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绝症患者的生命协议

将本文分享至:

如果把新鲜的花瓣脱水、烘干、染色,那么制成的 永生花 将永不枯萎。在西安有一对绝症小夫妻,他们的爱情如同永生花一样,经历涅槃重生后,散发着世界上最浓烈的芬芳 这曾是世界
如果把新鲜的花瓣脱水、烘干、染色,那么制成的 永生花 将永不枯萎。在西安有一对绝症小夫妻,他们的爱情如同永生花一样,经历涅槃重生后,散发着世界上最浓烈的芬芳

这曾是世界上最无奈、最功利的婚姻:尿毒症患者王宵为了活下去,和白血病复发患者于建平签下结婚协议:他死后将肾捐给她,而她则负责照顾他的父亲。等肾,就是盼 丈夫 快死,这人生的悖论悲壮而惨烈。王宵能如愿等到丈夫的肾吗?命运兜兜转转,又会出现什么转机?

最无奈的婚姻:两个绝症患者的生命协议

2011年,23岁的王宵从西安工业大学毕业,成为西安华荣公司的一名白领。她准备工作两年就谈恋爱、结婚,未来的一切满是光明和希望。

2012年初,王宵突然觉得浑身没劲,吃不下东西,连走路都打晃。到西安交大附属医院一检查,发现自己竟然患上尿毒症,而且已经是晚期!顾不上忧伤,王宵随即住院接受治疗。医生说,如果不换肾,她很可能挨不过一年。王宵的父母有慢性病,不符合器官移植条件;姐姐的条件符合,但姐夫死都不同意。

王宵整天泡在患者QQ群里,苦苦寻找生机。2013年4月的一天,有人给她出了一个主意: 你可以到癌症群找一个男病友结婚。等他离开人世后,以妻子的身份接受他的肾脏移植。癌症患者只要不并发肾功能衰竭、血型吻合,肾脏一般都符合捐献条件。

在病友的推荐下,王宵加入 活着真好 西安癌症患者QQ群。随后,她在群里发布了征婚启事。在启事里,她忐忑而真诚地写道: 婚后,我会给予对方最好的照顾!为了活着,请原谅我的卑微和龌龊!

这个帖子迅速在群里引起了反响。同在死亡悬崖边上徘徊,没有人忍心责备她,很多人都是一声叹息。第三天晚上,一个网名为 喜欢向日葵 的群友,问王宵: 你是不是恶搞? 王宵当即给对方发去了自己的病情证明和身份证照片。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回复说: 我愿意和你结婚。我叫于建平,西安人,27岁,患骨髓瘤3年,B型血,2012年做过骨髓移植,复发了,已经不抱希望了。 肾移植和骨髓移植不同,只要血型一致就可以,而王宵也是B型血。

王宵喜出望外,很快和于建平交换了手机号。于建平还想继续聊,王宵半天才回了一句: 透析呢!胳膊被固定了,现在是单手兽一只! 于建平以为她在开玩笑,几秒后,王宵却发来一段自拍视频。视频里,王宵正躺在透析机一旁,输液管里流淌着红红的血。她脸色惨白,但笑容灿烂: 看到了吧?一会儿姐旧貌换新颜,日新月异呀! 于建平看了目瞪口呆,这女孩太调皮了!

2013年6月下旬,王宵暂时出院了。在熟人的帮助下,王宵确定了于建平的身份。随后,两人约在西安的兴庆宫公园见面。见面时,大热天的,两人却都戴着口罩。远远地,彼此一眼就 认 了出来,互相拥抱。王宵哈哈大笑: 这算相亲吗?怎么像特务接头?两个奇葩啊! 于建平被她逗乐了,也开起玩笑: 来!看看我,你就活得有希望了!

于建平摘下口罩,王宵才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原来,早在一年前,他就放弃了住院治疗,血象维持都是靠服药。王宵十分惊讶: 这怎么行?你这么草率,随时会出大问题! 于建平的神色暗淡: 我不在乎。我受够了,反正你等着我的肾呢! 这是两人都绕不过的沉重,王宵沉默了。

于建平只对王宵提了一个要求: 你不需要照顾我,但要在我死后替我照顾我的父亲。 这个要求令人心酸,王宵毫不犹豫地点了头。于建平比王宵大两岁,毕业于西安交大,是西安光大理财公司的业务经理。他和女友马上要结婚时,却突然查出患了白血病。很快,女友像躲瘟神一样离开了。他的母亲已去世,为了给他治病,父亲把房子都卖了。本来前途一片光明的他,人生陷入绝境。刚开始,他也曾经痛恨命运的不公。白血病复发后,他对自己绝望了,越来越担心父亲:母亲走了,房子卖了,钱也没了,自己要是再走了,父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可怎么过?这个念头重重地压在于建平的心头,正感到束手无策时,却意外看到了王宵的征婚启事。他很清楚,这份协议没有法律效力,可是对于绝望的他来说,却是没有办法的 办法 ,他只能试试。

王宵其实也抱着类似的想法。肾脏移植与骨髓移植不同,血型相融是手术的首要条件。其他指标就算配型不理想,也可以考虑手术。能够找到同血型的肾源太不容易了,所以,哪怕手术有风险,她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2013年7月16日,两人在西安市碑林区民政局办理了登记手续。中午,这对特殊的夫妻在友谊东路的一家小饭馆庆祝 结婚 ,并签订了一份特殊协议:鉴于双方的身体情况,两人不同居,不公开,财产独立。若于建平死于王宵之前,自愿捐肾给她,于建平将以遗书形式告知父亲。若捐献手术成功,王宵存活,需要照顾于建平的父亲,直到老人去世。若于建平的肾脏无法使用,王宵无须承担尽孝的责任。

最无奈的婚姻:两个绝症患者的生命协议  

最无畏的反悔:我们一起活着

虽然 结婚 的目的不纯,可真 结婚 后,两人都情不自禁地牵挂起对方来,毕竟这很可能是他们生命中唯一的一次婚姻。他们每天都要打很多电话,一聊就是很久。王宵有失眠的毛病,于建平主动说: 我讲故事最乏味了,保证让你睡着。以后我每晚都给你讲个催眠故事吧。 王宵开心地说: 行啊! 在他温和又有磁性的声音里,王宵很快进入梦乡。

2013年9月初,王宵的肌酐值突然急升,超出正常数值30多倍,紧急住院。看到自己的小腿肿得发亮,回忆起一个病友死前也是这个样子,王宵再也笑不出来了。于建平发信息,她没有心思回;他打来电话,她也不接。于建平怕她出意外,跑到西安交大附属医院肾病科,一间一间病房地找,终于找到了王宵。看到于建平,王宵吓了一跳。见王宵的父母也在病房,于建平连忙自我介绍: 叔叔、阿姨,我是王宵的病友,来看看她。 老人客气地又是让座又是倒水。

等王宵父母离开病房,于建平立刻拉下了脸: 你病了怎么不说一声? 王宵强作欢颜: 对不起,我等不到换肾的那一天了。 看见意志消沉的王宵,于建平心里很难受。同时,冒出一个念头: 如果我现在多陪陪她,她将来或许能记住我的好,能对我爸好一些 于建平决定每天都到医院陪伴王宵。

在于建平的鼓励和陪伴下,经过半个月的系统治疗,王宵的各项指标都降了下来,腿肿也消了,她又恢复了过去的调皮。有一次,于建平没在病房,她用美颜模式自拍了一张小腿照,发给于建平: 哎,那个当老公的,分享一下我的销魂小腿吧! 于建平哈哈大笑: 惊艳到晃眼!要是你没病,我会追你的! 王宵心里美滋滋的: 那就等我好起来吧! 说完这句话,于建平一下沉默了。王宵心里一沉:她想彻底好起来,要靠于建平的肾。她连忙把话题岔开了。

于建平其实是个幽默风趣的人,上大学时写了很多段子,还会演小品。只是因为病痛的折磨,他的情绪渐渐低落起来。和活泼的王宵在一起后,他的幽默天赋又被激发出来。每当王宵被病痛折磨得没了脾气,他就发给她几个原创的幽默段子,逗得她捧腹大笑。

善于煲汤的于建平,还跟朋友学会了做药膳。他根据两人各自病情的禁忌,每天做好两罐汤,带到病房一起喝。每次他一边喝,一边发出夸张的声响: 哎呀!这该叫同病汤啊!好喝,真好喝! 而王宵也非常关心他,每天都询问他的血象情况。时间长了,于建平形成了条件反射,一看见王宵,就自动报出一大串数据,然后说: 汇报完毕,请指示! 两个人互相关心,互相温暖,两颗心也越来越近。

2014年元旦晚上,于建平吃过饭,特意提上自己亲手做的花篮去看望王宵。一见面,于建平就给了她一个拥抱: 新年快乐! 王宵紧紧拥抱着他,说: 新年快乐,老公。 于建平哈哈大笑: 你应该说,新年快乐,我的肾! 王宵的眼圈瞬间红了,于建平紧紧抱住她,说: 我喜欢你!傻丫头! 在那灯火阑珊的街头,王宵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元旦过后,王宵又联系不上于建平了。1月9日上午,王宵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打车来到于建平家,是于建平姑姑开的门。于姑姑告诉她,于建平和父亲都在医院里。因为最近于建平连口服的化疗药也停了,血象一塌糊涂。父亲催他去医院,他也不肯去。一周前,于父叫来几个亲戚,把他强行送去西京医院。一瞬间,王宵的眼泪顿时喷涌而出:于建平这是在故意加速死亡,好成全她呀!

这个傻瓜,这个疯子! 王宵迅速赶赴西京医院。路上,她一边哭,一边痛骂于建平。然而,也正是在这次 你死我活 的抉择里,王宵想明白了一件事:她要拉住于建平的手,一起横渡茫茫沧海,他们要一起活着!一出现在于建平面前,王宵就大声嚷道: 于建平,你不吃药、不治病是想找死,是吧?

于建平怕王宵说错话,连忙示意父亲在场。王宵却把老人拉出病房,把事情的经过对他和盘托出。她郑重地对于父说: 既然我和建平已经是夫妻了,我们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返回病房,她又给于建平下了通牒: 你必须好好治疗,否则,我就和你离婚,你的肾我也不要了!

于建平对王宵强调说: 我不是单纯为你才放弃治疗的,我不想受罪了,而且也没钱。现在死还能救你,等以后肾损害了,什么都晚了! 王宵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哭着冲上去扇了于建平一个耳光: 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我们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 于建平被她镇住了,含泪一遍遍问: 你这是何苦? 王宵也泪流满面地说: 我不甘心,我还没恋爱过,你就当一回陪练,不行吗? 于建平喃喃地问: 我行吗? 你行,因为我俩在一个起跑线上,旗鼓相当,都是落后分子! 王宵含着泪大声说。于建平笑了,但随即又哭了起来。这一次,他分明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网友评论 >

360天津新研发总部

据天津自贸在线报道,日前,由筑土国际负责建筑设计,中建三局承建的奇虎360天津创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