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科技股连日下挫

将本文分享至:

港股科技股连日下挫  8月15日,恒生指数收盘跌1.55%,创一年新低。其中,科技股集体延续跌势,但主要公司股票较上一个交易日跌幅已有所收窄。  截至当日收盘,几只具有代表性的

 港股科技股连日下挫


  8月15日,恒生指数收盘跌1.55%,创一年新低。其中,科技股集体延续跌势,但主要公司股票较上一个交易日跌幅已有所收窄。

  截至当日收盘,几只具有代表性的科技股中,除金蝶国际跌幅超12%外,腾讯控股跌3.61%,阅文集团跌5.4%,瑞声科技跌1.92%,金山软件跌0.76%,舜宇光学跌0.92%。

  在前一个交易日,舜宇光学盘中最大跌幅曾一度接近30%,截至收盘下跌24.11%,成为14日港股跌幅最大的股票。腾讯控股、瑞声科技、金山软件和阅文集团在14日则分别下跌3.43%、7.15%、18.84%和17.01%。

  15日当天,腾讯公布的二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均未能跑赢分析师预期,在已连日下跌的背景下再次为港股科技股蒙上一层阴影。

  港股科技股的重跌也引发了对美股科技股登高跌重的担忧。华尔街投行摩根士丹利近日指出,美股上涨公司数量已越来越少,透露出动能衰竭的信号,且科技股似乎已接近触顶。高盛则在研报中表示,美国中期选举将成为股市政策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来源。

  估值过高业绩不佳引发暴跌

  舜宇光学13日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净利润仅增长2.5%至11.9亿元,远低于市场预测的中位数15.7亿元。不过,糟糕的业绩或只是该公司股票14日遭集中抛售并导致股价遭遇重挫的诱因,其背后主因是科技股本身估值偏高。

  “港股这波跌势肯定和高估值有关。像舜宇光学一天内跌近三分之一,这明显是之前的高估价造成的后果。”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洪灏指出,部分港股科技股PE已达四十、五十倍,如果此时公布的业绩大幅低于预期,且外界暂时看不出公司有何有效的应对措施,套现压力就会很大。“港股的科技股很可能会继续跌。”他说。

  8月15日,作为港股科技股龙头的腾讯公布了截至2018年6月30日未经审核的第二季度及中期业绩。财报显示,腾讯第二季度利润为178.67亿元,同比下降2%,低于汤森路透统计的分析师196.7亿元的预期;第二季度营收736.8亿元,同比增长30%,同样低于分析师预期的775亿元。此外,腾讯第二季度经营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40%下降至30%,净利润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下降至25%。这一结果为下一交易日的港股科技股走势进一步蒙上阴影。

  “不同于美股,港股科技股还是以新兴市场股票居多,这还受到套期交易反转,也就是美元走强的影响。”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指出,近期,土耳其、巴西、南非都经历过一轮汇率暴跌,港币在某种意义上同样是一种风险资产,这会与科技股较高的估值形成对股价的双重叠加影响。

  美股科技股临“十字路口”?

  港股科技股已然重跌,美股科技股能否延续强势?尽管当地时间14日美股科技股整体表现平稳,但多只中概股经历下跌。其中,虎牙直播暴跌16.06%,百度、阿里巴巴、京东和好未来跌幅则分别为0.63%、2.9%、3.42%和1.04%。

  在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洪灏看来,这或是受港股科技股暴跌的影响。“如果今天腾讯的业绩同样不及预期,很可能也会影响到美股中概股的表现。”他说。

  近日有分析指出,美股科技股比重已十分接近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时的水平,在刚刚过去的财报季中,Netflix、Facebook和Twitter等公司不及预期的业绩也曾一度打击过市场的信心。

  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分析师Michael Wilson表示,受经济、贸易政策等因素影响,美股科技板块和防御板块或将在未来拖累市场,纳斯达克指数可能有超过15%的修正空间,标准普尔500指数则有可能下跌10%。他指出,受过高的市场权重和过度的机构押注影响,科技股可能会出现较大幅度的股价波动。

  在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看来,科技股的高估值在美股同样存在。“美股和港股有一定类似。科技股的估值在过去10年里都在不断推高,这段时间业绩增长放缓,对基本面的影响还是比较明显的,如果流动性也不再支持、受到一定挤压,科技股类似的下跌都有可能存在。”他表示。

  洪灏则认为,相对港股而言,美股科技股估值的情况要好一些。“美股PE平均就是20多倍,其中亚马逊高一些,但Facebook、谷歌都是20倍左右。”他表示,“对于一个盈利增长40%的公司,20多倍的PE不算离谱。”

  此外,中期选举也成为了华尔街对美股走势担忧的来源。不过在洪灏看来,中期选举的不确定性一直都存在,美股科技股估值也远未达到港股之高,“情况会比港股好很多。”

  “政治因素确实始终是一个风险点,但现在离11月的中期选举还有一段时间,目前的担心可能更多还是来自地缘风险,包括新兴市场风险的综合释放。”邵宇表示,“谈到美国国家的政治风险,中期选举其实悬念有限,但新兴国家市场的动荡则可能会对美股形成杀伤。”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