间较以往来得更快更早。

华南一中小型券商策略分析师对此表示,尽管IPO提速常态化短期不会改变,但并不意味着审核的力度会有所放松,而从IPO被否企业的数量来看,也侧面印证了这一事实。同时,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次新股的炒作趋势已有效地被抑制。这些情况的发生,证明IPO造富正越来越艰难。

IPO造富失败率升高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股胜旧股。然而当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于通过IPO来实现巨额财富梦想时,也有一批企业最终倒在了IPO的路上,造富的梦想亦随之破碎。

9月15日下午,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称,最新核准了包括广州金逸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逸影视”)等9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共募资不超过44亿元。此前9月13日的一次发审会中,则有4家。

金逸影视IPO的成功过会,也预示着A股影视业上市公司将再添新军,但今年5月31日过会的浙江时代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时代院线”)最终IPO被否,则预示着即使行业相似,也难有相同的结局。

时代院线招股说明书显示,此次IPO的保荐商为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原计划发行股份4333.33万股,募资2.98亿元。这意味着,时代院线首发价格为6.87元/股,而若成功上市,时代院线的实际控制方浙江省财政厅持有这家公司的市值,将至少达到近十亿元。

但时代院线的IPO之旅最终以失败告终,理由是利润下滑等原因。实际上,类似时代院线的例子,在今年的A股并不少见。

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9月15日,两市IPO遭到否决的首发企业数量,达到52家,若再加上暂缓表决的8家(剔除最终上市成功的)和取消审核的7家,则在距离IPO成功临门一脚时最终失败的企业数量,达到了67家。

记者统计发现,这67家IPO失利的首发企业,原本预计募集资金共计304.60亿元,平均发行的价格为11.04元/股。这预示着,若此前这些企业全部上市成功,则A股将再度多出逾50位亿万富翁。

若再将上述67家企业分门别类,则从分布地域而言,广东省以12家之数位列全国各省市之首,排名第二、第三的则分别是浙江省的10家和江苏省的6家。

再以保荐商角度而言,广发证券保荐的首发企业中,6家最终IPO被否,其也成为最多的证券机构。排在广发证券之后的,则是包括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国金证券等在内的保荐5家首发企业被否。

不过,在今年IPO暂缓表决的首发企业中,浙江香飘飘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香飘飘”)的案例也许是个例外。在今年第一次上会时,证监会发审委曾对其作出了暂缓表决的决定。但三周之后的6月6日,香飘飘又再度上会并成功过会。只是对于香飘飘暂缓表决的理由,证监会并未对外披露。

北京一家私募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监管层决定以IPO提速的方式来解决“堰塞湖”问题时,外界曾质疑这一政策的实施是否会降低上市公司质量,但从目前而言,IPO通过率相较往年,实际已经更低。

“客观数据显示,今年IPO审核否决率达到14.48%,去年前三季度与去年第四季度这一数据分别则为6.2%、7.5%,对比明显。”上述私募人士说。

次新股造富也不容易

当IPO审核否决率创下历年新高时,一些已经IPO并成功上市的企业,在作为次新股而存在的时间里,股价情况也不容乐观。

Wind资讯数据显示,在今年上市至少交易10个交易日,并剔除实际控制人方为国资背景的293家次新股中,涨停天数占上市以来交易日数比例为10%以下的数量,达到117家。这意味着,有近四成的次新股在首日上市后,即面临快速打开涨停板的局面。

以景旺电子为例。今年1月6日,景旺电子首次在上交所挂牌上市。这家主要从事印制电路板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等业务的制造业企业,尽管在上市的头四个交易日股价分别录得44%和涨停的结果,但在第五个交易日时涨停板即被打开,涨幅仅有0.07%。而在第六个交易日,景旺电子股价更出现了下跌。

且Wind资讯数据显示,自景旺电子上市至今的171个交易日中,公司其间出现涨停的天数只有4天,涨停天数占上市交易天数比例仅为2.34%。与景旺电子情况类似的,还包括海利尔)、杰科股份、华达科技等一批次新股。

不过,对上述提及的多家次新股而言,能够“聊以自慰”的或许就是当下的股价,仍较其发行价,乃至上市首日价格高出不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上述293家次新股中,截至9月15日收盘的股价,较其发行价涨跌幅为一倍以上的,占了八成。而相较于上市首日股价而言,涨跌幅为一倍以上的占比,也有50.85%。

但值得注意的是,赛托生物四只次新股,最新股价较上市首日的股价,已经出现下跌,跌幅分别为16.11%、5.16%、4.22%和3.15%。

其中,赛托生物最新股价为48.58元/股,9月15日当天下跌2.08%。公司简介显示,其为一家应用基因工程和微生物转化技术制造甾体药物原料的企业,大股东为山东润鑫精细化工有限公司,持股37.32%。

因此,若以最新股价计算,则大股东持有的市值为19.34亿元,上市首日持有的市值则是23.05亿元,前后缩水3.7亿元。

此外,世运电路、太平鸟和新凤鸣三家次新股各自大股东最新持有的市值,较公司上市首日也分别缩水2.71亿元、2.79亿元和1.89亿元。

华南一中小型券商策略分析师对此解释,造成次新股“提前”开板的因素,一个是IPO审核提速的常态化,使得新股和次新股不再“物以稀为贵”,资金分流,炒作退潮;其次则是今年市场整体呈现震荡,且随着全面监管的趋严,市场估值生态也在发生变化。

“次新股监管氛围在日益趋严,一些刚上市不久的股票在连续涨停后,会接到交易所有关的问询。同时,今年次新股出现业绩下滑乃至亏损的案例屡见不鲜,这从另一侧面影响了次新股的估值。”上述策略分析师说。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