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配精子生错孩,这笔糊涂账谁来买单

将本文分享至:

文|苏子后 一张亲子鉴定在一个家庭掀起惊涛骇浪:妻子人工授精生下的竟然是别人的孩子!丈夫的疑心顿时袭来,妻子百口莫辩,家庭风暴步步升级,孩子的去留,也成为最残忍、最棘手的
错配精子生错孩,这笔糊涂账谁来买单  

文|苏子后

一张亲子鉴定在一个家庭掀起惊涛骇浪:妻子人工授精生下的竟然是别人的孩子!丈夫的疑心顿时袭来,妻子百口莫辩,家庭风暴步步升级,孩子的去留,也成为最残忍、最棘手的问题

辗转求医,人工授精喜得子

2005年3月,石家庄市妇幼保健院,随着 哇哇 的啼哭,一名男婴降临人世。在妇产手术室外等待两个多钟头的王晖,立即箭步冲进去抱起儿子。看着小家伙粉嘟嘟的脸蛋儿和扑腾着的小腿儿,他心花怒放,连连温柔地亲吻着。

妻子陈莉躺在手术台上,看着丈夫的亲子之举和溢于言表的高兴之情,疲惫的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为了这个孩子,两人花了多少心血呀!

2000年8月,23岁的陈莉大学毕业后回到石家庄市,在一家私营企业暂时安顿下来。与她相恋四年的大学男友王晖,随后也在石家庄另一家公司当起普通职员。

当年底,两个有情人举行简朴的婚礼后,在桥东区槐中路租两间民房住下来。他们每月工资加起来刚达到2000元,除去不菲的房租、水电费、生活费,剩下的钱还要分别寄回家还上学时欠下的借款。因此,他们生活非常节俭,甚至连台电视机也不敢奢望。两人约定,等经济条件改善了,再要孩子。

然而,2001年5月,陈莉出现明显的妊娠反应,她用试纸反复测试,发现自己竟然意外怀孕了!要当妈妈了,一阵自豪感油然而生,随即她又黯然神伤:没有存款,没有房子,甚至两人连工作都没有稳定下来,怎么能要这个孩子呢?在丈夫反复劝说下,她含泪躺上了人流手术台。

做完手术后,陈莉身体非常虚弱。王晖看着心里阵阵痛楚。两人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努力工作、合力挣钱,争取早日在市区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再生一个可爱的孩子,享受天伦之乐。

三年光阴如白驹过隙。陈莉和丈夫在单位埋头苦干,将大学所学在工作中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得到领导的赏识,陈莉被提拔为公司销售主管,丈夫则跃身副总经理职位。2004年3月,他们一次性付清房款,在桥东区二环外买下一套130平方米住房, 造子 计划很快被提上议事日程。仿佛是上苍故意弄人,满心期待一年后,陈莉肚子没有丝毫动静。 问题出在

哪儿? 她和丈夫心里都打上大问号。同时,开始奔走在石家庄市各大医院,均未检查出不孕原因。

2004年12月,陈莉闺中密友高晓打听到,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是三级甲等医院和国家级爱婴医院,在不孕症领域颇有研究。陈莉如遇救星,翌日和丈夫直奔这家医院。王晖通过精液化验检查,被诊断为 弱精症 ,生育能力低下。 那有没有药物可以治疗啊? 陈莉和丈夫异口同声地询问医生,大夫摇摇头说: 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最省心又最见效的方式,就是做人工授精手术,当然,成功率只有30%左右。

两人拿着检查单,木然地离开医院。不孕的阴影,就像甩不掉的魔魇,让两人备受痛苦的煎熬。这时,婆婆还隔三岔五打来电话催促: 媳妇啊,你们结婚都三四年了,也该玩够了,再说年龄也不小了,得赶紧给我生个孙子,不然,我和你公公死不瞑目!

放下电话,陈莉呆立良久,心里愈发感到不安。看到身边朋友的孩子都上了幼儿园,她和丈夫要孩子的愿望更强烈了。通过电话咨询人工授精的安全性和过程后,2005年7月初,他们来到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按照医生的方案接受人工授精手术。幸运的是,当月陈莉就成了 准妈妈 。她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和丈夫紧紧相拥,泪水哗哗长流。

2006年3月,陈莉不负众望顺利产下一名男婴。孩子长相极像陈莉,丈夫为他取名王昊,寓意他将来能前程美好、事业大成。

错配精子生错孩,这笔糊涂账谁来买单  

来历不明,亲子鉴定掀风暴

王昊一天天在成长,也一天比一天更可爱,家里处处飘散着欢声笑语。然而3个月后的一次定期检查,让这个幸福之家顷刻风雨欲来。

2006年6月,陈莉和王晖抱着儿子,来到医院例行新生儿检查。在化验报告单上,陈莉和丈夫看到,儿子的血型为A型。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的孩子不可能是A型血! 陈莉神情紧张,条件反射般大声问道。

我们化验时严格编号,从来没出现过差错。 医生解释说。陈莉拿起化验单,足足看了一分钟,喃喃自语地说: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原来,他跟丈夫均是O型血,她从书上看到过 O型血父母所生的孩子血型,一般情况下只能是O型。 经这么一说,丈夫也顿感蹊跷: 这是例外还是医院弄错了?

回家路上,陈莉和丈夫始终为此事争论不休。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又带着孩子,来到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再次验血,但血型报告结果清清楚楚地写着王昊是A型。

夫妻俩一下子蒙了。他们又咨询了医院遗传学专家,得到的答复是:像他们这种情况,可考虑为可疑非亲子关系,如果想进一步确定,可去做亲子鉴定。王晖听罢,疑惑地看了一眼妻子,陈莉的脸刷地红到脖根: 这不是等于说我偷人了吗? 她张开嘴巴,欲向丈夫解释,可丈夫却拿起报告单,转身气冲冲离去。

陈莉感觉一道无形的厚重之墙突然矗立在两人面前。她抱着孩子气喘吁吁地追上王晖,拉着他的衣服解释道: 老公,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要相信我是清白的 王晖眼睛里升腾着怒火: 我以前是很相信你,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你要我怎么相信你?非要我把你们捉奸在床,你才不再狡辩是不是?

听到丈夫无端侮辱自己清白,陈莉平添几分怒气: 我对你忠贞不二,你这样莫须有地污蔑我,真是小肚鸡肠!

晚上,两人渐渐平静下来。陈莉回忆起当时在无菌手术间里做人工授精时还有另两对夫妻,可能是医生分离精液时搞混了,拿错了别人的精子。王晖带着蔑视的眼神对她说: 这怎么可能,人家是正规医院,肯定是你有了情人,扯这个作幌子!你说自己是清白的,敢去做亲子鉴定吗? 陈莉迎上去: 去就去,我怕什么!

他们立即去河北省公安厅做亲子鉴定。在等待结果的一周内,陈莉和丈夫焦灼不安。陈莉期待鉴定结果能打消丈夫疑虑,洗刷自己的冤屈,但又怕万一孩子非老公亲生,她真是百口莫辩;王晖虽然嘴上一直逼妻子做检查,但心里很矛盾,也担心这样的结果,他不愿相信,一直深深爱着的妻子会无情地背叛他。

然而,一纸鉴定证书,还是无情地将两人的忧虑变成现实。这份亲子鉴定书上写着:陈莉与王昊生物学母亲的相对几率为99%,王晖非王昊的生物学父亲!

这好似一道晴天霹雳,在两人头顶炸响。王晖 啪 的一声将鉴定报告甩在陈莉面前: 这回看你怎么狡辩!说,奸夫是谁?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 望着丈夫气急败坏、甚至有些扭曲的面孔,陈莉不寒而栗,只觉心被一把刀子扎着,越插越深,难过的泪水顿时喷涌而出: 老公,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外遇,如果我蒙骗你,情愿遭五雷轰顶!

别再演戏了!你要是没外遇这个孩子从哪里来的? 丈夫反唇相讥,陈莉顿时哑口无言。

晚上,陈莉发现丈夫不知何时在床上加铺了一床被子。睡觉时他面壁而卧,房间里沉闷得令人窒息。半夜,孩子饿了啼哭起来,他非但不像往常一样下床冲奶粉,反而气呼呼地骂道: 野种,再哭老子一巴掌拍死你! 陈莉的心如被刀戳,这个曾经给家人带来欢乐的孩子,如今竟然成了来历不明的野种。母亲的天性让她对孩子生出怜悯之情, 就算是野种,可他是无辜的,你也不能朝他发脾气呀! 她忍不住责备丈夫,更加激怒王晖: 骂了你和奸夫的孩

子,心痛了是吧,没把你们扫地出门,算我仁慈到家了!

陈莉气得身子直颤,第二天一大早,她带着孩子回娘家散心去了。

 

网友评论 >

世界芯片科技格局发

芯片 是当今工业时代的核心产业,机器人、智能控制、数控机床、智能终端等都需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