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毁约给中国版马歇尔敲警钟

将本文分享至:

墨西哥取消中国的高铁投标结果,决定重启投标程序,本来也不算什么,但象征意义比较大:这次的墨西哥高铁不单单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一单,也是高铁走出去实质性推广的第一单。这样

 西哥取消中国的高铁投标结果,决定重启投标程序,本来也不算什么,但象征意义比较大:这次的墨西哥高铁不单单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的第一单,也是高铁走出去实质性推广的第一单。这样一个象征意义的订单在APEC会议召开,各国首脑刚要坐下来谈谈生意的时候意外的取消。那事情就大了,这不是高铁的事情了,甚至关系到整个中国的基建出口战略。

这让人难免猜测,这其中是否存在国际地缘政治博弈层面的考虑,如果真的如此,那么现在正在流行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能够做多远呢?

先还得推敲推敲墨西哥毁约的背后缘由。

墨西哥认为,招标过程“不合规”,因为招标过程中仅仅只有中国一组参与竞标。这个解释是站不住脚的,我们咨询了下业内人士,造成“唯有中国一组投标”这个局面的关键并不在于中国。早在今年8月15日发标时,包括日本三菱、法国阿尔斯通、加拿大庞巴迪以及德国西门子等16家公司都对该项目表现出浓厚兴趣,这几个可全都是世界上高速铁路领域的龙头企业。但是感兴趣归感兴趣,多数公司认为墨西哥方面给定的时间过于仓促,所以要求延迟投标时间。而这一申请恰恰是被墨西哥交通部回绝的,于是国际公司全面退出了本次招标。最终才有了唯一一组投标人。

看来不仅不是最终唯一投标,包括其他投标企业退出,都不是出自中国本身的原因。这背后还有别的原因。

墨西哥此次的毁约,可以说是总统下达的直接指令。为什么要这么做?无非是有点被舆论绑架的意思。

翻看了一下旧新闻,发现现在的这个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在其当选时就曾经承诺2018年墨西哥境内高铁要通车。考虑到墨西哥的财政立项,只有在今年以前授标,才能够保证如期交付。对于总统来说,一旦2018年通车落空,那么就意味着失信,这对于其政治生涯将是致命的影响。所以墨西哥才拒绝了国际巨头延期的申请。

墨西哥的政治效率低下是出了名的。自从其执政党公开招标开始,反对党和其控制的社会媒体就将矛头指向了高铁项目。一致认为中国高铁公司合作的墨西哥本地企业与执政党的关系过于密切,涉及权力寻租。

要是只有这么一层关系,墨西哥官方顶住压力应该也问题不大。我们估计这跟最近墨西哥国内的伊瓜拉事件有关,导致了其执政党不敢冒这个风险。在这个事件中,43名学生集体失踪,民间普遍认为是当地警方和黑社会勾结所为。墨西哥执政党还是没有一个服众的说法,墨西哥民情汹涌。这个事件极大地降低了墨西哥执政党对于负面舆情的承压能力。

所以在高铁问题上,墨西哥总统不敢冒任何风险,这个解释比较站的住脚。

中墨关系还是比较微妙的。就像为什么南海关系复杂?领土纠纷只是表象,本质的问题在于中国与南海诸国没有产生有力的产业梯度,同质化竞争让南海诸国没法享受中国巨大市场的经济红利,反而受制于中国的制造业发展。所以贸易摩擦演变成经济问题,最终导致了社会舆论以及舆论引导下的政府动作。

中墨关系也有这个问题。中国与墨西哥的产业机构非常相似,经济互补性差,国际贸易上的摩擦事件也很多。这种摩擦事件报道多了,负面新闻多了,也别怪墨西哥民间对中国的印象并不太好。这个时候,中国成为唯一竞标者的时,其实民众也是有质疑的。

但对于官方来说,性质不一样了。如果2018年高铁失信了,至少还有个说法:我让建了,是你们非要重新来。

说起来,中国高铁项目被毁约的背后,是非常无辜的中了墨西哥国内政治的流弹,所谓躺枪也不过如此。

既然这样,墨西哥毁约就不应该被当做是普遍事件,更何况,墨西哥高铁还要重新招标,中国企业只要重新上阵,就仍然是最具有潜力夺标的阵营。毕竟,按世界银行的报告,要建设时速350公里的高铁,中国的成本在1700万至2100万美元,欧洲要花2500万至3900万美元,而美国加州要高达5600万美元。中国重新中标,难道就没可能么?

干脆就把这个事件当成一个警告吧。

中国在过去的对外合作中,吃了很多类似的亏。而此次基建出口针对的是亚太、南美、欧洲,其中亚太和南美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国情过于复杂,如果只看账面不看情面,恐怕类似的事件在未来还有发生的可能。

(文中所述仅代表评论员的个人观点,与所在频道无关)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