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学科如何拥抱人工智能

将本文分享至:

人文学科如何拥抱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AI)现在已经是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一般来说,我们认为人工智能主要是自然科学的事情,人文学科很难与人工智能扯上关系。不仅大众如此认为,

 人文学科如何拥抱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AI)现在已经是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一般来说,我们认为人工智能主要是自然科学的事情,人文学科很难与人工智能扯上关系。不仅大众如此认为,人文学科内部也对人工智能态度冷淡。虽然学者们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已势不可挡,但毕竟离人文学科还比较遥远,完全可以置之不论。甚至有学者认为,人工智能只是一阵风,学术研究本不该盲目跟风,过度参与只会产生浮躁的成果和新的学术泡沫。可以说,这些观念相当正常,并且一定要有这样的声音存在,才能使学术研究不会被技术过度捆绑,从而保持自身的纯粹,以及具有独立价值的思考。

 

但我们必须看到,人工智能作为必将彻底改造整个社会生活的一项技术,也必然将彻底改造学术研究的方式和内涵。人文学科虽然是离技术最远的领域,终也逃不过这一巨大浪潮。

 

所以,我们不如迎潮而上,思考人工智能与人文学科的关系,即使我们不做这件事情,我们的后辈也必须做。因为再过十年二十年,人文研究将再无退路,除了正视这一巨大变革,别无他选。

 

我们已站在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上,后退即成传统,前进则为新变

 

其实在人文学科内部,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存在着一股焦虑。一方面这是技术的自然发展所致;另一方面,我们也意识到这一变化将极大地改变研究的手段、方式和内容,甚至整个学术训练都将发生相应变化。也许二十年之后回望这一时代,就会发现,我们已经站在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上,后退即成传统,前进则为新变。

 

人工智能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次机遇,也许正是在这样一种变革面前,中国的人文研究才有可能找到一条突围之路,实现人文思想创新领先。但如何进行研究,怎样找到一条道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同学科的学者既要关心人工智能发展的大趋势,还应把这些新技术、新理念与自己的研究领域结合起来,只有一个个具体学科开辟出创新发展之路,才能真正实现人文研究的整体转向。

 

作为一名文学和美学研究者,我关心的就是 “人工智能与美学”这样一个问题。二者怎样结合?相信不同学者会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下面就是我个人的探索之路。

 

首先,必须明确人工智能的工业化道路与人文道路的区别。人工智能的工业化,指的是人工智能的现实发展及理论推进,它注重的是工业化实现手段。相对而言,目前大家更重视这一道路。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在大力加码人工智能的工业化实现。但技术不仅仅是一种工具,它还与所有社会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技术在快速发展,相关的法律、伦理、人的观念、使用技术的心态以及新的社会文化形式都必须跟上,才能保护既有社会心理和文化形式不被摧毁,新旧两种文化形式才能顺利融合。但是,目前各类媒体在谈论人工智能的时候,不能很好区分这两条道路,甚至将二者混为一谈,从而产生两大害处:一是唯技术论,轻视社会人文研究,认为它没有用;二是不注意区别,将技术科幻化,这不可避免地伤害社会人文研究。

 

人工智能的人文道路不可避免地涉及想象的层面,这是一种新型的乌托邦,但它是有理有据的推测,而不是任意的想象。但工业化道路暂时无法实现人文想象的高度,这就会带来对人文道路的复杂态度。但是人文道路不仅仅着眼于当下的工业化发展,还着眼于未来几十年。简单地说,人工智能的人文道路主要是观念性和文化性的,但人工智能的工业化道路也必然是从观念到实践,而不是反过来。所以,这样的观念性也包含在人工智能发展的自然之理。

 

只有把两种道路明确地区分开来,我们才能逐渐明晰人文道路的方向和工作半径,把握讨论的分寸。在美学上亦是如此。现在的人工智能达到人类美学的高度了吗?并没有。但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人工智能也提供了一些可供讨论的美学话题,这是我们的机遇。即按照实例进行分析,同时沿着这样的方向,对人工智能美学问题的发展做出预测。当然,既然是预测,就不可避免地与对未来的想象结合在一些,一步步推进。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