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那些婚外情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将本文分享至:

梦里的人已经变了,故事的画风也是黑白相映,简单到极致的思念随墨落染成了若隐若现的点点璀璨,泛着暗沉的古典黄,说不出什么波澜起伏的心绪,留下平淡无声也好,因为原本就是过客的
梦里的人已经变了,故事的画风也是黑白相映,简单到极致的思念随墨落染成了若隐若现的点点璀璨,泛着暗沉的古典黄,说不出什么波澜起伏的心绪,留下平淡无声也好,因为原本就是过客的存在,从未想过驻足,所以了无痕迹是最好的选择。

当朋友哭诉她婚外情失恋后的难过时,我只想到了这些简单的文字,我知道所有没有结果的爱情终究都是有结局的,而那个结局圆满与否终究都会成为人生当中的一个故事一段回忆,或悲伤或遗憾或淡然待之。人到中年,很多事情应该学着看淡释然放下。

 

人到中年,那些婚外情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其实回归家庭才是正道  

若说不甘心,却也没有合适的理由去报复,所以劝她良善,收回心迹,从此在他的世界里无声无息,毕竟这段感情在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上来说从来都是一段无疾而终充满畸形道德伦理的荒谬的爱情,况且一开始两个人都是因为寂寞孤独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去游戏的,所以认真的那个人动心动情就是输了,而且输的一败涂地,心有不甘从而产生报复的想法。女人的感情从来都是一个谜,让陷在旋涡里的那个女人无法自处,结束后总会病急乱投医或是漫无目的四处碰壁或是心有不甘蓄意报复,而最终做的选择就是拉着新欢的手在旧爱面前炫耀,表面上的得意洋洋完全覆盖不住内心深处的痛苦和难过。所以,当朋友说着她要去报复那个薄情的男人的时候,我劝她不要。

人到中年,那些婚外情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其实回归家庭才是正道  

 

当初朋友因为失恋的打击一气之下选择了大学时候很照顾自己的一个老乡结婚了,结婚前无微不至的各种照顾,朋友说什么就是什么,言听计从,朋友想大概此生就是这个人了,因为尽管自己不爱他但是他却对自己很好,从失恋中走出来的她没多久因着这份好就结婚了。结婚后的生活与结婚前的生活天壤之别,原来无微不至各种照顾自己的丈夫婚后像是换了一个人,不但不分担家务活,连家里的开销支出都不愿意负担,关键是随时随刻都要朋友告知在哪里,如果有公司聚餐一定会问清楚是哪些人有没有男生,如此控制之下和各种自私暴露之后,朋友很是难过,想要离婚结果怀孕了,无奈为了孩子只得忍受想着孩子出生之后丈夫应该会好点,结果变本加厉,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和婆婆的到来,婆媳关系的闹僵和丈夫向着自己母亲的做法,让朋友越来越寒心。

于是,在妈宝男的助攻、千年难解的婆媳矛盾的大力助攻之下,朋友对婚姻失望透顶,终日痛苦难耐,但是看着小小的可爱的孩子的脸将就着已经出了问题的婚姻,极力忍受着丈夫的自私和婆婆各种指桑骂槐的作风。尝试够了对婚姻的失望,急切又想寻找到对生活的热情和盼头,想要分散婚姻带来的不愉快,恋爱成为了很多女人自以为拯救这一切的光明,所以朋友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了婚外恋。

人到中年,那些婚外情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其实回归家庭才是正道  

热烈的爱情让一个女人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热情,各种打扮,各种交际生活都活络了起来,与同事之间的聚会也多了起来,那个对婚姻绝望的女人似乎活过来了,曾经对婚姻的后悔和不愉快慢慢地也淡化了,而婚姻中丈夫也因为自己母亲的到来和孩子变得对自己的妻子不怎么理睬了,似乎成为了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其实大概这些都是因为朋友自己不在乎了所以变得没有那么真实了。

然而,有话说常在水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成年人的爱情中真的没有那种非常纯粹的恋爱或是精神陪伴,即便有也真的很少,原本朋友以为婚外恋爱也就是精神上的陪伴支持,从未曾想过会发生肉体上的接触,然而未遂却也给两个人原本以为的纯爱增加了裂痕,一方的心有不甘一方的不理不睬,所有的痛苦又开始纠缠。所以,后来就有了她想报复的心思。

人到中年,那些婚外情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其实回归家庭才是正道  

所以啊,到现在我只能劝她善良,放下包袱,本来就是无疾而终的恋爱何必如此给自己找不愉快,释怀是最好的选择,家庭孩子都还在,多花点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么所有的一切都将会被时间抚平,了无痕迹是最好的选择,也不至于让自己内心再多那么多无谓的煎熬,所以,时至今日,终于,朋友放下了想要报复的心思,选择了将所有联系方式删除到一干二净,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兴趣学习,回归了家庭。

这样的结局,大概就是婚外情最为圆满良善的结局,而时至今日,所有经历过婚姻痛苦、爱情伤害的人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所有热烈的恋爱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的平淡无味成为一种熟悉到索然无味的习惯,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这种索然无味中活出自我,让这种习惯长久延续

网友评论 >

我国网络设备行业前

网络设备是互联网最底层的基础设施,是构建整个网络所需的各种数据传输、路由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