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将本文分享至:

投稿、线索、爆料邮箱:gongsi@staff.hexun.com 三农问题始终是我们国家放在第一位的问题,“三农”是我们走向现代化进程中最艰巨的任务个股行情:在历史发展

投稿、线索、爆料邮箱:gongsi@staff.hexun.com

三农问题始终是我们国家放在第一位的问题,“三农”是我们走向现代化进程中最艰巨的任务个股行情: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农业这个领域也涌现了一批批的领军人物,像袁隆平等等。在A股资本市场农业这个行业中,许多人荣登富豪榜,像温氏股份(300498,股吧)的温氏家族、牧原股份(002714,股吧)的秦英林都在资本市场中赫赫有名。

而有些人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近日金正大(002470,股吧)公告称,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及万连步等11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于2019年9月26日收到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下发的《关于对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及《关于对万连步等11名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主要涉及两方面的内容:所持股票被首次强制平仓违反规定,2019年6月27日起,公司持有的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正大)股票被上海光大证券(601788,股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陆续强制平仓。但是,公司直至2019年6月28日僆发布预披露减持公告。金正大增持爽约,实控人增持未“达标”。2018年9月11日,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披露的《关于实际控制人、管理层及核员工拟增持公司股票的公告》显示,计划自2018年9月11日起12个月内,分别増持不低于一定金额的金正大股票。2019年9月15日,金正大披露的《关于实际控制人管理层及核心员工増持公司股票计划期间届满暨实施结果的公告》显示,万连步等11名人员未能按计划履行最低增持金额的承诺。

出身草根,从“零”起步,从农民中来

万连步是临沂市重沟镇万家湖村人,兄弟姐妹5人,他是老大。1983年中专毕业以后,他一直在临沭县商业系统工作,历任县烟酒公司农业技术员、技术部主任。

1995年4月,万连步拉起一帮原来同在食品厂的同仁,注册成立了以回收再生加工废旧塑料、旧橡胶轮胎为主的临沭县科贸公司,坐地当起了“破烂王”。主要业务是回收再生塑料的主要原料--大皮(旧汽车轮胎),扒大皮看似简单,却非一般人能为。浓浓的胶臭令人作呕,剔除隐匿在大皮里的钢丝,需要很大力气,人手经常被钢丝勒得鲜血直流。在这血汗之中,大家铸造了‘扒大皮’精神,有了个共同的价值观。

到了1997年,科贸公司变更为临沭县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业务转向复合肥的生产和销售。

1998年,金正大诞生于中国化肥重镇--山东临沂临沭县。万连步联合其他48名自然人,成立临沂市金大地复合肥有限公司(金正大前身),万连步出资6万元,出资额占7.5%,担任法人代表、总经理。面对当地整个农资市场充斥着低标号的复混肥,刚刚注册成立山东临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万连步,为生产出高标号的优质复混肥,与技术人员连续守在车间达70多个小时。

把握“控释肥”技术,赌命一搏公司惊险一跃

或许纯属偶然,但偶然中定有必然。在国外的大超市里,万连步看到了“控释肥”--一种被誉为“施肥技术的一次革命,21世纪的绿色环保肥料”的新型肥料,其售价竟然是自己生产化肥价格的10倍!万连步的心动了!

万连步决定赌命一搏,中国的第一条控释肥生产线,启动“控释肥”研发,当时实验失败产生的废料,高达3000 多吨,折合人民币 800多万元。2006年农历正月初八,一个让万连步终身难忘的日子。这赌命一搏,终于掀开了“底牌”。好长时间大家都不敢相信,控释肥这条生产线真的做起来了。

2006年12月,年产80万吨的控释肥生产线在山东沂蒙山区落成,名不见经传的金正大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控释肥生产基地。

2010年金正大上市,万连步财富超20亿

2010年,金正大以市场占有率第一名的成绩登陆深圳交易所,成为中国缓控释肥领域第一股,募集资金15亿元。在资本助力下,金正大如虎添翼,将触角延伸到国内、国外更多地域。

上市后,金正大业绩曾持续上涨。以公司半年报为例,2011年上半年,金正大总营收为37.76亿,到2018年上半年时,总营收已高达137.7亿,涨幅为264.67%;同期,其净利润涨幅也达272.44%。

2018年财务数据异常,营收、净利润大幅下滑

公开数据显示,金正大发布的2018年报,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22%、4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从2017年的14.9亿元降为-15.38亿元。更要命的是,审计机构对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认为公司内控存在重大缺陷,特别是高达43亿资金可能被关联方占用。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隐瞒大额资金往来,董事长万连步被证监会监管谈话

5月初金正大生态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于5月7日收到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对金正大采取出示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对金正大董事长兼总经理万连步、财务总监李计国、董事会秘书崔彬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管措施。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原来,截止2018年底,金正大付给了关联方诺贝丰37.14亿元预付款,但没有收到货物,也没有收回款项。如此大额的资金往来,金正大竟然没有按规定发公告披露。此外,审计机构还发现金正大存在无实物流转的贸易性收入,说明公司有虚构收入的嫌疑。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的规定,山东监管局决定对上述三人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中报业绩再遭滑铁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金正大披露的2019年中报来看可谓是“负号”一连串。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7.7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3.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29亿元,同比下降48.76%。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对此,金正大给出了解释:2019年上半年,国内经济形势依旧比较严峻。农业方面,农民种植积极性不断降低,同时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环境保护及安全生产要求不断提高等因素的影响,复合肥企业生产成本上升,盈利空间被压缩。

金正大的预付款项异常变化一直受到投资者及审计机构关注,所以2018年的财务报告就被出具了保留意见。到了2019年一季报,金正大的预付款项再度飙升63.17%至85亿,而一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6.14%。据中期业绩报显示,金正大的预付款项有所下降,为66.5亿元,不过其关联方诺贝丰的预付款项余额仍高达25.92亿元。

议市厅丨金正大控股股东及11名董监高收警示函,“中国肥料大王”从农民中来,却迷失在了资本市场

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客户的供货提供担保,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实际控制人和诺贝丰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利益往来?这也是目前投资者与监管机构迫切需要的一个答案。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金正大的关联方--公司实控人万连步及第一大股东临沂金正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资金仍很紧张。金正大今年7月9日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万连步所持有公司的部分股份进行了补充质押,质押股份数量为4000万股。截至公告日,万连步共持有公司18.01%股权,其中被质押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9.26%。

金正大9月3日发布公告,对该公司控股股东临沂金正大所持部分股份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违约,可能存在被动减持风险情况进行了预披露。截至该公告日,临沂金正大累计被动减持公司股份合计32,835,500股,占公司最新总股本0.9992%。截至目前,万连步共质押5.59亿股,占总股本的17.01%,占其所持股数的94.32%。

从“零”起步到争当世界控释肥产业领军人,从“沂蒙小民企”到为中国创造世界名牌--万连步用近10年时间完成了这一切。从农民中来,如今已头顶许多耀眼的光环,万连步和他的金正大众多财务迷局需要一一待解。

更多精彩内容,可访问和讯网或关注和讯A档案栏目微信公众号(istocknews)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

一个资本与服务并行

在电子商务热切发展的今天,有着越来越多的资本大鳄想要从中分一杯羹。近期有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