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洞悉世界银行区块链债券

将本文分享至:

一文洞悉世界银行区块链债券World Bank
密码货币纯粹主义者们通常认为,对于项目而言,私有区块链的成本相比传统数据库要更昂贵。然而,各种企业仍然在不同的环境下推出这些分布

 一文洞悉世界银行区块链债券


World Bank
World Bank

密码货币纯粹主义者们通常认为,对于项目而言,私有区块链的成本相比传统数据库要更昂贵。
然而,各种企业仍然在不同的环境下推出这些分布式账本解决方案,其中的大部分仍然处于试验阶段,但渐渐的,其资金短缺问题也越发严重。尽管,私有链并不具备公链的抗审查及无需许可性质,但它们对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而言,也是极为有用的。
在密码货币投资者在熊市中舔舐伤口时,在开发人员埋头于公链可扩展性的提升工作时,我们可以从这些私链方案在现实世界经济当中的运用中学习到很多东西。
在上个月,就发生了一个很好的例子,世界银行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合作发行了其第一例区块链债券,这一国际发展机构使用了一条私有的以太坊区块链,将一批价值1亿1000万澳元(7900万美元)的债券(为期两年)卖给了七位投资者。
这和密码货币爱好者所支持的非中介、点对点的证券销售方式是有很大不同的。联邦银行在其中扮演了商人的角色,本质上它就是承销商。而世界银行和澳洲联邦银行这两大机构,是当前仅有的在运行节点的机构,而系统总共设计的节点,一个只有四个。
据世界银行财政部资本市场、银行和支付业务主管保罗·斯奈思(Paul Snaith)表示,投资者们可以实时见证和确认他们的购买行为,这消除了系统费时的核对需求,大大提升了效率。
Snait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目前为止我们的经历已表明,或许我们能重新思考当前市场所需要的一些功能。”
私有链可降低发行成本
而要实现全面、无缝、实时的结算,像这样的操作就需要整合某种形式的数字货币。对于主要的金融机构而言,他们在这方面的工作虽然取得了进展,但距离接受一种数字法币或稳定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尽管如此,世界银行的试验已表明,基于区块链的债券可有效将结算时间从数天缩减至几秒,Snaith表示。
成本的降低是显著的。世界银行每年会发行500-600亿美元的债券。在承保成本方面的减少,以及结算及对手方风险的降低,非常有利于世界银行,这使得该机构能够有更多的资金,来履行其支持低收入国家发展的任务。
此外,这一概念的实用性不仅仅是针对世界银行,其同样也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政府。
Snaith表示:
“这可能会允许发展中国家降低其发行项目或为项目借款时的成本,这或许会很有趣,我认为,这种类型的平台有可能被那些因成本原因而搁置项目的发行人所使用。”
多边机构:不太可能的区块链实验
事实上,世界银行在去年就启动了一个区块链实验室,用于探索该技术的各种应用。鉴于世界银行在繁重的官僚机构当中的声誉,这可能是令人惊讶的。
正如我在别处所讨论的,我也认为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联合国的合作,正是每个人的机会,甚至还包括那些打算绕过这种中心化实体的自由主义密码货币开发者,他们可以了解到区块链技术对我们全球金融系统的真实影响。
某些形式的分布式账本架构,最终会成为各种筹资方式(债券、股票和商品期货)的规范,更不用说是新的“资产类别”:密码功能通证(token,其背后会有数万亿美元的潜在回报)。国际发展机构们正处在非常好的位置,它们现在正推动这一进程。
相对政府官员们需面对始终如一的政治需求,公司高管们需担心股东对公司季度收益的反应,管理这些国际发展机构的人,他们则会面对较少的冲突。他们虽然不能采取激进的步骤,比如 Snaith的团队不能在跨境支付实验中使用密码货币,但是,他们有更多的自由,去检验新的追求效率的方法。
虽然,该模型采用了一种狭义的分布式账本,以及一种“权威证明”共识机制。
来自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以及联合国的朋友经常告诉我,一旦那些完全无需许可的系统能够实现大规模的扩展,并且其通证价格波动大大降低,那么它们就拥有了长期优势。同时,在密码资产的间歇期,开发人员们被鼓励 "BUIDL"(注:HODL的一个改良词,意思是抓紧不放) ,而在这些受控环境中与这些机构合作,就可以取得很大的进展。
更多的东西值得学习
好消息是,这一新发行的世界银行债券,其生命周期还有更多值得学习的地方。虽然这一证券只有为期两年的时间,它与世界银通常发行的五年期、十年期债券不同,但它仍有四个点值得研究:3次6月期的息票支付,以及当本金偿还和最终利息支出时,这一工具的最终成熟度 。
此外,根据 Snaith及其员工预计,这些区块链债券将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投资者将参与其中,他们还计划把TD证券列为系统上运行完整节点的一个做市商。此外,他们还与澳大利亚中央银行探讨了运行一个观察者节点的可能性。
所有的这些,将为世界银行、其政府伙伴和直接金融对手,同时也为任何涉及资本市场的实体,提供了有价值的学习素材。
在这些分布式解决方案成为标准之前,显然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是,随着数以百万亿美元的资金,锁定在一个充满信任问题,其中负担着沉重中间人成本,并容易发生毁灭财富危机的全球证券市场,像这些的发展是值得欢迎的。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