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是情书上的童话

将本文分享至:

1927年1月14日,整个上海还透露着丝丝寒意,从浙江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的王映霞已经不再是那个处处学生气息的灵动校花了,而是一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魅力的 杭州第一美人 ,她因事暂留
1927年1月14日,整个上海还透露着丝丝寒意,从浙江女子师范学校毕业的王映霞已经不再是那个处处学生气息的灵动校花了,而是一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魅力的 杭州第一美人 ,她因事暂留在法界尚贤坊的孙百刚家,原本只是平凡的一天,只是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让这一天莫名变得意义非凡。 正在家中聊天的人们,看到了推门而进的郁达夫,孙百刚热情相迎,招呼他坐下来,可是郁达夫却怔在了那里,因为他看到了王映霞:一件大花纹模样的鲜艳旗袍,衬托出发育丰满的均匀身材,像一朵夏天晨光熹微中盛开的荷花,正所谓 蓦地一相逢,心事烟波难定 ,郁达夫眼睛直直地看着这个19岁的女孩,一见钟情。 王映霞看着这个盯着自己的男人,微微一笑表示欢迎,经孙君介绍,得知这是大作家郁达夫,此时王映霞才知道,原来《沉沦》是他写的,如此露骨的笔法,居然出自这个清瘦的人,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两人各怀心思,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郁达夫立刻提议出去下馆子,新雅饭店上的把酒言欢,王映霞的巧笑嫣然,都深深印刻在了郁达夫的脑海中,当晚略带醉意回到家的他,在日记中写道:我的心被她搅乱了,此事当竭力进行,求得和她做一个永久的朋友。 同样回去的王映霞并不知道,这位大作家对她几近痴迷,两人的旷世奇恋自此开始了。郁达夫第二天就再次拜访孙君,借口邀请他们出去游玩,王映霞自然随同,此后的一年时间里,郁达夫对她展开了狂热的追求。 才子的笔上是能生花的,一封封炽热的情书裹着郁达夫浓得化不开的爱,接连不断地砸向了王映霞,他写: 我从没有这样的爱过人,我的爱是无条件的,是可以牺牲一切的,是如猛火电光,非烧尽社会、烧尽己身不可的。 如此迅猛的攻势其实并没有冲昏她的头脑,因为她深知,这是一个有家室的人,自己是万万不可答应的,于是处处躲避,她爱慕他的才气,却介意他的家室,内心摇摆不定,便收拾细软,匆匆离开了上海,回到了杭州老家 金刚寺巷7号。她以为此事可以就此打住,但却低估了郁达夫的深情,前脚刚走,他后脚就跟上了。 回到家中,外公王二南询问她为何突然回来,事先连封信也没寄,她一笑而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追随而来的郁达夫倾数告知,与此同时,王二南发现,这个穷追不舍的男人诗词造诣居然如此之高,两人一见如故,吟诗作对,好似一对老朋友。 家人对他的喜爱,让王映霞的心房被突破了,此时的崇拜逐渐转化为了爱意,1927年6月5日,你侬我侬了几个月的二人,在这个雨后初晴的日子里,定下了婚约,但同时,他和发妻孙荃却并未离婚,但郁达夫的人生,从此再也没了她,只剩下了可人的王映霞。 新婚燕尔的两人夫唱妇随,琴瑟和鸣,可是没过多久,王映霞发现自己的丈夫发表了一本《日记九种》,销量火热,可是内容却让她面红耳赤,原来,书中写的尽是两人恋爱时的闺中密事,从最初的约会到之后的床笫之欢,细致入微到接吻次数都清清楚楚,王映霞又羞又气得去质问郁达夫,却看到他拿着厚厚一沓稿费向她笑,生活上的富足让王映霞释然了,甚至还说:每月开支银元200,其中100元用于吃,我家比鲁迅吃的都好。 这样甜蜜的生活持续了五年,五年间,两人宛若神仙眷侣,身边所有人都艳羡不已,只是生活从来都爱开玩笑,然而这个玩笑对于这对神仙眷侣来说,开得有些过分了。 1933年4月5日,郁达夫携妻带子去往杭州定居,他希望在深爱人的家乡,给她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家,于是用自己身上所有的钱,建造了那栋被他们称为 风雨茅庐 的花园洋房,新的生活开始了,只是与此同时,新的麻烦也随之而来,神仙眷侣之间的裂痕出现了。 上流社会的交际圈从来都不排斥美人,更何况是王映霞这样的绝色,从小生长在杭州的王映霞很快就融入了这个交际圈,并且成为了明星一般的人物,众多人追随她,爱慕她,被赞美之词冲昏了头脑的她,开始觉得家中那位作家似乎有些木讷,也有些丑陋。 因为此时的郁达夫已经37岁了,长年的伏案工作让他有些微微驼背,看起来有些老气,而且此时已经结婚五年之久,情书情话早已成为了过去时,他只是整日工作,想要给自己的娇妻多挣一些银元,让自己的世外桃源更加美好。 可是王映霞此时已经和官场名流打成了一片,风雨茅庐变成了社交场所,每日宾客络绎不绝,而这些光鲜亮丽的人让她心驰神往,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这个家庭已经开始暗流涌动,似乎随时都会爆发一场海啸。 家里每日的嬉笑打闹让郁达夫一度无法专心写作,疲惫的他在1936年初选择了去福州工作,因为家里的环境嘈杂,也因为之前的版税已经无法供应家庭的开支,他心里是有些不安的,可是留在这里,家境实在无法维持。 郁达夫的离开,让王映霞如鱼得水,她可以彻夜笙箫,与达官显贵把酒言欢,十分快活,这样有些颓靡的日子持续了一年,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了,郁达夫工作在身,王映霞便带着家人辗转躲避,在丽水居住时,认识了浙江省教育厅的厅长许绍棣。 面对有着闭月羞花之美的王映霞,许绍棣心底暗生情愫,对她照顾有加,两人也时常有书信往来,正是这书信,成为了海啸爆发的导火索。 郁达夫虽远在福州,可是还是时刻关心家庭动向的,红杏出墙的流言蜚语让他十分愤怒,同居的字眼更是让他怒火中烧,质问无果的情况下便想回家一看究竟。 家里似乎和往常一样,可是郁达夫却看哪里都不对劲,翻箱倒柜看到了三封信,许绍棣的名字刺痛了他的眼睛,他近乎癫狂,自己的妻子果真是如此风流吗?他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难听的话夺口而出,王映霞虽羞却也气,摔门而出。 找不到人的郁达夫情急之下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寻人启事:王映霞女士,鉴乱世男女离合本属寻常,汝与某君之关系以及携去之细软衣饰金银款项契据等都不成问题,唯汝母及小孩想念甚殷,乞告以地址。 如此一来,亲朋友人都知晓了此事,王映霞更是下不来台,坚决要求道歉才回去,众多朋友帮忙调和,郁达夫才妥协,在报上道歉后,心中虽有芥蒂,但总归冰释前嫌,一家团聚了,1938年1月,郁达夫受郭沫若邀请,举家迁往武汉武昌,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设计委员,心中不悦的他更是一心扑在工作上,被忽视的王映霞,背着他又犯了一个在婚姻中滔天的大罪,她为人打胎了。 春夏交替时期,汪静之避难来到了武昌,与郁达夫一家成为了近邻,一来二去,王映霞与汪静之的妻子符竹因成为了朋友,平时也经常互相帮忙,那一日,符竹因在家,王映霞过来,支支吾吾地想请她帮忙。 原来,她怀孕了,可是由于时代动乱,实在不适合再生孩子,她决定打掉,可是流产又必须要丈夫签字,郁达夫不在家,她就想求汪静之假扮自己丈夫去签字,符竹因并没有揣摩,一口应承下来了。 只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汪静之随后不论出于私事还是公事去找过郁达夫多次,都没有见到人,更加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大儿子的一句无心抱怨。 郁达夫的大儿子告诉汪静之爸爸总是不在家,妈妈也经常夜不归宿,他们在家里觉得很害怕,汪静之安慰孩子的同时,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他回忆起来,不久前陪王映霞打胎时候,路上交谈之时,她不止一次提及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名字,夸赞他的花园洋房多么漂亮豪华,言谈之间都是羡慕,为何请求帮忙时一直支支吾吾,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但是戴笠的为人他还是知晓的,出于保护郁达夫,他三缄其口,并未告知于他,多年以后王映霞在回忆录中对之前的出轨事件矢口否认的时候,汪静之出于对郁达夫的同情,曝光了此事。 郁达夫爱得深,自然对许绍棣之事耿耿于怀,哪怕汪静之并未告诉他戴笠一事,他们的婚姻也已经岌岌可危,面临崩溃了。 他给蒋介石写信,状告许绍棣破坏自己的婚姻,而王映霞也因为自己地位的问题针锋相对,争吵成了这个家的常态,讥讽的言语成为了饭桌上的另一道菜。 支离破碎的家真正崩溃的原因,是因为郁达夫泄愤的一个诗歌作品,叫《毁家诗纪》,文人墨客的笔就是工具,表达爱如此,表达恨亦然,他写道: 许君究竟是我的朋友,他奸淫了我的妻子,自然比敌寇来奸淫要强得多。 字里行间的讥讽之意让王映霞彻底崩溃,曾经那支涂满了蜜糖的笔,现在居然写出了这么不堪的文章,不管自己是对是错,这个家,是保不住了。坐在椅子上一字一句看完之后,她将杂志撕得粉碎。 1940年,这份维持了十二年的婚姻结束了,伴随着句号的,是两个人的针锋相对,报纸上的一封封信让原本相爱的两个人撕破了脸皮,互相责骂互相讥讽,家丑外扬到天下皆知,才子佳人的故事,最终却以这样的局面结束。 王映霞是美丽的,她离婚后虽然已经年过30,但是这并不妨碍别人对她的倾慕,她的第二段婚姻是幸福的,嫁给钟贤道,明媒正娶,婚礼十分排场,丈夫对他也关怀备至,在这段婚姻里,她恪守妻子的本分,并未传出任何风流事件。 是郁达夫不爱她吗?似乎并不是,郁达夫为了她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是她不爱郁达夫吗?似乎也不是,所谓爱之深恨之切,离婚时的恨意让她宛如泼妇一般,真爱过才会失去理智地痛骂吧。 只是这对富春江上神仙侣却并没有像童话一样,幸福地结局,王映霞在回忆录中虽然对郁达夫有 如果没有他,也许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感兴趣 这样比较中肯的评价,但是竭尽全力抹黑郁达夫的行径,让许多人对她有些反感。 但其实,感情生活里的是是非非,有时是难以评判的,因为爱情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如果真的恨之入骨,为何屋内却始终留着郁达夫的照片呢?想来,还是爱的吧,只不过年轻时候,总是缺少生活的智慧,郁达夫的离去,让她在下一场婚姻中明白了生活的真谛。

网友评论 >

小白如何用手机拍出

因为手机多采用cmos感光元件,拍摄间的轻微抖动都会对成像效果造成影响,所以善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