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和婚姻,到底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将本文分享至:

作者[奥] A 阿德勒 / 选自《自卑与超越》 黄光国 译/ 作家出版社 / 1986。 在德国的某一个地区,有一种古老的风俗,据说可以用来试验一对未婚夫妻是否适合一起过婚姻生活。在
爱情和婚姻,到底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作者[奥] A 阿德勒 / 选自《自卑与超越》

黄光国 译/ 作家出版社 / 1986。

在德国的某一个地区,有一种古老的风俗,据说可以用来试验一对未婚夫妻是否适合一起过婚姻生活。在结婚典礼之前,新郎和新娘先被带到一片广场上,那儿已经事先安置好一棵砍倒的大树。他们要用一把两端都有把手的锯子,将这棵树的躯干锯为两段。通过这个试验,我们可以看出他们两人愿意和对方合作的程度。如果他们之间无法协调合作,他们将彼此为对方掣肘,而终将一事无成。如果他们之一想要居功,什么事都要自己来,而另一个又甘心让开,那么他们的工作将会事倍功半。他们两人都必须积极进取,而且他们的积极进取还必须结合在一起。这些德国农人早就知道合作是婚姻的首要条件了。

爱情和婚姻,到底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如果有人问我爱情和婚姻是什么,我将会给他下列的定义,虽然这个定义可能是不完整的: 爱情,以及其结果的婚姻,都是对异性伴侣最亲密的奉献,它表现在心心相印、身体的吸引,以及生儿育女的共同愿望中。我们很容易看出,爱情和婚姻都是合作的一面,这种合作不仅是为了两个人的幸福,而且也是为了人类的利益。

爱情和婚姻是为人类利益而合作的这种观点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每一方面。即使是人类各种追求中最重要的肉体的吸引力,对于人类的发展也是不可或缺的。我经常说:人类由于体能上的限制,所以无法在这贫瘠的地球上永久生存下去。因此,保存人类生命的主要方法,就是通过我们的生殖能力和对肉体吸引力的不断追求来繁衍后代。

在我们这个时代,爱情问题里会有各种的困难和纷争。给了婚的夫妇面临着这些困难,父母们又关心着他们,最后整个社会都牵涉到他们的难题里。因此,如果我们要为这个问题找出一个正确的结论,我们的研究必须完全摒弃偏见。我们必须忘掉我们所学过的事物,在探讨问题时,应该尽我们所能地不要让其他的思考来干涉完全自由的讨论。

我并不是说我们能够把爱情和婚姻的问题当做是完全孤立的问题。人类是绝对无法只凭他个人的想象去解决他的问题。每一个人都受到几种固定系带的束缚,他在一个固定的架构之中发展,他必须依照这个架构做出种种决定。这些系带之所以发生,首先是因为我们居住在宇宙之中的一个特定的地方,而且必须在环境给予我们的许多限制之下发展。其次是我们生活在我们的同类之间,我们必须学习使自己适应他们。最后是人类有两种不同的性别,我们种族的未来就依赖这种两性关系。

我们不难了解,假如一个人关心着他的同伴以及人类的幸福,他做每一件事情时都会先考虑其同伴的利益,他解决爱情和婚姻问题的方式也不会损及别人的幸福。他不一定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你如果问他,他对自己的目标可能也无法说得很清楚,但是他却自然而然地在追求着人类的幸福和进步,我们可以在他的各种活动里都看到他的这种兴趣。有许多人对于人类的幸福是不太关心的。他们从来不问: 我对我的同胞能有什么贡献? 我要怎样做才能成为团体中良好的一分子? 而只问: 生活有什么用?它能给我什么好处?我要为它付出多少代价?其他的人有没有为我着想?别人是不是欣赏我? 如果一个人应付生活问题时总是抱着这种态度,他也会用这种方式来解决爱情和婚姻的问题。他会不断地问: 它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爱情并不是像某些心理学家所想象的是一种纯粹自然的事情。性是一种驱动力,一种本能,但是爱情和婚姻并不单单是如何满足性的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们都会发现,我们的性本能已经过发展而变得优雅和高尚。我们已经压抑掉了我们的某些欲望和倾向。从我们同伴的行为中,我们学会了要怎样做才不会惹怒对方。我们也学会了怎样穿着,怎样修饰自己。即使是饥饿,也不只是寻求自然的满足,我们有高雅的口味。饮食时,我们还要顾及种种礼仪。我们的驱力已经全部适应于我们共同的文化,它们都表现出我们已经学会的为人类福利和为我们的社会生活所做的各种努力。

如果我们把这种了解应用到爱情和婚姻问题上,我们会发现它不可避免地牵涉到大众的利益、对人类的兴趣等问题。这种兴趣是很基本的。在我们认清爱情和婚姻的问题只有考虑人类整体的利益才能获得解决之前,讨论这个问题的任何方面,例如它的补救、改变或新的婚姻制度等等,都是没什么好处的。也许我们应该改进它,也许我们应该为这个问题找出更完美的解答,但是,即使我们能够找到更完美的答案,它之所以完美,也是因为它能更周全地考虑到以下问题:我们生活在地球表面上,我们必须和别人发生联系,人类有男女两种性别。只要我们的答案能考虑到这些情况,其中的真理便能永久屹立不倒。当我们采用这种研究方向时,我们在爱情问题中的第一个发现就是:它是要两个人协力合作的工作。对许多人而言,这是一种全新的工作。我们多多少少都曾经学过如何单独工作,也多多少少学过如何在一群人之中工作,但是,我们通常都很少有成双成对工作的经验。因此,这些新的情况会造成一种困难,可是,如果这两个人以往对他们的同伴都很感兴趣的话,要解决这种困难便容易得多,因为如此一来,他们便很容易彼此发生兴趣。

我们甚至可以说,要完全解决这种两个人的合作问题,每一个配偶都应该关心对方更甚于关心自己。这是爱情和婚姻成功的唯一基础。我们应该已经能够看出,许多关于婚姻的意见及其改革计划都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如果每一个配偶对于其伴侣的兴趣都高于对自己的兴趣,那么他们之间便会有真正的平等。如果他们都很诚心地奉献出自己,他们便不会觉得自己低声下气或受人压制。只有男女双方都有这种态度,平等才有出现的可能。他们两人都应该努力使对方的生活安适和富裕,这样,他们才会有安全感。他们会觉得自己有价值,他们觉得自己被需要。在此,我们可以看到婚姻的基本保证,以及这种关系中幸福的基本意义。这种感觉使你觉得你是有价值的,没有人能代替你,你的配偶需要你,你的行为正确,你是一个良好的伴侣和真正的朋友。在合作的工作中,是不可能让一个伴侣接受从属的地位的。两个人中如果有一个人想要统治对方,强迫对方服从,他们便无法很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在我们现在的情况下,有许多男人(其实有很多女人也是如此)相信:男人应该扮演领袖的角色,他们要独裁专制,成为一家之主。这是我们为什么有这么多不愉快婚姻的原因。没有人能够心平气和地忍受卑下的地位。伴侣们必须是平等的,人们只有在平等的时候才能找出克服共同困难的方法。比方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才能对生儿育女的问题达成协议。他们知道,当他们决定不生育时,他们已经做了能影响人类未来的事情。他们也会对孩子的教育问题达成协议,当他们遇到问题时,他们会尽快设法解决,因为他们知道,受不愉快婚姻影响的儿童,在精神上会饱受痛苦,而且不会有良好的发展。

在我们现代的文化里,人们经常都没有做好合作的准备。我们的教育都太注重个人的成功,都太强调要考虑我们能够从生活中获得什么,而不是我们能付出什么。我们很容易理解,当两个人以婚姻的亲密关系生活在一起时,在合作方面和对人关心方面的任何失败都会导致不幸的后果。有许多人都是第一次经验到这种密切的关系。他们非常不习惯于考虑另一个人的利益、目标、欲望、野心和希望。他们还没有准备好要解决共同生活的问题。我们不必对我们举目所及的许多错误感到惊讶,我们应该面对这些事实,并学习如何在将来避免错误。如果未经训练,成人生活的危机是很难得到有效解决的,因为我们一直都是遵照着我们的生活样式做出种种反应。婚姻的准备并非一蹴而就。在一个孩子典型的行为里,在他的态度、思想和动作里,我们都可以看出他是在如何训练自己,以准备应付成人的情境。他对爱情态度的主要轮廓在五六岁时便已经定型了。

我们在儿童发展的早期就能够看出,他已经在形成他对爱情和婚姻的展望。我们切不可以为他是在表现出像成人一样的性兴奋,他只是在对平常社会生活的一面下定决心而已,他觉得他自己是这种社会生活的一部分。爱情和生活都是他环境中的因素,它们自然而然地侵入他对自己未来的概念之中。他对它们必须有某种程度的理解,对这些问题也必须抱有某种立场。当儿童很早便显现出他们对异性的兴趣,并选择他们所喜欢的对象时,我们绝不可以认为这是一种错误、胡闹或性早熟。我们不应该嘲弄它,或拿它当笑话。我们应该把它当做是他们迈向爱情和婚姻准备的一个步骤。我们不仅不应取笑他们,还应该同意孩子的看法,认为爱情是一种奇妙的事情,是他们应该准备从事的工作,是全体人类都必须参加的工作。如此,我们才能在孩子心中建立起一个理想,让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能够以教养良好、肯热诚奉献的姿态和对方交往。将来,我们会发现孩子们都会成为一夫一妻制最忠诚的拥护者,尽管他们父母的婚姻并不十分和谐,他们也不会深受其害。

我从来不鼓励父母们太早对孩子们解释肉体上的性关系,或是对他们说太多他们还无法接受的性知识。孩子们对婚姻问题的看法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教导方法错误,他们会把它看做是一种危险,或是非他力所能及的事情。依据我的经验,在早年生活中,如五六岁时,便知道成人性关系的孩子,以及有早熟经验的孩子,在以后的生活里,都比较容易受到爱情的伤害。对他们而言,身体的吸引力还代表了危险的信号。如果孩子在较为成熟之后才有初次的经验和知识,他就不会这么害怕,他在处理男女关系时犯错误的机会也少得多。帮助孩子的秘诀是不要对他撒谎,不要逃避他的问题,要了解他问题的背后是什么,并只向他解释他希望知道的事情以及我们确知他能够了解的事情。道听途说、凭空捏造的性知识害处最大。恋爱问题和其他两个问题一样,最好是让孩子自己独立解决,孩子应当凭他自己的力量去学习他想知道的事物。如果他和他的父母能够彼此信赖,他便不会遭受困扰。他会向父母问他需要知道的东西。我们还有一种迷信,认为孩子会听其友伴的蛊惑而误入歧途。我还没有看到过在其他方面都很健全的孩子会因此而受害的。孩子们并不会听信同学告诉他们的每一件事情,他们大部分都是很有鉴别力的。如果他们不敢确定他们所听到的事是否真实,他们会问他们的父母或哥哥、姐姐。当然,我也必须承认,我经常发现孩子对这些事情都比他们的长辈敏感,而且不愿启齿发问。

爱情和婚姻,到底能带给我什么好处? 即使是成人生活中的肉体吸引力,也是在儿童时代便已经训练出来的。孩子们所获得的关于爱怜和吸引的印象,和当时环境中异性给他的印象等等 都是肉体吸引力的开始。当男孩子从他的母亲、姐妹或四周的女孩子那里获得了这些印象后,在以后生活中能使他感到有肉体吸引力的类型,都会被她们和他早年环境这些人的相似性所影响。有时候,他也会受艺术作品的影响。每个人都会受到他个人审美观念的驱使。因此,广义地说,个人在往后的生活里便不再有选择的自由,他只能依照他以往受过的训练来选择。这种对美的追求,并不是毫无意义的追求。我们的审美情绪一直都是以健康的感觉和人类的进步为基础的。我们所有的功能,我们所有的能力,都是遵循这个方向而形成的。我们无法逃避它。被我们认为美丽的东西,都是看起来似乎能永垂不朽的东西,以及对人类的利益和人类的未来有用的东西;它也是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朝此发展的方向。这就是不断驱策着我们前进的美感。

有时候,如果男孩子和母亲相处得不好,女孩子和父亲相处不和(当婚姻中的合作不是很和谐时,经常会发生这种情况),他们会寻求和父母正好相反的类型。譬如,如果一个男孩子的母亲事事对他吹毛求疵,如果他很软弱,又怕受人压制,他便很可能觉得只有看起来不盛气凌人的女性才有性的吸引力。他很容易因此而造成错误:他找对象时,可能只找愿意顺从他的女性,然而,这种不平等的婚姻是不可能美满的。有时候,如果他想证明自己强壮有力,他会找一个看起来也很强壮的伴侣,这也许是因为他喜欢强壮,也许是因为他觉得她比较有挑战性,能够证明他自己的强壮。如果他和母亲的不和非常深刻,他对爱情和婚姻的准备可能受到阻碍,甚至异性对他的肉体吸引力也会降低。这种障碍发展的程度各有不同,最厉害的一种是他完全排斥异性,而变成性欲倒错。

网友评论 >

提升终端安全能力

近年来,物联网创新应用层出不穷,智慧终端的应用场景不断拓展。5G商用的加速推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