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婚姻骗局:带不回的巴基斯坦新娘

将本文分享至:

他抓起枪口,抬高顶到自己额头,朝面前穿着白色长袍的巴基斯坦保安大喊: 有种弄死我啊。 4个小时后,老板就会回来,在偶尔能听到枪声的异国他乡,他不知道 跳墙逃离 会有什么样的后
他抓起枪口,抬高顶到自己额头,朝面前穿着白色长袍的巴基斯坦保安大喊: 有种弄死我啊。

4个小时后,老板就会回来,在偶尔能听到枪声的异国他乡,他不知道 跳墙逃离 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在一次次的相亲骗局和债务窟窿越来越大之后,绝望和愤怒的王振杰,只想尽快逃离这所当地持枪保安看守的院落。

这是王振杰来巴基斯坦的第171天。2019年3月7日,他从河南民权老家出发,乘火车抵京,而后在首都国际机场乘坐PK853次航班飞往巴基斯坦。在老家婚介所 包领回巴基斯坦新娘 的承诺下,缴纳了16万元费用的王振杰信心满满。

但希望在一天天的等待中消失殆尽。与王振杰一样踏上这趟旅程的14名青年,无一人领回新娘,反而让本就不宽裕的家庭,背负上了一笔笔借款。

在巴基斯坦,我们就像是一部提款机,在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中,送出了家中借来的钱。 王振杰称,这场跨国婚姻骗局,把本就站在悬崖边上的他们,推到了崖底, 以后更难娶到媳妇了 。

河南民权14名青年通过中介赴巴基斯坦娶妻被骗,民权警方立案调查。新京报X调查出品

身陷 跨国婚姻 骗局

河南民权县城西南22公里外,白云寺镇平庄村一栋贴着蓝色瓷砖的小洋楼,是王振杰的家。因为缺钱,房子盖盖停停,用了两年时间。

11月5日午后,王振杰从哥哥家拎出一大把裹在塑料包装盒里的钥匙,穿过生满铁锈的栅栏式铁门,踏过长满荒草的院子,扭开了堂屋酒红色的大门。

挑高4米的屋内,布艺沙发、玻璃茶几、欧式风格的条柜和一张席梦思大床,规规矩矩地摆在客厅和卧室内。

这些本为迎娶巴基斯坦新娘买来的家具,已蒙上了厚厚一层尘土。

都一样的,家家都添置了家具。 16公里外的龙塘镇乔口村马占胜家,甚至还把院内男女混用的旱厕,改建成为了两进式。

去往巴基斯坦前,当地王桥镇金世缘婚介所的负责人张景梅告诉他们,四五十天,就能把媳妇领回来,让他们赶快添置家具,做好迎娶外国新娘的准备。

王振杰为此还找来亲戚,把原本露着水泥的毛坯房粉刷了一遍,又购置了一台50英寸的液晶屏电视机。那时候的他,感觉这一切都值得。建成后闲置了一年的房子将迎来它的女主人,年迈的父亲也将放下身上最后一副重担。

跨国婚姻骗局:带不回的巴基斯坦新娘  

11月5日,王振杰回到家中,离家前打扫干净的院子已长满了荒草。这栋新建的小楼,是他准备用来结婚的,全新的家具都是为了迎娶巴基斯坦新娘而购置。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常年在外打工的王振杰,甚至做好了以后打算。等媳妇娶回来,他就在县城找份工作,白天出去挣钱,晚上回家陪媳妇,从小学一年级的课本开始,教媳妇学汉语, 等3年以后,她适应了中国的生活,我们就可以一起到外面挣钱了 。

但如今,这一切都成了奢望。家具、家电在他眼里成了债务, 包娶巴基斯坦新娘 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2019年3月8日,包括王振杰在内的7人,由张景梅的父亲张继江带队,从北京飞往巴基斯坦的首都伊斯兰堡。出发之前,他们已向张景梅缴纳了2万元的费用。按照双方的合同约定,在巴基斯坦结婚后,缴纳剩下的14万元费用。

先后两批,共有14人通过金世缘婚介所到了巴基斯坦娶亲,除了2人提前离开外,剩下的12人,都在巴基斯坦跟当地女孩办了结婚仪式,但最终都未能把媳妇领回来。

多位赴巴娶妻的当事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的 巴基斯坦媳妇 ,在婚后两三天内,分别以 参加亲戚的婚礼、葬礼,回家过复活节、开斋节,办理身份证 等理由,相继离开, 一走至少是一个月,甚至两个月 。

隔段时间回来,就是要shopping、要money,然后再次离开。 王振杰称,在巴基斯坦,他给女孩买衣服、化妆品、手机、戒指,以及给女孩家人的钱,加上中介费,花了约20万元, 可最后呢,媳妇没了,背了一身的债 。

中介根本就是在骗,我们见的巴基斯坦女孩也不可能来中国。 28岁的马占胜还存有与 媳妇 的聊天截图,在他离开巴基斯坦前,他的 媳妇 明确地告诉他, 阿卜杜拉(马在巴基斯坦的名字),我结过婚有孩子了,不能跟你去中国的。

跨国婚姻骗局:带不回的巴基斯坦新娘  

马占胜的巴基斯坦 媳妇 告诉他,自己已有孩子,不能来中国。受访者供图

赴巴娶亲的单身青年们交流发现,他们的 媳妇 ,多数是生过孩子的,肚子上有妊娠纹,有的还有疑似剖腹产手术留下的刀口。而这些,在结婚之前,中介从未跟他们说过。

掏空家底赴巴相亲

王振杰准备娶巴基斯坦媳妇的14万,是王家几个至亲一万、两万一笔笔凑起来的,摆在桌子上,厚厚一摞

在巴基斯坦177天,王振杰跟他的新娘,相处一共只有15天。31岁的潘振显,一共只见过媳妇2次,在一起4天。马占胜跟媳妇待的时间,算是长的,40天左右, 但很少交流,媳妇白天玩手机,晚上睡觉时,也不让碰 。

这场短暂的 异国婚姻 犹如泡影,却让他们结结实实地背上了一大笔债。

王振杰家借来的14万元,是王家几个至亲一万、两万一笔笔凑起来的。去往巴基斯坦前,父亲已借好了钱。 那钱摆在客厅的桌子上,是这么厚的一摞。 王振杰把手比在高出餐桌15厘米处, 当时看着这么多钱,心里真不是滋味,不想难为父亲了 。

26岁的王振杰,1.62m,娃娃脸,说话老成办事干练。在老家,他只相了3个女孩,最后见的一个带着孩子的离异女子,最终也没同意跟王振杰交往。

家里穷,那时候房子也没盖起来,破破烂烂的。 王振杰8岁时,父母离异,初中毕业后,因家庭贫困,学习不错的他也不得已辍学打工。家里那栋属于自己的小楼,是他连续三年,攒钱一点点建起来的, 像我这种条件,在家不好娶 。

马占胜的婚事,是父母心里的一个老大难问题。28岁的他,在老家已见了不少于200个女孩。 每年过年,至少得见几十个。 哥哥马占康(化名)称。

马占胜,在家排行老五,三个哥哥已经成亲, 土里刨食 的父母几乎已无积蓄。为了让小儿子尽快结婚,马占胜的父母找遍了亲戚、邻居,凑出了17万元。

在家结婚,花得更多,小见面、大见面得七八万,大彩礼还需要20多万。要不然也不会走国外这条路。 马占胜的母亲称。

捡到那张 金世缘婚介所 的宣传页时,王振杰觉得结婚的事儿,有了希望。大红底色的宣传页上印着的白色的字体格外显眼 包成功巴基斯坦娶媳妇 。

网友评论 >

大陆供应链冲击台湾

手机 ODM 大厂华勤有着英特尔战略投资与制造成本优势,近期又再度掀起抢单大战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