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将本文分享至:

与喜宝得到了勖存姿的宠爱和物质,得以填补内心的空洞相比,被称为张爱玲笔下最完整的女性角色 《金锁记》中的曹七巧,无疑是可恶、可怜、可悲、可叹的。 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
与喜宝得到了勖存姿的宠爱和物质,得以填补内心的空洞相比,被称为张爱玲笔下最完整的女性角色 《金锁记》中的曹七巧,无疑是可恶、可怜、可悲、可叹的。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曹七巧,本是麻油店老板的女儿。

少女时代的七巧略有几分姿色,性情又爽直泼辣,肉店里的伙计、裁缝的儿子都喜欢跟她调调情,她也不以为怵。

本来,她完全可以同周围其他女孩儿一样,嫁一个普通人家,男人或许也会有几分真心,过上不算富庶但也衣食无忧的小日子,一辈子也就这么平平淡淡过去了。

然而,她被贪图金钱和权势的兄嫂,卖给了簪缨望族姜家。

在那个年代,女孩儿嫁给地位悬殊的人家,不外乎做填房或者做小。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然而姜家二少爷很特殊,他身患 骨痨 ,常年躺在 暗昏昏的紫楠大床上 。

这是具 没有生命的肉体 ,他身上的肉是 软的,重的,就像人的脚有时发了麻,摸上去那感觉。

嫁给姜家,风光的是娘家,痛苦的是自家。

这场错误的婚姻,是曹七巧一生痛苦的开始。

曹七巧除了要常年面对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外,还要经受豪门妯娌的歧视和排挤,还要熬过情和性常年匮乏导致的如蚁噬骨的心灵痛楚。

对于一个年轻女子来说,这样的摧残无疑是毁灭性的。

渐渐地,少女时代的光彩消失殆尽,她成了这个家里最不遭人待见的异类,受尽了折辱。

曹七巧愈加放肆,她抽起了鸦片,讲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话,这下子,连下人都开始鄙视她了。

周围的一切,像个大玻璃罩子,把她罩在里面,她出不了气,更加逃不掉,生生地要把人逼成个疯子。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有一天,哥嫂顺道来看望曹七巧。彼时,她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见到哥哥,曹七巧各种抱怨情绪尽情发泄。

煞不住那呜咽的声音,一声响似一声,憋了一上午的满腔幽恨,借着这因由尽情发泄了出来。

她当然是该恨自己哥哥的,当初就是他贪钱,才把她嫁到这见不得人的去处。

她觉得他亏欠了她,应该一辈子唯她马首是瞻。

她哥哥说的这话也忒气人:

我就用你两个钱,也是该的。当初我若贪图财礼,问姜家多要几百两银子,把你卖给他们做姨奶奶,也就卖了。

可见,她从小生活在一个轻贱女孩的家庭中,对于婚姻,她没有自主选择权,她不过是一件可以换取钱财的物品,被家人随意摆弄。

到头来,似乎还得感谢她哥哥手下留情。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这曹七巧是被娘家吃定了的。

跟所有出生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女孩一样,她拿出厚礼接济了哥嫂。

想当年哥哥为了俩钱把她 卖 给了姜家,如今她 随意 一出手就震住了对方。

说到底,还是得有钱,有钱就可以让当初让她不堪的哥嫂,如今低三下四地讨好她。

想来,曹七巧也是扬眉吐气了一番。

她在姜家被践踏的尊严,也只能在比她更弱势的哥嫂的恭维和半真半假的体谅里找补。

曹七巧暂时通过金钱,获得了成功感和 复仇 的快感,她不知,这副黄金的枷锁,已缓缓落在她头上。

出了姜家,嫂嫂就说七巧和在娘家时像换了个人似的, 如今疯疯傻傻 , 就没一点得人心的地方 。

自此,她跟娘家也渐渐断了来往。

反正,也没有什么亲情,一切都是金钱利益关系。

攥在她手心的,还剩下什么?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心里的饥荒靠什么填补?金钱?爱情?

曹七巧是个女人,是女人就渴望拥有相爱的人,携手相伴到老。

然而她的婚姻里,找不到一丝美满甚至正常的婚姻生活的影子。

幸好还有个姜家三少爷姜季泽。唯有他还能跟她说上几句体己话,唯有他还能让她感觉自己还是个女人。

姜季泽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不过是一个喜欢流连于风月场所的纨绔子弟。

她主动接近他,各种明示暗示: 难不成我跟了个残废的人,就过上了残废的气,沾都沾不得?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心里闹饥荒的人总是这样,哪怕是饮鸩止渴,为了索取温暖,总有无穷的勇气。

然而,姜季泽再轻佻,也就只是心里动了动,捏了捏曹七巧的脚。

家里人怎么可以招惹?他心里明镜似的。

一时的兴致过去,躲也躲不掉,踢也踢不开,况且曹七巧那张大喇喇的嘴,什么事都能闹得人尽皆知

十多年里,她一人默默饱尝相思之苦。

多少回了,她为了要按捺她自己,她迸得全身的筋骨与牙根都酸楚了。

杨绛曾给钟叔河写过一封信,信中说张爱玲笔下的女人, 都是性饥渴者 。

从小到老都感受着周围人满满爱意的杨绛,大概永远不会懂:

被伤害很深的人极少体验到爱,长大后他们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因此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在无爱者眼中,爱,或许只是床笫之欢。

因为缺乏,所以饥渴,所以拼命索取。可怜又可悲。

时光荏苒,婆婆和丈夫去世了,姜家分了家,曹七巧终于得到了她忍辱负重这么多年换来的财产。

可以大团圆结局了吗?错了,恐怖故事才刚刚开始。

弗洛伊德曾说:

原欲就像一条河流,如果受到阻碍,就会溢向别的河道,导致错乱心理与性变态行为。

爱而不得,原欲这条河流开始转向,开始扭曲,曹七巧开始疯狂地守护手里的钱,对她来说,这可是安身立命之本。

这钱,是她熬尽了青春和全部心血换来的,她把钱牢牢攥在手心,张开血红的眼睛,生怕被人算计了去。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那天,姜季泽突然来找她。她的心是殷勤而欢喜的。

然而,当明知对他有几分意思的姜季泽,利用她 这几分意思 ,想要来图她的钱时,她的心一寸一寸地灰下来。

七巧虽是笑吟吟的,嘴里发干,上嘴唇黏在牙仁上,放不下来。她端起盖碗来吸了一口茶,舐了舐嘴唇,突然把脸一沉,跳起身来,将手里的扇子向季泽头上滴溜溜掷过去

她竟然打他,他当她是疯了。

他走了,她又跑到窗口看他。

她后悔了: 她要他,就得装糊涂,就得容忍他的坏。她为什么要戳穿他?人生在世,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归根究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这时候的曹七巧还是有感情的,她恨,恨他骗她的钱,也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理智清醒。

可是,如果真的跟姜季泽开始一段感情,曹七巧心里的饥荒会消失吗?

女人呢,总是会把爱情奢望成救赎,渴望男人来拯救心里的饥荒,来填补内心的黑洞。

这饥荒和黑洞,有些是内心孤独造成的,有些是因为缺乏自信,更多的,还是缺爱。

我们总是天真地认为爱情会治愈一切痛苦,但往往造成我们痛苦的,恰恰是爱情本身。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我没有很多很多爱,那就要很多很多钱

黄金枷锁牢牢地拧上了扣子,穷得只剩下钱的曹七巧更加疯魔了,她一生得不到快乐,所以别人也休想得到快乐,包括自己的一双儿女。

给儿子长白说亲的家境差一点,她就疑心人家是来贪她的钱。

终于,长白娶到了媳妇。

她却总是在晚上叫儿子给她烧烟,打听儿子和媳妇之间的闺房私密。这烟一烧就是整整一夜,儿子和媳妇自然无法安睡。

更过分的是,隔天,她又把打听来的儿媳那点私事,在麻将桌上当着亲家的面随口乱说,人家故意拿话岔开,她三绕二绕地又给绕了回来。

平日里,她还到处编排儿媳的坏话。

结果,这个可怜的儿媳很快就死了。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曹七巧又给儿子娶了姨太太,很快的,一年后,姨太太吞鸦片自尽了。

对待女儿长安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到长安上学很快乐,她心里变扭。

长安在学堂里丢了小物件,她也要去理论。长安自然不愿意她妈妈去学堂里出丑,便顺水推舟,遂了她妈妈的心愿,没有再入学。

长安13岁了,别人裹的脚都开始松了,她却心血来潮要长安裹脚,长安痛得乱叫,仆人怎么劝都没用。

长安得了痢疾,七巧不让看医生,竟劝她吸鸦片。

她疑神疑鬼,觉得哪个男人都是看上去了她家的财产,因此,她不愿意让女儿出嫁。

后来,长安在堂妹的介绍下,认识了童世舫,这对青年男女彼此也还有意。

那天,童世舫来做客,可恨七巧故意漫不经心地说: 别着急,长安抽完鸦片就下楼来。

童世舫落荒而逃。在长安心中,这段感情如同烟花,刚刚绽放,便一生萎谢了。

男人 碰都碰不得!谁不想你的钱?你娘这几个钱不是容易得来的,也不是容易守得住。轮到你们手里,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上人的当――叫你以后提防着些,你听见了没有?

曹七巧是彻底疯了,她对人世完全失去了信任。

她疯狂地以爱的名义控制着自己的孩子,获得了一种变态扭曲的 胜利 。

万贯家财,如同沉重的枷锁,扭曲了她的灵魂,从今往后,她周身浸没在无边的恐惧和无尽的痛苦之中。

曹七巧可怜又可恨的一生,也就这么完结了。

三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 完不了。

时至今日,我们依稀还可以看到无数曹七巧。

无论在原生家庭还是再生家庭,她们都从未被认真地爱过,事业和物质上也没有什么收获,满腹不甘化作了对他人的算计和对这个世界的怨气。

张爱玲《金锁记》:错误的婚姻,是一生痛苦的开始 一生之中得不到任何东西,于是她们只能控制自己的孩子,把自己的意志凌驾于孩子身上,以孝的名义捆绑了孩子一生,还自认为这是高尚的爱。

你看,世事就是这么吊诡,可怜和可恨如同孪生,难以分开。

其实,生而为人,人人自苦,大家都在情感缺陷里摸爬滚打,在滚滚红尘中勉力拼凑完整的自己。

内心的黑洞,只能靠光来照亮。

用自己的智慧,运用自省能力和自愈能力,一点一点,填满心中的黑洞。如此,我们才会成长,才能学会分享和给予。

如此,我们的伤害才能在自己这里终结,而不至于传递给下一代。

网友评论 >

倒计时2天,不限量套

此前曾有消息称,自9月1号开始,三大运营商将正式商用5G,而目前三家公司都推出各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