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

将本文分享至:

人们总是对这些问题感到困惑,因为婚姻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之一。如果我们套用那个著名的比喻, 婚姻是座围城 ,那不管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都要被它纠缠,为它烦恼。
人们总是对这些问题感到困惑,因为婚姻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之一。如果我们套用那个著名的比喻, 婚姻是座围城 ,那不管里面的人还是外面的人都要被它纠缠,为它烦恼。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你真的有理性地认识婚姻嘛?我们对婚姻的认识其实非常有限,很多流行的说法可以说是传统而陈腐的,而另一些说法常常又是浪漫而不切实际的。当下的中国,婚恋综艺节目持续热播,相亲、逼婚和催生,对年轻人来说,简直成了被长辈支配的恐惧;离婚率飙升、家暴事件频发、婚姻法修改这些社会议题,也已经受到了大家的特别关注和讨论。在这样的情况下,了解婚姻的前世今生,理解婚姻和爱情的复杂关系,就显得更为迫切。今天小编就分成四个部分带大家了解婚姻的前世今生:

第一部分:我们要破除传统婚姻的迷思,告诉大家传统婚姻完全不像你想得那么浪漫;

第二部分:为爱成婚、男性养家的模式如何成为社会的主流;

第三部分:一起来探究近几十年婚姻的戏剧性变化有哪些,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婚姻危机的到来?

第四部分:可能也是大家最感兴趣的:面对当下婚姻的剧烈变动,我们怎样做才能实现婚姻的幸福美满。

一、破除传统婚姻的迷思,告诉大家传统婚姻完全不像你想得那么浪漫 一提到传统婚姻,人们可能就会想到浪漫、稳固、白头偕老、至死不渝这些形容词。但实际上,在传统社会中,婚姻这件事跟爱情没什么关系。当然,这并不是说,传统婚姻中的夫妻都没有爱情。千百年来,人们总是坠入爱河,也总有爱得死去活来的夫妻。但是,总的来说,婚姻作为一种制度,是不以爱情为基础的。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在某些文化圈子和某些时代,真爱被认为是跟婚姻相矛盾的东西。柏拉图说,爱是一种奇妙的情感,使人们行为高尚。但这位希腊哲学家指的,并不是男人对女人的爱,而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爱。

在古印度,在结婚之前相爱被认为是一种颠覆性的、差不多是反社会的行为。在中世纪,法国人把爱情看作一种 精神错乱 。近代早期的欧洲有一句俗语,是这么说的: 谁为爱结婚,谁就晚上享福,白天受苦。

那既然传统婚姻与爱情无关,那人们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呢?

关于婚姻是如何发明的,有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婚姻的发明是为了让男性保护女性;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婚姻的发明是为了让男性剥削女性。其实,这两种观点都不对,婚姻的出现其实是为了满足人类生存的需求。

在原始社会,人们面对险恶的大自然,各方面的生存能力都是有限的。小群体需要通过婚姻把陌生人变成姻亲,把合作的关系拓展到直系亲属以外,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人员和资源的流通,这样他们才能更自由和安全地寻找食物和迁徙。比如,要捕获比较大型的动物,人数少了不行,但我跟亲家借些人手来就能实现了。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之后,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财富开始慢慢积累,阶层逐渐分化,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婚姻的作用也变得更加复杂和重要。有权有势的家族要通过策略性地嫁娶子女来巩固财富、整合资源或者建立政治同盟。在欧洲,从中世纪早期到18世纪,妻子在结婚时带来的嫁妆,往往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所能获得的最大一笔收入。而找一个丈夫通常是一个女人在经济前途上能做出的最重要的投资。

即使对于下层人民,婚姻也是一种经济和政治上的交易,只不过规模要小得多。平民百姓关心的问题更直接,比如 我能和一个田地跟我家挨着的人结婚吗? 我的意中人能被我所依赖的邻居和亲戚们认可吗? 这门亲事是会帮助我们家呢,还是会拖后腿呢? 另外,在那些年代,夫妻双方都有工作的情况很少见。农场或小生意不可能只靠一个人支撑,大部分人要和伴侣一起经营一份事业,所以伴侣的技能和他能带来的资源和工具就尤其重要。

从传统上来看,婚姻还还起到组织劳动分工和权力分配的作用。在家庭里,婚姻制度确认了男性高于女性的权威,也决定一个孩子有没有继承财产的权利。婚姻还是一个人成年和获得社会地位的最重要的标志,同样也是社会保障、医疗护理和失业保障的主要来源。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正因为婚姻起到这样的作用,所以传统婚事才不能完全由两个当事人来决定。亲戚、邻居、神父或者官员,常常会参与到婚事里来。即使是两个人自己安排了婚姻,那多半也是出于利益考虑,而不是因为爱。也就是说,在传统社会,婚姻作为一种制度对人类来说实在太重要了,是不能仅仅以爱情这种不理智的东西作为基础的。

那你可能要问了,我们现在一般都认为爱情应该是婚姻的基础,这个转变是怎么发生的呢?

二、为爱成婚、男性养家的模式如何成为社会的主流? 要讲清楚这个问题,就要说到从18世纪开始的 爱情革命 了。改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在历史上,要把一种观念渗透到不同的群体中也要花很长的时间。在17世纪初,就有一种独特的婚姻状态在西欧出现,它半新半旧,孕育着变革的力量。严格的离婚法律使得人们要结束一段婚姻非常困难,但同时,个人有了更多的选择的自由。人们更喜欢晚一点结婚,双方的年龄更接近一些。结婚后,夫妻往往会组建独立的家庭。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到了18世纪,市场经济的扩张和启蒙运动的出现才带来了真正革命性的改变。到18世纪末,个人选择取代包办婚姻成为了一种社会理想,人们被鼓励为爱情而结婚。几千年来,婚姻第一次被看作两个个体之间的私人关系,而不是更大的政治和经济系统里的一环。丈夫和妻子的形象也有了转变。丈夫从家庭劳动力的管理者变成要靠一己之力养家的人。妻子的角色也被重新定义,着重于她对家庭生活的情感和道德贡献,而不是经济上的收入。简单点说,丈夫是家庭的经济发动机,妻子则是感情核心。

这一爱情革命的动力首先是来自经济上的。雇佣劳动开始普及,减少了年轻人在开始新生活时对父母和雇主的依赖。男人不需要先继承父亲的土地或生意,再来结婚。女人可以更从容地赚取自己的嫁妆。年轻人也不用再在雇主家住上好几年了,他们一挣到足够的工钱就可以结婚。

其次,市场经济提供的自由,在新的政治和哲学思想上也得到了呼应。在17世纪晚期之前,家庭被认为是一个迷你王国,丈夫就是亲属们的王。只要政治上的专制主义在社会中仍然没有受到挑战,传统婚姻的等级制度就也不会改变。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17世纪中期,一些政治理论家开始挑战专制主义的观念。这些主张在18世纪的启蒙运动中赢得了更多的支持者。当时在欧洲具有影响力的思想家都拥护个人权利,坚持认为社会关系,当然也包括男女关系,应以理性和正义为基础,而不是强权。他们相信,对幸福的追求是一个正当的目标,因此提倡为了爱情而不是财富或地位而结婚。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和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培育出了新的政治理想,给父权的正当性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两个有趣的例子可以说明这种思想上的转变。

一个是在18世纪的英国,新出现的对妻子和母亲的情感歌颂,把之前对女性的谩骂排挤到了上流社会的边缘。对婚姻的浪漫化到达一个高峰,使得 大龄未婚女子 这个词的意思开始发生变化。它的原义是对纺纱女子的敬语,到17世纪开始指代任何没有结婚的女性。到18世纪,这个词语第一次有了贬义,也就有了类似我们今天中国的 剩女 的意思。

另一个例子是,对家庭暴力的反对之声逐渐壮大。到19世纪,在大部分欧洲地区,打老婆已经成了令人不齿的行为。中上阶层的作家谴责打老婆的行为,认为那是 下层阶级 的恶习,没有一个 可敬 的男人会做这种事。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爱情为本、男性养家的婚姻模式在18世纪晚期被发明出来,在之后将近200年的时间里被持续地修正和调整,到20世纪50年代达到了顶峰。在那个时代的北美和西欧,几乎每个人都认为他们应该按照自己的意愿寻找伴侣,结婚,组成一个男性养家的家庭。

1957年在美国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每5个人中就有4个人认为,想保持单身的人都是 有病 神经质 或 不道德 的。甚至有更大比例的人同意,一旦结婚,丈夫应该是赚钱养家的人,而妻子应该留在家里。

人口的膨胀和经济的繁荣,让很多人第一次有机会实现私人家庭的浪漫梦想,幸福地安居在自己的小巢里。他们从喜爱的电视节目中学习幸福夫妻的生活方式。他们着迷地阅读文章和书籍,想知道如何能更好地享受婚姻和性生活。他们甚至对广告感兴趣,因为这些广告向他们展示如何利用家用电器来使家庭生活变得更好。一句话来总结,那时的人们认为,婚姻就是实现美好生活的秘诀。

非常有意思的是,20世纪50年代的人们沉浸在这种婚姻模式的辉煌之中,怎么也想不到,到了70年代,这种婚姻模式就走向衰落了,婚姻开始失去组织性生活、安排起居和生育子女的权力。那么,几十年婚姻的戏剧性变化有哪些,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婚姻危机的到来?

三、探究近几十年婚姻的戏剧性变化有哪些,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婚姻危机的到来? 人们开始更晚结婚,离婚率飙升,婚前性行为成为常态。丈夫养家、妻子持家的劳动分工也分崩离析了。对当时的亲历者来说,或许这种转变是突如其来的。但其实,当为爱成婚成为社会共识的时候,婚姻危机的种子也被种下了。为爱成婚的理想让人们在婚姻里获得了更多选择自由和个人满足。但同时也给传统社会的组织方式带来了根本性的挑战。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如果婚姻是关于爱情和终生亲密的关系,当人们不能找到真爱时,为什么还要结婚呢?当爱和亲密逐渐消失之后,还有什么能维系婚姻呢?假如婚姻是建立在夫妻感情而不是男性权威的基础上,家庭秩序又怎么维持呢?

人们一旦种下了恋爱结婚和终生亲密关系的理想,就会开始要求离婚的权利了。人们一旦认同家庭应当满足孩子的需求,就开始发现对私生行为的法律惩戒是非人道的。一些人要求妇女享受平等权利,好让她们能够自力更生,而不必被迫进入无爱的婚姻。另一些人甚至力争同性婚姻合法化,理由是人们应该自由地追随自己的内心。

关于这些争议的危机在18世纪90年代出现,在19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20年代又分别出现了一次。然后,在20世纪50年代,似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人们开始确信,他们终于建立了个人欲望和社会稳定之间的完美平衡。但到了70年代,爱情为本、男性养家的婚姻模式就宣告瓦解了。这场早已被预言的婚姻危机,终于来临了。

可以说,近几十年的时间里,婚姻的变革超过了此前5000年的沧桑变迁,古老的婚姻 法则 已经基本上不再适用了。1980年,美国的离婚率达到了50%。虽然在那之后离婚率趋于平稳并开始缓慢下跌,但选择在离婚后再婚的人越来越少了。婚姻之外的选择更多了。

预期寿命延长,使 白头偕老 成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的挑战。制定更加严格的离婚法律,对于限制离婚几乎没有效果,实际上还可能让人一开始就对婚姻望而却步。从1960年到1998年,25岁到29岁的美国女性单身比例从10%增长到40%。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1970年到1999年,美国未婚同居的伴侣数量增加了7倍。这一趋势刚刚开始时,大多数伴侣都会在女方怀孕的情况下结婚。但是到20世纪90年代,婚姻已经不再被认为是应对怀孕或生育的必要手段了。生育革命动摇了人们曾经认为理所当然的所有关系,包括两性、婚姻、怀孕、生育和育儿。以前无法成为父母的人,现在可以用各种组合方式得偿所愿。

另一方面,一些夫妇运用新的生育技术来避免生育。丁克婚姻和同性结合,都对 孩子是一段婚姻关系的核心目的和黏合剂 的传统提出了挑战。独居人数惊人地增长。在西方社会,未婚的人,无论是独居还是和伴侣同居,都拥有和已婚人士同样的权利,这是前所未有的。

双职工的家庭持续增加,女性的工资也持续增长。女性在工作中获得经济收益,更获得尊重,而且这种尊重不仅来自社会,还来自她们的丈夫。男性养家的情况仍然大量存在,但双职工家庭已经变得理所当然。夫妻双方的地位越来越平等,依靠男性权威来维系婚姻的稳定已经不可能了。

婚姻曾经是通往成年生活和声望地位的大门,也是人们获得资源和劳动力的最佳方式。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婚姻仍然能够让两个人整合资源,但它不再是人们为未来投资的唯一途径。事实上,它是一项比过去更加冒险的投资。人们在单身时可能会追求更高的学位或者获得更好的工作。而且,婚姻有很大概率会以离婚收场,这使得人们更愿意保持选择的开放性,同时投资于自身的技能和经验。

总而言之,今天的我们正在迈入未知的领地,过去坚固的东西已经烟消云散,而新的婚姻形态并没有明确的方向。和谁结婚、为什么结婚、如何维持婚姻,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在不断变化。

四、面对当下婚姻的剧烈变动,我们怎样做才能实现婚姻的幸福美满? 可以说在当代,一刀切的婚姻咨询手册或者一招鲜的锦囊妙计已经没有价值了。让女人 装傻 来让男人上钩,曾几何时确实是个好建议,现在却不再奏效了。女人曾经被年长、多金又有权力的男性吸引,现在也不再如此。过去,双职工婚姻比男性养家的婚姻更加不稳定,这一点现在也变了。但我们还是能找到几条基本法则,似乎对现代多数婚姻都有所帮助。

婚姻可能不是爱情的坟墓,而爱情却让婚姻走向危机!  

第一,人们不用再像过去那样迫于经济和社会压力,而去结婚或维持婚姻,所以对今天的男女来说,从朋友开始做起,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建立关系,就变得特别重要了。你不再能强迫伴侣遵守一种预先规定好的角色,也不能逼迫某个人留在一段他不满意的婚姻里面。

第二,因为结婚时间的推迟,人们在结婚时已经形成了固定的兴趣和观念。两人能够在所有事情上互相契合的假设已经不成立了。当他们走到一起,没有人再有支配权时,双方都必须学会和而不同。当然,接受不同,并不意味着对一方给予的一切忍气吞声。一段关系中的接纳必须是双行道。这种接纳要想有效,就必须基于真正的友谊和尊重。当结婚不再是迫于社会的压力或者生存的需要,婚姻里持续的情感投入就必须取代外部的束缚,成为一段关系的定海神针。

第三,丈夫必须对妻子的改变要求做出积极回应。这并不是偏向女性而打击男性。几千年来,婚姻都是以强化女性的屈服地位的方式来组织的。今天,大部分让丈夫权威凌驾于妻子之上的法律和经济基础都不存在了。但我们所有人都在潜意识中沿袭了一些习惯和情感上的期待,使得女性在婚姻中的劣势地位延续下去。

 

网友评论 >

3款千元机不会让你

荣耀9X采用了6.59英寸的LCD升降式真全面屏的方案,好处在于视觉一体感会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