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层次的医疗服务更应该提倡 papi酱晒毕业照

将本文分享至:

  大部分人不太相信基层的医疗机构,纷纷去大医院看病,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和医患矛盾。基层的医疗服务如何才能让患者产生信任和安全感?  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所属卫

   大部分人不太相信基层的医疗机构,纷纷去大医院看病,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和医患矛盾。基层的医疗服务如何才能让患者产生信任和安全感?

  对此国家卫生计生委所属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应亚珍认为,要从不同层级的功能定位来解释。从能力来说,医疗服务机构作为服务体系,大概分层为城市医院、区级医院、县级医院,基层医疗机构,不同层级有它的功能定位,因为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不同的,承担的医疗任务也不同。

  如何判断基层医疗机构的能力是否具备?应亚珍认为,要看是否能够诊疗常见病、多发病,以及提供一些基本的公共卫生服务,如果能达到的话,应该说履行这部分功能是没有问题的。

  应亚珍说,中国的老百姓这么多年形成了一个习惯,一有病就要去大医院看病,这当然不排除基层医院能力的问题,基层医院病人比较多,病情比较复杂,基层诊断的时候,可能会出纰漏或者有偏差,这在所难免,但老百姓通常会认为,大医院出现这种纰漏的概率低,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公众对自己的健康越来越重视,一旦有身体出问题的时候,不讲代价。

  所以,虽对供方来讲,医院的服务体系是分层次的,功能定位都分得很清晰,但是对需方来说,基本上没有约束,任何一级医院的大门都是敞着的,这种随意性就造成了就诊秩序缺乏规范。

  有研究称,要通过医保经济杠杆的调控,让病人去适宜的机构就诊。对此,应亚珍表示,对一部分老百姓来讲,医保这个经济杠杆作用是有用的,然而对有钱的人来说,这种杠杆就失效了。

  应亚珍总结说,就诊秩序的建立,仅仅靠行政手段或者经济杠杆是远远不够的,更要考虑到老百姓的接受度和满意度。最好的做法是要通过综合手段打“组合拳”,制度要建,医保经济杠杆要用,还要充分发挥整个医疗服务体系的协同性。

  通过一次调研,应亚珍发现某个省份的儿童医院的做法就很值得借鉴,通过儿童医院本身,甚至专门聘请北京的儿科医院的专家对县乡两级儿科医生进行无偿的能力培训。把县乡两级儿童医生的诊疗能力提升上来,老百姓的信任度就会不断积累,如果真的有疑难病症,或者重症的话,县乡两级的儿科就会给他们挂好号,通过绿色通道转诊到省医院的相关科室挂号,甚至医院有可能派车去送这些病人。从成果上看,患者对这种模式的满意度非常高,而且诊疗的整个秩序就理顺了,基层该留住的病人留住了,该转诊的病人到了省级医院,医疗资源的配置效率也提高了,达到了多方共赢。

  最后,应亚珍强调,改革的第一层次就是要调整利益格局,这是基本的改革目标;更高层次,就是要整体发挥并提升医疗卫生整个系统的效率,更好地为老百姓提供健康保护,降低全社会的医疗费用负担。‍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