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让大学频频陷入“性侵门”

将本文分享至:

“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让大学频频陷入“性侵门”   在大学,性骚扰似乎并不比一些职场少,而且似乎更隐蔽。不少大学频频陷入“性侵门”让

 “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让大学频频陷入“性侵门”

 

 

  在大学,性骚扰似乎并不比一些职场少,而且似乎更隐蔽。不少大学频频陷入“性侵门”让公众对大学性骚扰现象更加关注,也让家长们更加焦虑。据笔者所知,一些教授开始有意识的避免单独和女生接触,指导论文也很少安排在放学之后。

 

  

尽管大学教师们开始自律,但是性骚扰在大学依然存在,而且往往发生在那些“光环加身”的教授身上,其中原因令人深思。性骚扰之所以在高校产生,除了大学生对教授们不设防之外,还有学校本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不作为所致,以至于纵容了这些教授们的不法行为。

 

 

  尽管近日中山大学对于“青年长江学者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的反应之快让公众为之一振,从7月8日网易“人间theLivings”公众号发布的《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热传开始,到7月10号对公众的迅速回应和对涉事教授及时停职、报请主管部门取消“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称号,中山大学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依然无法掩盖从2011年至2017年之间中山大学对该教授性侵行为的包庇和纵容。正是这种包庇和纵容,使得8年间无数单纯女大学生遭其魔爪,使得学生们不满意学校的处理速度也不信任学校的处理结果,以至于求助于媒体舆论。

 

  每一个大学在处理学校关于“性骚扰”、“学术不端”等丑闻的时候,学校高层似乎大都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能压则压,能拖则拖,以至于这些行为不端的教授们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对于行为不端的但是却因为影响力比较低无法引起关注的普通老师,学校向来是毫不手软的。笔者所知,一些普通教授和普通高校教职员工,一旦发生丑闻,立刻被学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处理了。因为不管如何处理这些普通老师,都不可能造成“家丑外扬”。

 

  

但是对于这些“某某江学者”、“某某山学者”的丑闻来说,学校一旦处理丑闻,“家丑”就外扬了。更何况这些带着“帽子”的教授的成长大都是学校管理层扶植所致,不仅仅是“家丑外扬”,更可能是“一损俱损”,至少识人不明的责任是逃脱不了的。

 

 

  从这次性丑闻事件主角中山大学青年长江学者张某的履历来看,其成长经历几乎是中山大学扶植经历。其出现如此丑闻,中山大学高层怎么可能不掩盖“家丑”呢?处理一个普通教师的行为不端,会让大学管理层获得美名,而处理大学高层扶植的“帽子”教授,无异于自打耳光。在高校行政化体制下,大学高层不仅仅想掩盖“家丑”,而且还能掩盖住,这才使得一些不端行为长期存在。我相信如果不是中山大学女生向媒体求助,张某人的性骚扰还不可能得到解决。

 

  

“家丑不可外扬”的观点已经不适合现代大学管理体系了,我们坚信只要有阳光就不可能有阴暗,只要信息公开就不可能有各种不端行为存在。故希望现代大学是通过公开“丑闻”来树立形象,而不是用掩盖“丑闻”通过欺骗的方式维持形象。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