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中国电影人访谈录

将本文分享至:

影响——中国电影人访谈录进入新世纪,吉林建筑工程学院毕业的大鹏,先进入互联网公司,后开始拍摄电影。在他的访谈里,“意外”出现七次,“努力”

 影响——中国电影人访谈录

进入新世纪,吉林建筑工程学院毕业的大鹏,先进入互联网公司,后开始拍摄电影。在他的访谈里,“意外”出现七次,“努力”也出现七次,他说互联网改变了他的人生。

 

李少红在《包氏父子》剧组做实习导演,为了头油、糕点等道具,谢铁骊导演发火,让李少红专门去采买。李少红特别感谢谢导的严格要求,让她懂得一部电影要靠具象的细节展示出来,终生受益。

 

宁瀛在《末代皇帝》剧组做导演助理,贝托鲁奇在安排完场面后,如果有空就把宁瀛叫到机器前,给她讲镜头为什么这么安排,后期怎么剪。让宁瀛对导演思维开窍,学到怎么用镜头描述故事和场景。

 

 

宁浩做“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因为他是从“亚洲新星导计划”开始走向观众的,“隔了十几年,我也拍了一些电影,觉得应该做这个计划,我本身热爱电影行业,所以出发点是如何做一些对电影和对电影市场有帮助、有意义的事情。”

 

1980年代初,电影会影响人们的生活,改变人们对时尚的态度。《庐山恋》中张瑜穿着的服装的款式、颜色,给当时的观众极大的震撼,一些观众看完电影,学做张瑜电影中的服装。郭凯敏说:“当时包括我们的服装设计师对国外生活不了解,实际上是用电影创造了老百姓心目中的一种开放形象,而这个形象恰好吻合大家对美好生活的一种向往。”

 

 

 

电影也开阔人们的旅游视野,徐静蕾在布拉格拍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因为这部电影,去布拉格游玩的人多了,布拉格才开通直飞中国的航班。

 

比如:改革开放后银幕第一吻是如何拍摄的。滕文骥回忆:“《生活的颤音》里的吻,还做了男女演员的工作,男演员有老婆还有一些犹豫,最后工作做通了,当时还不敢吻太长了,吻了之后门开了,但效果也强烈,当时拍了两条,一条没有吻到,一条吻着了。”

 

网友评论 >

项城必赢干瞪眼

几年过去,当观众还在疑惑节目能不能找到足够多的选手时,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王毅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