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清算银行:比特币或完全崩溃,央行数字货币必须公私合作

将本文分享至:

在当前比特币价格波动加剧,稳定币推出加速,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相互竞争的背景下,各类数字货币当前关系及未来前景如何?
1月27日,国际清算银行行长卡斯滕斯(Agustín Carstens)在胡佛
在当前比特币价格波动加剧,稳定币推出加速,各国央行数字货币相互竞争的背景下,各类数字货币当前关系及未来前景如何?

1月27日,国际清算银行行长卡斯滕斯(Agustín Carstens)在胡佛研究所政策研讨会上发表题为“数字货币与货币体系的未来”(Digital currencies and the future of the monetary system)演讲,全面阐述了这一问题。

比特币很可能完全崩溃

卡斯滕斯在演讲中分析了比特币背后的理念。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的协议设想了一种分散的共识,不需要中心化中介机构。然而,在实践中,比特币显然更多的是一种投机资产,并不是货币,缺乏实际的价值支持。在卡斯滕斯看来,比特币网络更应该被视为一个网络游戏玩家社区,因为比特币的投资人用真金白银换取仅存在于网络空间的物品。比特币市场的结构也是不够透明,而且有关于价格操纵的研究证据。

卡斯滕斯提醒称,投资者必须认识到,比特币很可能完全崩溃。未来,随着比特币接近2100万枚的最大供应量,对矿工的“铸币税”将会下降。因此,等待时间将会增加,系统将越来越容易受到较小加密货币的冲击。

除了比特币,相对于主权法定加密货币,还有脸书推出的稳定币——Diem(天秤币)。Diem将以个别主权货币计价,卡斯滕斯认为,其可信度将比特币更高。但如果私人实体自行发行货币,还需负责维持其资产支持,存在严重的治理隐患。因此,私人的稳定币不能作为健全货币体系的基础,为了保持可信度,它们仍然需要受到严格的监管,建立在现有央行提供的基础与信任之上。

真正的颠覆在于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

国际清算银行2020年4季度调查了65家央行,有86%的央行正在进行某种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研究或实验。有些主要从事批发方面的工作,有些主要从事零售方面的工作,但大多数法域都在研究这两个方面,且央行正在从研究转向实际的试点。

目前典型的零售CBDC的例子如下:2020年10月,巴哈马群岛的Sand Dollar项目已进入运行;中国人民银行则正在中国多地进行试点;波士顿联储正在与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倡议(MIT 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合作进行零售CBDC研究,该研究将是开源的。

国际清算银行发现,各国央行参与CBDC工作的动机因央行而异,但对于那些已经超越研究、转向概念证明或试点的央行来说,安全和稳健性被央行们视为一项关键的要求。在现金使用量下降和银行系统缺乏普遍准入的背景下,许多央行将CBDC视为一种手段,以确保公众保持获得安全的和公开发行的支付选项,以作为现金的补充。此外,各国央行在数字技术中看到了机遇,尤其是在提高支付效率和促进金融普惠方面。因此,CBDC可以也必须被设计成公私合作关系来维护双层金融体系,不应只考虑中央银行直接提供零售服务的模式,不能排除私营部门可发挥重要作用。

卡斯滕斯指出,尽管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存在局限,但分布式分类账技术(DLT)的变体具有更大的经济前景。在“许可型”(permission)的DLT中,已知的验证器网络用一个中央验证器取代了传统模型。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已经在实验室环境中证明了这一点,这是一项概念证明,涉及使用基于DLT的软件以中央银行货币结算代币化资产。除了实验室环境之外,工作报告还表明,该技术可能主要在细分市场具有经济潜力。这表明,虽然“许可型”的DLT比“非许可型”(permissionless)更有希望,但值得信赖的中心化中介机构的表现更好。因此,只有在对法治的信任及执法有限的情况下,DLT才能改进传统的集中交易模式。

没有身份验证的CBDC将无法运行

卡斯滕斯强调,关于数据隐私的决定非常重要,公共当局应对泄露或滥用数据的危险需要谨慎对待。但也有一些设计可以保护一定程度的个人隐私。央行虽然可以看到每笔交易,但CBDC不一定需要“奥威尔式”的老大哥。在这方面,各国央行将需要听取社会的意见。如果数据的收集、传输和存储涉及多方,则必须确保一个机构最终对用户负责。如果成功做到这一点,这样的系统可以帮助维护隐私,同时允许在明确定义的规则下由执法部门获取。

国际清算银行观察发现,中国和印度的用户更愿意安全地共享数据。在中国,数字人民币的做法便是定期记录来自私人中介机构的所有用户数据。在欧洲和美国,用户在调查中报告说,他们更担心自己的隐私。对于这些情况,有一些技术设计允许中央银行不知道用户的身份,甚至不能访问零售交易数据。

卡斯滕斯指出,CBDC中关于身份识别的讨论需要在数字身份证的背景下进行考虑。例如,CBDC在金融普惠的应用上可以减少信息不对称,CBDC可以成为金融服务的切入点,但CBDC需要与身份证挂钩,认证有助于支持长期金融普惠。这就需要对数据与公民隐私权之间进行权衡。随着各国央行报告更有可能在中期内发行CBDC,与身份方案捆绑在一起的CBDC(“主要是基于账户的CBDC”)当前较为常见。

卡斯滕斯认为,没有身份验证的CBDC(纯粹基于令牌的CBDC)将无法运行。首先,这样的数字货币将引发洗钱、资助恐怖主义和逃税等隐患。第二,可能会破坏加强金融普惠的努力;第三,可能导致资金在各经济体之间进行大规模、突然的转移,破坏金融稳定。

CBDC的前提是“首先,不伤害”

如果设计得当且得到广泛采用,CBDC可以成为一种补充的支付手段。除了支付之外,它还会对国家金融体系产生什么影响?发行CBDC的国际影响是什么?

卡斯滕斯指出,国际清算银行、美联储理事会和其他六家主要央行最近的一份报告为CBDC的设计制定了“希波克拉底誓言”,前提是“首先,不伤害”。这一前提有以下三层内涵:

第一,发行CBDC的前提条件之一是,不会使商业银行失去中介价值,也不会导致商业银行的资金来源波动性加剧。

第二,只要CBDC是因应交易性需求而供应的,对货币政策以及传导的影响是有限的。CBDC将补充而不是取代现金,预计CBDC的持有量不会变得非常大。这也可能意味着央行的工具包基本不会受到影响。

第三,对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威胁有限。一些人认为,数字人民币或数字欧元可能挑战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卡斯滕斯指出,很难仅凭CBDC就能扭转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平衡。美元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储备货币,它拥有稳定的价值(低通胀)、大量的安全资产供应以及美国经济和法律体系的信誉。投资者还可以轻松进入美国深度和高效兼具的资本市场,而无需担心资本管制。这些因素可能仍将是全球储备货币地位的主要驱动因素。

不过,卡斯滕斯也强调,CBDC也提供了提高跨境支付效率的机会。多个CBDC安排(Multi-CBDC)可以解决当今代理银行系统中的摩擦,例如营业时间的差异、不同的通信标准以及汇率或费用缺乏清晰度等机制的不足与漏洞。
更多资讯可关注第一黄金网微信公众号

网友评论 >

项城必赢干瞪眼

几年过去,当观众还在疑惑节目能不能找到足够多的选手时,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王毅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