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姻中考验人性的,都是傻女人

将本文分享至:

许子东教授,潜心研究张爱玲近30年,他对《留情》评价很高: 看懂了《留情》,也就看懂了婚姻。 或许在人间锦丽繁华中,看透了迟暮时的炎凉世态。经过绚烂甜蜜的情爱后,还能在遍地鸡
张爱玲《留情》:在婚姻中考验人性的,都是傻女人 许子东教授,潜心研究张爱玲近30年,他对《留情》评价很高:

看懂了《留情》,也就看懂了婚姻。

或许在人间锦丽繁华中,看透了迟暮时的炎凉世态。经过绚烂甜蜜的情爱后,还能在遍地鸡毛的婚姻中起舞,那时再拾起来《留情》,才觉得看出一点意思来。

张爱玲的作品总是能带来不同的心境,十年前,读的是风花雪月的浪漫。十年后,才明白红尘之苦才是人生。

她冷眼旁观的刻薄文字,反而能让人于热闹繁华中抽离出来,生出些许对于爱情和婚姻的警醒。

张爱玲《留情》:在婚姻中考验人性的,都是傻女人 女人的坏情绪,是婚姻的毒药

以前总觉得那时候的大太太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不管是姨太太还是下人都要看她的脸色。

然而《留情》中关于大太太的描写却并不多,只有寥寥几句话,甚至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

即便如此,这个大太太身上还是折射着无数中国女人的缩影。

米先生是留学的时候遇见的大太太,那个时候的中国女留学生是非常难得的。

遇见了,很快就发生了感情,便结婚了。

张爱玲《留情》:在婚姻中考验人性的,都是傻女人 然而大太太不太懂得经营家庭,脾气一直是神经质的,后来有了孩子之后更是暴躁,不仅跟老公吵,自己的儿女一个个都同她吵翻了。幸而后来儿女们都到内地读书去了,才少了些冲突。

米先生只觉得日子过得仓促糊涂,就连过去要好的时候,也只记得一次次的吵架,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快乐回忆。

所以后来的那些年,两人经常对打对骂,米先生更是很少同她一起了。

在自己家里得不到一点温暖,便要到别处寻找安慰。

因此米先生特别地喜欢同新派的女太太们周旋,说说笑笑也是好的,姨太太郭凤也是这个时期认识的。

可怜大太太不过五十多岁的年纪,就病入膏肓了。

亦舒在《喜宝》中这样说: 我要很多很多爱,如果没有,那就要很多很多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那个时代就能留学的女子,必然是富家的千金,又是因为感情才结婚的,自然也没有旧式婚姻的束缚,米先生也不是多奇葩的渣男,至少也是有温情的。

然而大太太从开始时有钱、也有爱,竟沦落到连最后的健康都是奢求了!

一手的好牌,被自己打得稀巴烂!

究其原因,跟自己的负面情绪脱不了干系。

她的坏情绪,把自己的爱情、老公、子女、健康统统都从自己身边赶跑了。

进入婚姻的我们四面楚歌,孩子问题频出,工作压力山大,家庭需要平衡,我们时时刻刻处于紧绷状态,情绪一不小心就崩了。

不知不觉中我们变成了一个整日皱眉的怨妇,变成了那个自己曾经讨厌的人。

你的日子是热气腾腾还是怨气满满,其实决定权都在自己手中。

女人是一个家庭的润滑剂,她的情绪决定着家的温度。

一个女人的好情绪,是家庭最好的风水。

张爱玲《留情》:在婚姻中考验人性的,都是傻女人 经济独立,是女人最大的底气

姨太太郭凤的出身极有根底,是上海数一数二有历史的大商家,十六岁出嫁,二十三岁死了丈夫,守了十多年的寡。

36岁那一年郭凤嫁给了59岁的米先生,23岁的年龄差里,终究是算计大于爱情。

从婆家到米先生这里,郭凤经历过无数的波折和眼色,那些日子里藏着太多无法与人言说的悲欢离合。

如今她虽过着优渥的日子,米先生想去看一看病重的大太太时,郭凤还是不情愿的,说到底是心里没有安全感。

她与米先生同坐一辆三轮车的时候,虽然米先生穿着西装,然而半秃的后脑勺与肥大的颈项连成一片,终究不是多漂亮体面。

郭凤竟然怀念起那个花花公子的丈夫,纵使千般不是,死的时候才二十五岁,那一张脸眉清目秀的,至少皮相是漂亮的,在人前不使她羞于承认那是她的丈夫。

张爱玲《留情》:在婚姻中考验人性的,都是傻女人 郭凤的嫌弃,我们不难理解。

她是温柔的,头发垫得高高的,旗袍也穿得大方,披上大衣,即便已到中年,依然是个上等的美人。

她选择米先生不过是为了生活,这种物质生活优渥的婚姻至少是外人羡慕的。

茨威格说: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以青春换来的经济保障,终究要用一些代价来交换。

如同火盆里枯木而成的炭,烧红之后恰似枯木逢春,身子里透过红隐隐的火,像是活了过来,很快又变成了灰。

郭凤为什么要闹别扭,不过是因为经济的依附。

那是别人给你的,是可以随时收回的。

如果经济情况允许,谁愿意委屈自己牺牲爱情?

当活下去都已经竭尽全力时,有多少选择是因为别无选择!

曾经看过一个全职妈妈深夜的心酸倾诉:

网友评论 >

工业物联网的应用领

从一定程度上,物联网可以说是个 旧瓶装新酒 的概念,提出物联网 IoT(Internet of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