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小蛮驴解决“最后三公里”难题的关键:量产能力

将本文分享至:

9月17日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发布了第一款物流机器人“小蛮驴”,专注于解决从代收点到用户楼下的“最后三公里”。未来,小蛮驴机器人将率先在菜鸟驿站大规模投用。在9月17日的线
9月17日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发布了第一款物流机器人“小蛮驴”,专注于解决从代收点到用户楼下的“最后三公里”。未来,小蛮驴机器人将率先在菜鸟驿站大规模投用。在9月17日的线上云栖大会上,阿里首款物流机器人“小蛮驴”亮相。

在9月17日的线上云栖大会上,阿里首款物流机器人“小蛮驴”亮相。

目前,阿里巴巴已注册成立小蛮驴智能科技公司,推进机器人的研发和量产落地。阿里方面介绍,小蛮驴每天最多能送500个快递,明年就有量产计划。

大厂的进驻无疑会为无人驾驶、物流机器人等相关赛道引发一系列连锁效应。一方面小蛮驴对其他无人物流车创业公司来说,无疑是带来了更多的挑战;另一方面,有了大厂的背书,更多资金会涌入行业,这也会加速行业的发展。

但实际上,阿里小蛮驴仍然有两大短板。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向记者介绍,阿里的长处在其业务和运营上的优势,能够让小蛮驴快速融入菜鸟体系,但劣势在于造车技术和业务落地。

末端物流是整个物流体系中成本最高、效率最低的环节,小蛮驴是阿里提供的解决方案。不过,小蛮驴最终是否能够真正解决“最后三公里”的问题,还要看这一模式落地运营后的成本效率比。

大厂进驻改变行业生态

低速无人车早已不是新鲜事物。目前,新石器、白犀牛、一清创新、行深智能等初创公司均有针对不同落地场景的无人车相关产品。

另外,从更广义的中国自动驾驶和机器人公司来看,最近获得融资或有融资新动向的创业公司还包括Momenta、智行者、高仙机器人、AutoX、擘朗智能等。

对赛道上的这些已经在探索商业模式的创业公司而言,阿里小蛮驴无疑是一个重磅竞争对手,瞄准了同样的市场,致力于用机器代替高昂的人力成本。

“巨头进入这个行业,说明巨头能看到其中的价值,这就从侧面去验证了赛道的价值。”云启资本董事总经理陈昱向记者评价道。

赛道的价值被大厂背书后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包括吸引更多的资金涌入这一行业。

“其实除了部分早期投资人以外,绝大多数投资人的判断能力其实是有限的,他们需要有大厂的信号,资金才敢进场。”陈昱表示,“今明两年,更多资金会涌入这个行业,可能会让早期融资困难的公司资金更加充裕一点点,整个行业会发展的更快。”

阿里无疑会成为行业生态中的重要玩家。

新石器CTO王伟宝向记者表示,“大厂的进驻,对行业生态来说,是一次升级。小蛮驴的出现,大厂的入局,会进一步完善了整个产业的上下游供需链条,对业内其他企业来说,既是机遇又是调整。一方面,会促进行业的技术发展,提升产品创新速度;另一方面,也会加速优胜劣汰的末位淘汰效应产生。”

“小蛮驴对创业公司有多大冲击,关键在于说阿里把它放到多重要的一个位置。它到底是自己做,还是最后和别的合作伙伴一起做。”陈昱分析道,“因为大厂自己的资源也不是无限的,而且它也需要有边界在这里面,所以大厂和创业公司永远是竞合的关系。”

阿里小蛮驴的两个短板

在物流配送领域,利用机器人补充人力的短缺并降低成本大有可为,但这并不是一件易事,陈昱向记者介绍,这里最难的地方是如何实现机器人的量产。

“量不上去,成本就降不下来,成本下不来,就永远无法大规模推广。”陈昱表示。

“目前行业内,不只有阿里这样的大厂具备量产能力,”王伟宝表示,“新石器率先拥有全球首座无人车智造基地,在量产方面,作为曾经的‘唯一’也期待大厂的加入,更够更加完善供应链体系,从而进一步降低无人车的制造成本。”

实际上,阿里进驻无人车赛道,并不是没有劣势。

“阿里强的地方在于,原来就有菜鸟这套物流体系在这里面,可以利用它业务和运营上的优势,快速进入领域并扩张。”陈昱表示,“但劣势在于这里面其实是要用到两个技术的,一个就是自动驾驶的技术,第二个是汽车制造的技术,这两个都不是阿里特别擅长的地方。”

另外,大厂内部的不同事业部是否能协同合作提高效率,而不是“互相打架”,也是一个需要注意的问题。

陈昱提到:“达摩院本身不是个业务部门,更是偏AI基础研究的部门,到最后它的东西是否能很好的落地,你能够投入多少预算去买车去做运营,业务部门是否会配合,这都很难说。”

“最后三公里”为何难以解决

末端物流是整个物流体系中成本最高、效率最低的环节。和此前因增收“超时费”而引发争议的丰巢快递柜类似,丰巢柜是顺丰为了“最后一公里”提出的解决方案,而物流机器人“小蛮驴”则是阿里为“最后三公里”提供的解决方案。

新石器CTO王伟宝介绍,“仓、运、配三大环节是快递的主要成本构成,仓和运,都是集约化的,摊到单个成本就很低,只有派,在单件运输成本看是最高的。快递柜的出现很好的解决了这一问题,到目前为止,快递柜依然是最高效的最后1公里解决方案。”

而事实上,“最后3公里”的问题不仅在快递,在任何服务型行业都存在。外卖行业就是一个典型。

外卖大多在3公里范围内进行配送。此前媒体报道《外卖骑手困在算法里》引发了重大的舆论热议,也让外卖小哥的工作处境收到了公众的关注。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的系统算法让外卖小哥拼命压缩送货时间,以至于很多情况下,外卖小哥不得不逆行、走人行道、闯红灯,才能勉强在配送时间的要求内完成任务。

外卖平台目前仍然没有让企业、员工和用户实现多方共赢。而阿里小蛮驴在物流配送领域希望用机器解决人力不足的方案,还只是一个初步的尝试。

陈昱以外卖小哥的处境为例,表达了自己对“最后三公里”的悲观态度。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况下,外卖小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而如果换成无人驾驶机器人,它们又不可能不遵守交通规则。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对小蛮驴能否解决最后三公里配送的问题相对有点悲观,因为目前从成本上还是效率上,实际上都还达不到大家的期望。”陈昱这样表示,“它可能做一个小的极端状况下的运输,比如把一个楼的快递或说外卖的需求收集起来统一配送,可以稍微从效率上面做一些弥补。但大规模推广的话,成本效率要做到比其他方案更优还是比较难。”

 

网友评论 >

吮吸乳头

答:《意见》专门提出要研究政策,优化青年教师在乡村建功立业的制度和人文环境。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