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冷静期,拯救不了支离破碎的婚姻

将本文分享至:

爱情是如何点燃两个人的心的?答案从来不止一个。爱情是人类最高级的情感,因此,有人情愿为它生,为它死。破碎的婚姻是如何毁掉两个灵魂的?答案当然不止千万种。 无论她在不在
离婚冷静期,拯救不了支离破碎的婚姻  

爱情是如何点燃两个人的心的?答案从来不止一个。爱情是人类最高级的情感,因此,有人情愿为它生,为它死。破碎的婚姻是如何毁掉两个灵魂的?答案当然不止千万种。

无论她在不在身边都满怀激情与想念,即使刚刚分开就马上开始相思,那种强烈的亲密和依恋,只希望所爱的人幸福快乐,可以完全利他的爱情是一种高级情感,也就是520想要表达的最美情愫。

现代人在爱情方面越来越清醒,越来越不被 欺骗 ,但是没有看到情比金坚的人们,还是像从前的人一样 贪爱 。

婚姻是一座围城。它承载着经济、繁衍、爱情(性),人们总是试图追求十全十美的婚姻,试图一举多得一劳永逸,直到最后不得不接受一地鸡毛,或者弃城而去。是不是我们向婚姻要的太多了?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入世久了,做法律人久了,真是累废了我一颗玲珑心。

爱情里存在延迟满足的问题,只等那一个人,哪怕是山高水长,哪怕等到白发苍苍。如果不想与一个人在一起了,也一定要延迟满足吗?民法典草案拟引入 离婚冷静期 ,阁下您怎么看?

立法者单相思地认为 离婚冷静期 可以防止冲动离婚。本人认为这是痴人说梦。据说网友们也是一边倒地不支持。

全国人大法工委解释说:咱们这个离婚冷静期,只用于协议离婚,不适用于家暴。

特别想问立法者:冲动结婚的与冲动离婚是一个比例吗?有没有阻止冲动结婚的办法?计算过离婚冷静期给各方增加的成本吗?

婚姻自由指的是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但是不难发现目前结婚是很自由的,离婚却是难上加难的。人们之所以反对设置 离婚冷静期 ,主要是因为它已经限制离婚自由了,要不要离婚应该由男女双方自己决定,能不能让他们自由离婚也不应该由局外人去隔靴搔痒式的臆测。设置 离婚冷静期 其实是婚姻局外人的想当然,你怎么知道来协议离婚的人是冲动而来?怎么判定第一次在民政局的夫妻不是慎重考虑过的?

离婚冷静期,拯救不了支离破碎的婚姻  

一直比较质疑那些以调解多少对没有离婚为荣的法官和民政局干部,人为地限制婚姻自由还一脸骄傲是什么情况?

经手过离婚案件,管中窥豹可以感受到中国人现在离婚很不易!如果再加上 离婚冷静期 ,那就更难了!

不否认有冲动离婚的夫妻,但是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呢,如果一对夫妻离婚以后才发现离不开对方,还是另一半最好,那么谁也无法阻挡他们复合的脚步,婚姻关系存续中的冷静期和离婚以后踏踏实实的冷静期相比又有什么优势呢?

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 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必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

协议离婚是成本最低的离婚方式,只要双方合意,把该财产和子女做了合法合理的安排就可以选择协议的方式解除婚姻关系。 离婚冷静期 则是针对协议离婚,为当事人设置的时间门槛。 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30日内,任何一方不愿离婚的,可撤回离婚登记申请。 如果有一方在冷静期内反悔,协议离婚很可能就要变成诉讼离婚,那么没有个一年左右的时间,这婚基本上是离不成的。

听过身边的朋友和咨询者吐槽说: 现在离婚很麻烦,那还是别费尽心思结婚了,否则有一天想一拍两散都难 。

结婚率低,离婚率高,目前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也不能出蠢招儿,与其千方百计给人们离婚之路上设置障碍,不如想想如何给年轻人创造合适的条件,提高他们结婚的信心。

人为增加离婚难度有点关门打狗的意思,婚姻这座围城只许进不许出,那以后年轻人就更不敢进去看风景了。以立法的形式故意设置离婚时长和门槛,其实除了增加离婚成本以外不会收到预期效果。离婚冷静期初衷不坏,并不代表结果就好。

如果发现两个人在一起不合适,选择离婚及时止损对谁都不算是伤害。但是如果非按着脑袋让两个人继续凑合着过日子就不好说了。其实糟糕的婚姻比良好的单身更惨,如果让孩子夹在糟糕的婚姻里则最大的受害者是孩子,并且不会有赢家。

一个人可以相信自己的品位和眼光,但是却不敢笃定地相信对方也是这么想。一旦发现画错了,就该有权利使用橡皮。离个婚搞的人精疲力尽生无可恋,这样就好吗?别让一时选错的人再错付半生,让想放手的人能放手才是一种文明的慈悲。

爱情,丰盈了年华,镌刻了深情。所以,请不要以爱情之名亵渎爱情。婚姻是需要保护的,但是也不能以保护婚姻的名义绑架婚姻里的人。离婚冷静期,拯救不了支离破碎的婚姻。2020520,但愿在一起时能收获幸福,分开了也可各自体面。

 

离婚冷静期,拯救不了支离破碎的婚姻

网友评论 >

誓不为奴!因为这里是

5G技术是一场惠及全人类的技术革命,不过美国不这么看,美国认为5G技术是拥有强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