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审查出路在于人文交流

将本文分享至:

并购审查出路在于人文交流 12月19日,德国内阁通过了新的《对外经济法实施条例(AWV)》修正草案,进一步强化了来自欧盟以外的投资者并购德国企业的审查。这标志着,在一些与核心安

 并购审查出路在于人文交流

 

12月19日,德国内阁通过了新的《对外经济法实施条例(AWV)》修正草案,进一步强化了来自欧盟以外的投资者并购德国企业的审查。这标志着,在一些与核心安全和公共秩序相关的敏感领域,德国政府收紧了并购审查,主要针对非欧盟企业。

根据上述草案,在国防、电信、信息技术、软件、电力、饮用水、金融、航空、铁路、航运等领域,甚至就连超过一定规模的食品生产商在遭到非欧盟企业收购的股份比例超过10%时,德国政府就可对并购案进行审查,并在必要时加以禁止。在这之前,审查的门槛为25%。

投资审查为何越来越严格

十多年前,当中国企业刚刚在海外并购市场崭露头角时,德国的政府和民众大多张开双臂欢迎给他们带来税收和就业的“金主”。然而,近年来,许多德国企业越来越担心自己的核心技术会由于并购而被外方掌握,从而失去竞争优势。德国政府也有这方面的顾虑,此外在美国的影响下,德国也逐渐把审查的重点转移到国家安全上来。

德国芯片制造商爱思强(Aixtron)收购案的一波三折反映出德国政府对外资并购态度的转折。当今年中国国家电网准备收购德国电网运营商50赫兹(50Hertz)时,德国政府曾试图阻止,但由于法律条件所限,最终只能通过行政和市场手段并用才化解了这次并购。

近两年来,西方国家对外资并购审查存在明显收紧的趋势。德国政府在2017年就曾修改过《对外经济法(AWG)》和《对外经济法实施条例》,延长了审查时间,强化了申报义务,使外资并购的调查程序更为严格;今年7月,英国也宣布收紧外国并购监管的计划,扩大了政府否决交易的范围;8月,美国颁布了《外商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限制外资对其关键技术展开收购;12月,欧盟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批准了针对外国直接投资监管建议,并计划于明年四、五月间实施。

“秩序自由主义”理念正在被侵蚀

德国政府收紧并购审查折射出保护主义的抬头,更从深层次反映了德国长期以来经济和法律的政策基础正在被逐渐侵蚀。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理论源自弗莱堡学派的“秩序自由主义要求政府遵循“秩序政策”,建立经济活动在法律上和制度上的框架,从而保护市场竞争。在建立竞争秩序的过程中,国家应尽可能避免执行干预经济过程的“过程政策”,因为这将严重扭曲市场自由,最终影响一个国家的繁荣。

反观德国政府这几年对于外资并购审查越来越严格,干预的门槛无论是25%还是10%,这些标准的制定其实并没有足够依据,完全是政策制定者“知识的僭越”。而在“核心安全”与“公共秩序”这类问题上,审查的标准更具有不确定性,这将给予德国政府很大的自由裁判空间,而且容易受到不同利益集团的影响。这多种可能性将导致政府部门披着“秩序政策”的外衣,对经济过程和执行细节更多地进行干预,从而在政治的法律化基础上实现法律的政治化操作。

有效的竞争环境和开放的市场对于经济的发展十分重要,政府干预交易行为是对企业所有者权益的侵犯,违反了市场的自由准入原则,也违背了资本自由流动的基本要求。德国企业之所以会向中国投资者抛出绣球,其理由要比政府制定的标准更加充分。客观地看,一部分被并购的德国企业面临经营困难、债务高企,中资的介入无疑拯救了这些企业,保障了就业和税收。例如,创维于2015年收购了申请破产的德国电视机制造商美兹(Metz),并成功带领这一品牌重返市场。德国曼兹集团(Manz)曾经负债累累,如果没有上海电气集团的入股,其生存也将难以为继。另一部分企业虽然没有这些危机,但中资企业并购时支付的高溢价、双方业务上的互补性以及并购带来的全球机遇都曾打动过许多德国企业家。所以,企业界对于这些并购总体持支持态度,对于德国政府为限制跨国并购而修订法案给予了批评。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