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股基金一季度全面加仓

将本文分享至:

偏股基金一季度全面加仓 制造业在偏股基金持仓市值中攀升明显,持有市值达到7697.62亿元,环比增长2230.06亿元,制造业在偏股基金中的占比从34.96%快速攀升至42.16%。  除

 偏股基金一季度全面加仓

 

    制造业在偏股基金持仓市值中攀升明显,持有市值达到7697.62亿元,环比增长2230.06亿元,制造业在偏股基金中的占比从34.96%快速攀升至42.16%。

  除了制造业,基金持有的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行业的市值也快速增长,上述两个行业一季度市值增长分别为331.26亿元、369.43亿元,占比分别为7.14%和6.03%,为继制造业之后公募重仓持有的两大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股市快速上涨,基金在行业中配置的集中度也在快速上升。基金持有的制造业,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前三大行业的持仓市值高达1.01万亿元,环比去年四季报增长40%;在偏股基金规模中占比高达55.32%,环比增长9.47个百分点。

  业内人士认为,上述数据反映了一季度市场回暖后,偏股基金整体上更为积极的配置策略,信息技术、制造业等上涨较快或超跌反弹的行业。

  一季度,中国平安贵州茅台五粮液等非银金融、消费类股票仍旧是公募基金的最爱。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629只基金重仓持有中国平安市值达到329亿元,中国平安仍是基金第一大重仓股。而中国平安一季度以37.43%涨幅回报了基金的青睐。贵州茅台以257.36亿元的重仓股市值居基金第二大重仓股,重仓该股的基金多达553只。

  此外,公募基金重仓持有五粮液、等前十大重仓股的市值也在百亿元以上。

  一季度偏股基金战绩不俗,重仓股贡献良多。基金重仓持有的前50只股票一季度平均涨幅达到49.97%,大幅跑赢主流指数。

  从增减持变化看,公募基金增持力度最大的个股以非银金融和白酒股为主,其中重仓中国平安的基金数从去年底的513只增长到629只,新增超过百只基金重仓,重仓五粮液的基金数量则从去年底的93只大幅增加到354只,增持力度可见一斑。而重仓贵州茅台的基金数量也从398只增长到553只,等优质白酒股也获得更多基金重仓。除了白等个股的基金也有大幅增加,其中多只为养猪类个股。

  同时,一些个股遭到基金减持,其中以工商银行农业银个股被减持力度最大,重仓这些个股的基金数量大幅减少。

  北京一位偏股基金经理表示,市场从底部攀升,基金通过结构性操作,增持受益于股市回暖的券商,超跌反弹的TMT、科技,行业景气度较高的农业等股票获取超额收益,而减持、电力等相对滞涨的股票,以获取市场的阿尔法收益。(证券时报)

 

  今年一季度A股大涨,基金仓位也明显上升。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开放式混合型基金平均仓位接近7成,达69.95%,较去年四季度增加10.17个百分点。开放式股票型基金平均仓位已接近9成,达88.82%,较去年四季度增加3.7个百分点,考虑到基金通常还需安排5%的现金应对赎回需求,股票型基金接近满仓操作。

  其中,一季度末,开放式基金中,股票仓位平均达72.41%,较去年四季度增加9.46个百分点。封闭式基金中,股票仓位平均达68.32%,较去年四季度增加13.42个百分点,可见封闭式基金比开放式基金加仓力度更猛。全部基金中,股票仓位达72.27%,较去年四季度增加9.61个百分点。

  在仓位上升的同时,相较于2018年四季度末,2019年一季度末的重仓股占比也有所上升。天相投顾数据显示,一季度末,开放式股票型基金的重仓股市值占净值比例为46.54%,较2018年四季度末的44.94%上升1.6个百分点;开放式混合型基金的重仓股市值占净值比例为38.93%,较2018年四季度末的34.36%上升4.57个百分点。整体来看,在一季度A股市场上涨的背景提升重仓股占比,较好地把握住该波行情。

  与此同时,开放式基金的持股集中度变化不大。统计显示,一季度末,开放式股票型基金持股集中度为52.39%,与去年四季度末的52.79%相比,波动幅度仅有0.4个百分点;而开放式混合型基金的持股集中度则在一季度有所下降,从去年四季度末的57.48%下降至55.65%。

  债券持仓方面,统计显示,一季度末,开放式混合型基金持债占比为20.55%,较去年四季度末的26.35%下降了5.8个百分点。

  此外,分来看,一季度不同基金公司之间的股票仓位差距较大。根据天相投顾的统计,基金公司平均股票仓位在80%以上的共计40家,平均股票仓位在40%以下的也有11家。

  

  进入2019年,经济的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但宏观各项指标不断凸显下行的压力,经贸问题引发的2018年出口和外围经济走弱,对出口产生不利影响;棚户区改造“继续推进”但各个省市公布数据又呈现出一定弱化,支撑前一轮地产周期的支柱对经济产生一定拖累;财政赤字提升至2.8%,专项债加码,但减税降负的发力使得财政收支处于紧平衡的重压之下,基建的拉动作用可能不及预期。对于未来经济下行的压力,让投资者对于市场的悲观预期不言而喻。

  随着时间的演变、技术的进步和政策调控,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劳动力、资本积累的边际效用下降,增长态势不可能一直持续。但通过技术创新引导经济换档,使中国经济转变为高质量发展,是需要经受时间的考验。调结构,强筋骨,非一朝一夕之功,新旧动能的转换远比我们预想的要走的深、走得远。当我们将视野看得更远些时,就有更多的理由对未来市场多一点乐观。

  我们可以看到,第三产业比重在过去十年增长至52%,中国经济已经有了相当的缓冲垫,经贸问题对市场的影响可能会比预期弱,我们需要时间去改变;在过去的四十多年,中国的执政党带领国家闯过了97危机、08年次贷危机,在过去三年,去库存,供给侧改革、绿水蓝天保卫战、减税减负等,我们见证了党中央砥砺前行过程中的行政执行力和政策纠偏能力。权威人士在强调中国经济“L”型增长之后,我们对长期换档之后的经济增长需要树立一种信心,而非担忧经济破位式的下跌。

  面对2018年多次降准、鼓励贷款向小微企业倾斜等宽松和财政刺激政策,投资者很容易陷入过去资产泡沫的恐慌之中,对有形之手对经济干预产生一种逆反偏差。而关于宽松和刺激相关的负面消息则很容易被各种渠道的现象给予佐证,投资者极易产生未来经济不可避免下行的错误认知,对未来预期的一种悲观。但如果仔细研究美国08年在次贷危机的做法,我们可以发现相似点,在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著作--《行动的勇气》中我们看见联邦基准短短15个月从5.25%降至0,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流动性,开展7000亿美元的大规模救市计划,并在危机之后强化对金融机构的监管,最终成功的引导美国走出具有毁灭性的恐慌之中,在持续的弱复苏之后,重新迎来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势头。如果当时美联储在杠杆处于相对高位,经济下行,银行惜贷,美国很可能无法以正常的、健康的方式复苏。在面对2019年1月我国新增社融数据主要以短期限融资为主,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的中长期贷款并未有明显改善,而引发了对票据套利的担心,这种投资认知偏差很有可能忽视市场对企业融资的信心恢复也是需要一个过程,企业经营的逐步恢复需要更多的耐心。

  对比其他国家,日韩在经济换档初期,经济增速出现了大幅度波动,股市也随之震荡,例如日本1971年至1974年分别涨跌幅为37%、92%、17%、11%,在经济换档成功之后,企业盈利得以恢复增长,1975-1984年的日本迎来长达十年单边上涨的牛市行情。中国市场处于经济换档的阵痛期,政策与市场相互纠缠,导致市场价格随之震荡,我们需要克服的是根植于我们灵魂深处对不确定性负面的反应机制,未来是值得期待的。肆虐的风雨忽然收势,我们正冲入一段幽暗的隧道,难捱之处不在于有多黑,而是不知有多长,前途漫漫,不妨对市场多一点乐观。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