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共识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烧靖国神社

将本文分享至:

人文共识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烧靖国神社 1月3日,2018净月论坛———“文化旅游与创新+”专场论坛在长春净月潭益田喜来登酒店隆重举

 人文共识促进“一带一路”建设 烧靖国神社

 

1月3日,2018净月论坛———“文化旅游与创新+”专场论坛在长春净月潭益田喜来登酒店隆重举行,论坛以“新常态、新动能——‘创新+’助力文旅产业升级”为主题,邀请吉林省、长春市相关领导、国际知名专家学者、行业代表性企业家,为净月高新区在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过程中应承担什么样的作用建言献策,为如何将净月高新区打造成集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对外开放的主阵地、现代服务业的集聚区、改革创新的先行区、转型发展的示范区为一体的生态新城建言献策。

论坛采用主题演讲加对话的形式,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不同领域,详细解读“产业与金融+”的发展趋势、发展机遇、发展路径。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作题为《以人文共识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主旨演讲。

以下为讲实录:

 

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作主旨演讲。

尊敬的龙部长、张市长,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要跟大家说新年快乐。

很高兴在刚刚过新年的时候,能够在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有缘和大家相逢,我们共同面对世界话题,我们从此刻出发,这是一个新的起点,这也是一段面向未来的征程。

正像主持人刚才讲到的龙部长以他卓越的眼光和他博大的胸襟讨论了现在我们不容回避的一些问题,这应该是中国面向世界的态度。我们总说中国人匮乏激情,但是在面对大局势的时候,我们其实更匮乏的是理性。有的时候单纯的激情并不能够解决问题,理性其实是导致我们行动力的一个逻辑起点,所以从文化的角度来谈我们推进无论是“一带一路”的建设,还是我们国内经济发展,我想在有限的时间里跟大家分享三个角度:

第一,就是要以人文的共识促进“一带一路”的建设。

在座的各位,其实都在经济上有着很重要的话语权,包括我看到了接下来我们的主题论坛,大家都在经济领域有着不可替代的视角。但是人类的共识是什么呢?它是更为深层的默契,而在这个世界上,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发展史,最大的冲突是对同样的现象,我们往往以不同的角度给予阐释的。

其实说到世界的文明,有四大文明从未终止,经历过融合,经历过创伤,但是它生生不息,从东方文明占领三个,中华民族的文明,印度的文明和伊斯兰的文明,而在西方整个欧洲文明,也就是希腊罗马一直扩大到欧洲。在它背后从文化的角度讲,都各自有自己的信仰基础,欧洲文明的核心是基督教的信仰,阿拉伯文明的核心是伊斯兰教的信仰,印度文明的核心是佛教的信仰,这也是世界上的最稳定的三大宗教。而只有我们中华民族,我们背后的根基不是宗教信仰,而是文化信仰,也就是儒家、道家、佛家,一体多元的哲学源头,以伦理文化为根基,这是我们的文化信仰。其实在今天,我们不能回避谈信仰,过去大家一谈信仰就认为跟宗教有关,其实文化也是一种信仰,当一个新基督教的朋友,他走路绊一下,都会说OH  my  god,天啊,要他要起道神的标有,中国人说“哎呦我的妈呀”,为什么伦理是一种信仰,你看老百姓的约定俗成是最大的文化,呼爹喊妈是替代神的存在,所以中国文化的色彩带有包容性,这些包容的元素在一起,并不是一种物理组合而是一种化合反映,它不仅仅是在哲学和历史的书籍中,它是指导我们日常行动的一种生活的根基。所以说文化的共识,什么是文化呢?《周易》里面第一次提到这词叫做“关乎天文以察时变,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这两句话给我们了两个角度,第一是关乎天文,人看自然,第二是关乎人文,人要看社会,看了天时以后,要关乎天文以朝时变,要知道时节的变化,比如我们特别喜欢大东北,我今年跨年是在哈尔滨,因为我想看冰雕,雪雕,我现在又来了长春,每一次站在东北凛冽的冬天,呼吸一口透彻的空气,看过去一片皑皑的雪野你觉得这是冬天应该有的样子,四季应该有它分明的表情,这是才是蓬勃和健康的,而人观了天文就要察觉到时节的变化。第二,关乎人文,要看社会,要从我们身边的生活,看了以后,凝聚起来价值共识,去化成天下。文化文化,文而化之,它是个动态的过程,而不是一个死文明的化石,这里的化石化生,不是化石,我们不能一提中国文化就提四大发明。如果我们真有文化自信,那要看我们人类命运共同体到底贡献了什么,民心相通,我们通的是什么样的人文共识。

这个命题摆在我们在座所有人的面前,并不是文化出去要这样讲,其实做商贸的时候,做金融的时候,我们做各种专业技术交流的时候,所有的载体都是一种态度的载体,所有最大的生意的附加值都是人文的价值观。所以站在这个角度讲,关乎人文以化成天下,只有我们的文明是儒道释的,这样的一种阴阳平衡中把一切思维化为融合思维,这是中国能够贡献的。

要想让人家知道我们有好东西,要让人家信服,我们自己首先得信服,一方面我们说自己祖宗下来的东西好,但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我们要不全盘接受,认为我们的文化可以拯救世界,要不我们就全盘否定,认为我们的文化阻碍了世界化的进程,我们的这种简单的二元论违背了中国文化的观。这是一种思维判断的方法,比如我刚才说到的阴阳平衡,“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万事万物,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是曲线,不是对立,一切东西此消彼涨,都是在辩证的平衡中。也就是说在动态文而化身的支柱,看到最大的格局与局部利益之间,它的关联,这一切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

我并不认为所有的小孩子能够把《弟子规》倒背如流,他在家里就一定干家务活,他走出门一定情商很高,我不并不认为,我们把《论语》背在嘴上,人就一定可能不坑不骗,也不是打太极拳了就可以养在自己的身心中,所有的一切对我们各行各业的人提出一种要求,就是你自己真的了解和信任自己的文化吗?只有我们的文化成为生活方式,我们在与人交往的时候,他才会不自觉的流露出去。什么叫不自觉?那就是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现在常常从国家领导人愿意请世界的政要喝茶,一直到我们现在也会请很多朋友喝茶,而不是吃饭,那中国人为什么爱喝茶呢?这个茶字写出来是人在草木之间,我们尽管现在都在水泥丛林中,但是一盏清茶在手,如坐草木、如归山林,这是祖先对茶的致敬。

为什么到春天大家要喝茶芽,大家讲春吃芽,夏吃叶,秋吃果,冬吃根。春天最有生机,到了夏天,人燥火正胜的时候,要喝不发酵的绿茶,春天喝半发酵的乌龙茶,现在这样的时节,大家都喝红红的红茶,琥珀色的普洱茶,这一切都是全发酵的熟茶,因为外面白雪皑皑,人内在需要温暖的平衡。是人跟四季不对抗,但是能够调节,顺应这个关系,就已经是我们的文化了。所以我想人文的共识,会从观念一直到行为,让我们身体力行的时候,我们才是有民族价值观的国际公民。

首先,价值观一定是民族的,那是你的根,但是你这个人一定是国际化的,这才是中国的未来。所以,怎么样清楚自己的价值观,同时又有融进国际的能力,这是我想跟大家交流的第一个共识,就是以人文共识来推进“一带一路”的建设。

第二,我们要说说人文共识的起点是什么?我会说儒家的内容。第三我会说到道家的内容。

第二我要说伦理信仰,是中国人文化的根,什么是伦理信仰?刚才我说了,大家遇事就哭爹喊妈,说白了中国讲究的是家和万事兴,什么是中国的家?刚才主持人说十九大报告里面提出来,现在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群众日益美好生活的愿望跟目前不平衡不充分的现状之间的矛盾。那么我们这个矛盾今天怎么样解决?先让我们回头看一看,为什么现在矛盾那么多呢,日益美好,到底要美好到什么程度?其实固然中国的发展是不平衡不充分的,但是我们那个日益美好的愿望,现在为什么很多都变成了是一种个体主义,极端利己的、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失去整体平衡的。当然,你要求所有人都有觉悟,从大局出发,考虑全中国人的底线,这不太现实。但是,在极端的利己和考虑社会大众之间,有没有一个适度的,可执行的中间点呢,这就是以家庭为单元的考虑,我们现在看到了,为什么社会的矛盾越来越激烈,因为有很多人,儿女不再赡养老人,夫妻同床异梦,中年人和孩子有不可逾越的代沟,连一家人的感受都被破坏了,所以我们要想接续中国的传统文化、根脉,其实要回到家和万事兴这个伦理观念中。今天在论坛开始之前,我们蝉联十年以上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幸福大家都在追求,但是幸福感不是每个都市都能有的。为什么这里有幸福感呢?我自己有很多长春的朋友,长春是我喜欢的城市,夏天我到这里来,因为这里凉爽宁静,冬天凛冽而辽阔,夏天有夏天的样子,冬有冬天的样子,有朋友的样子,有中国人做朋友该有的样子,他们朴素热情,他们带着中国从乡土转型时候,这片黑土地上的厚道。

我在长春有很多朋友都是旗人,旗人是有自己的文化传统的,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记得,那个时候在北京的大院里,我姥姥每次煮第一锅饺子的时候,我和表妹特别高兴的等在锅边,就是因为盛出来一盘一盘,我们要给院子里其他住户送饺子的,我姥姥煮粽子的时候,我们要需整个胡同送粽子,无论送饺子还是送粽子,人家从不让我们这样孩子空手回来,要么抓一把瓜籽、花生、棒棒糖,有的叫婶子,有的叫大娘,热热乎乎的,所以我小时候的观念里吃独食特别可耻,如果关门来自己吃,你一定会食不甘味的,你的良心会不安,小孩没有给送东西的这种尊严和喜悦,也许这就是一种旗人家庭的一种关系吧。所以我在长春觉得很亲切,有很多人家还是这样。

我总在想,这种记忆,其实不过40多年,为什么到今天,我们的极端利己主义已经可以颠覆一个家里面的利益了呢?不要说别人家,一个人的家自己人之间又有多少冲突呢。其实说到家和万事兴,我们看看中国字给我们的密码,汉字里面全是规矩,父亲的“父”字没有繁体字,这是象形字,象征仪仗队前面最庄严那个大叉子,无论是从欧洲,还是从中国古代,出行最前面一定是一个交叉的最高仪仗,父亲是家里的规矩,是高高举着仪仗的符号,所以爷爷,爹爹,爸爸,家庭的男性长辈一定是立规矩的人。什么叫“养不教父之过”,我们要想让“一带一路”承认我们,要想让世界承认我们,我们总得找到中国人原来自己信什么吧?可以说西方的神在教堂里,中国的信仰在祠堂里,我们不能说拆了自己的祠堂,不信人家的教堂,最后我们连一个灵魂的殿堂都没有了吧。所以中国从家族社会进入了家庭社会,我们不再祭祖了,我们撤了牌位了,但是父亲的这点规矩还在不在?如果父亲就变成给孩子加班加点挣钱的那个人,父亲的失位变成今天家庭教育中最大的缺失。

一个孩子在家没有规矩的话,到社会上你指着谁给立规矩,所以中国有一种特别悲哀的现象,“寒门养富儿”,父母拼命地打工,加班,甚至卖血给孩子买名牌,让孩子坐飞机,或者给孩子出追星的路费,让孩子不能抬不起头来,这真是一个好父亲吗?我们想想“父”字怎么写的,我们的规矩还在吗?

母亲的“母”字,原来在甲骨文里要倒90度的,这个象形字就是一个跪坐的女人,有硕大的乳房,也就是能用乳汁哺育婴儿的人才是母亲,我们今天有多少母亲肯做孩子终身陪伴的滋养者。这不是母亲要含辛茹苦伺候孩子,可以说母亲是价值观“慈母断机、孺子悟途

”,孟母自己并不识多少字,可是她知道和什么人在一起好,我们今天一口流利外语,但是不等于通情达理,我们不是道德的滋养和陪伴,其实一个好母亲是整个家族的门风。

社会这么缺安全感,这么不安定,安是什么?房底下有个好女人一切都安稳,这不是女人一定要全职在家,是女人的心要在家里担当起一门的家教和门风,这就是母亲的责任,三流的妈妈做保姆,二流的妈妈做教练,一流的妈妈做榜样。我们不能要求妈妈都回家,我们自己做好才能把孩子带出独立的人格。

“兄”字,这个在独生子女政策时,我们30多年中国的孩子是没有兄弟的,现在开始有了,我们也看看兄是什么,小儿顶个大口,也就是说中国过去一家四五个孩子在祭天祭祖的时候,只有一个孩子有资格开口说话,那就是长兄。心理学有一个有趣的研究,长子成才现象,说中国的长子特别容易成才。为什么?因为中国的长子付出最多,负担最重,从小父母训练他,你要是不出席,你让弟弟妹妹学什么,你要是不好好读书,看你以后在对牌位的时候你说什么,他是那个开口说话的人,所有这些规矩我们今天还在吗?这大概就是伦理。

认识我们的文化,从根性开始,从家教门风开始,中国过去有过多么好的家书家训的传统,大家现在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规矩了,国藩教自己的孩子,他说我看一个大户人家以后是不是衰败,只看他家子弟三件事,第一是不是每天早起,第二,是不是动手干家务活,第三,是不是爱读书。早起是修身,干活是齐家,读书是正心。修身齐家正心,少一条这个家族都得亡败。我们现在舍得让孩子早起吗,有人舍得让孩子干活吗,有多少家长说,再苦不能苦孩子,我们先干,长大他自己再干,长大了你认为他能干活吗。现在读书不缺,但都是课本,大家有多少人把读书当做生活方式,而不是当学习方式。就是读书听音乐喝茶,这是生活方式,不是学习或者社交的方式,我们现在还有吗?我们现在的孩子读有用的书太多了,读无用的书太少了,所以中国人现在真的是被功利主义绑架了。就像一句谚语,“山坡上开满了鲜花,但在牛羊的眼里那只是饲料”。

但是今天是世界的鲜花少了吗?在一个互联网的时代,鲜花越来越多了,但是架不住牛羊的眼光更多,一切以能吃充饥功利一为自己的直接目标,我常常跟我的学生讲,我说我希望你们做有用的事当有趣的人,不要说你要做个有用的人,我更希望从本质上你是一个有趣的人,但是你要做有用的事,做有用的事是为一世界担当,但是当有趣的人,你才可以交到朋友,你没有热情跟朋友分享的话,你每天都有用,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我们人跟机器人拼什么劲,之所以为人,我们有判断,机器人有功用但我们有趣味,机器人可以做指令他的事,但是我们有是非,所有都应该以家庭为单元。

曾国藩说“家败离不开一个奢字,人败离不开一个逸字,讨人厌离不开一个骄字。”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堕字之败,这个人平庸才华不出众,懒惰就没出息。如果你有才华,但是你骄傲嘚瑟你也得败,所以他说戒骄傲以不轻易笑话人为第一要义,戒懒惰不晚起为第一要义。今天如果家里能教孩子从小不许笑话人,忌人有,笑人无,这是最要不得的心态,其实你笑话别人的时候,你自己是最大的笑话,我们真能在家这样教育孩子吗,社会要好,家庭文化首先要好,而我们家庭伦理的根要建立起来才能走向世界。

第三,道家的命题,就是天人合一是我们回归的那条路。如果伦理信仰是中国文化的根,那么天人合一是我们回归的路,伦理信仰讲的是社会中以家庭为单元,我们稳定的关系,而天人合一是在自然中我们能够身心蓬勃健康,返璞归真的那条大道。什么是天人合一,天不是物理的天空是物理法则,中国人一遇事说“哎呦我的妈呀,哎呦我的天啊”。就是说这个事还有天理吗,如果事往后发展,天道到底在哪,这些都是天,所以中国的天是最高法则。

我们在大东北,感受四季的时候,因为我在东北能够感觉到不含糊的天时。所以来到这里,我都会想到滑雪,但是我不能在净月湖滑雪我以前都在吉林的北大湖滑雪,以后在长春可以直接在这里滑雪了,我总觉得在这样的地方,当然在皑皑雪野上放飞自己的时候,我们能感觉到自己是磅礴的动物。我们现在越来越活得像个人物,我们忘记自己是个动物,人再怎么界定高级动物,它的本质也是动物,我们总要有身体的健康,才能有心灵的健康。

上午有个领导着急去滑雪,我觉得这样的人起码他在大的判断上,他不至于太舍本逐末。我觉得如果中国更多的领导,能够爱自然,那其实他的身心基本判断是正确的。我们现在有太多反自然的东西,反自然再往下走,就会畸形到反人类。都市里的植物都是按人的意志修建的,都市里的动物都是人养成的宠物,给它织个棉背心,然后冻病了,再去宠物医院花钱,这种现象越大都市越多,人的意志正在膨胀为天地万物的主宰,这真的好吗?

什么是精英的生活,我们越来越习惯于24小时开着灯,春夏秋冬都有恒温调节的环境,我们越来越少见天光,接地气,越来越远离了春生下张,中国人孩子越来越不了解24节气了,我们还怎么了解中国文化里的大道呢?其实现在这个季节,冬至刚刚过去,我们冬雪雪冬小大寒,大家想一想,冬至大如年,冬至是4千年前周公在洛阳测国土中心的时候,发现怎么这个日子日晷留下的日影最长,因为这个时候太阳直射南回归线,北京白昼只有9小时20分钟,长春白昼的时间是不足9小时的,所以他从最南端射的光线让这个日应最长,所以冬至定为第一个节气。

识字的人用双钩的对联,每天孩子去描一笔,一共81笔,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不识字的人家最简单的九九小寒图就是81朵梅花,每天点一朵,都点完,绽放的时候,春天来了,可以说中国过去人的生活比今天贫瘠很多,但它仍然是有趣的,充满了敬畏与欢心的,就因为它有仪式感。

东北扭大秧歌,所有人,农民有仪式感。过去从皇家到乡村,中国人在24节气的轮回中极富仪式感,春夏秋冬四立的时候,都是天子要率重臣斋戒之后要迎接这个季节的,迎春在东方,东方吹得百花开,一个充满勃勃生机的春天站在东方,迎夏天要站在南方,因为往南是赤道最热情的时间,它滚滚而来,迎接秋天要在西方,果实累累,一年中的秋季就像一日中的黄昏,所以沐浴春风是向上走的,冬天要站在北方,天子穿黑衣带重臣,人们回家猫冬,人怎么能加班加点呢。所以我在冬至那天发一个朋友圈,我说我没敢奢望大人不上班,孩子不上学,我希望这一天大人不加班,孩子不补课,其实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叫不违天时了的,我们敢在白天最短,夜最长还让孩子补课到深夜呢。

什么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是让人们生活更好的乡野里,中国人藏在土地里的规矩是我们最大的文化,所以天人合一还回得来吗?这个天从你遵循天时开始,大家说我这个去跟“一带一路”的人沟通太过时了,不是的。比如我们跟“一带一路”的朋友沟通,对比他们的节日和我们的节日,在对比差异中才能看到最大的趣味,西方很多节日都是从天下来的,中国的节日是地里长出来的,人家是向神的致敬,我们是向土地的回归。

我们中国人节气与节日的合一构成中国人生命的节奏。清明是节日还是节气?首先是节气,名清清明,种瓜种豆,但上坟烧纸,它不是节日吗?所以什么是文化自信?自信的前提是自觉,自觉我们自己要明白自己家有什么东西,我们毫无理由叫嚣,不真正的自信。理性的自觉导致我们明明白白的自信,然后才能转化当代化建设的自强,包括我们的七大传统节日,大家觉得春节、元宵节、中秋节,这个吃点什么都是节,那为什么过重阳节?中国人万物分阴阳,昼阳夜阴,数字也分阴阳,所有的奇数都是阳数,所有的偶数都是阴数,中国人只过奇数的节,正月正是大年,三月三是踏春,五月五是端午,七与七是七夕,九月九,数字最高是九,日月重阳,那么数字最高是重九,伦理最高是敬老,物理最高是登山。为什么这一天大家要登山敬老,饮菊花酒去感慨“遍插茱萸少一人”,这里面跟中国的阴阳大道有多深的关联,所以这样的例子是举不完的,我想说信任祖宗给我们的文化,让它焕发当下的意义,我们才真正找得到跟国际对话的语言。

无论是儒家,让我们家和万事兴,处理好家中的规矩,还是道家,让我们天人合一,遵循好24节气的秩序,这都是现代都市可以做到。长春做得到,北京做得到,中国越多这样的城市做得到,我们其实就越活在中国文化的成全里,成全绝不是复古,而是找到它在今天活着的基因,文而化之,让我们身心化育在自己的文明里,更和向世界出发,一个真正有自信的国家,不是说服别人,甚至用武力征服别人,好的文化一定是心平气和,从容不迫的。当他自己受益的时候,别人会对你抱有好感和抱有好奇,一个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人,号称是裁缝,别人不会信任,一个自己蓬头垢面的人说自己是发型师,别人不会找你,一个自己不了解自己的文化,说我们的文化有多少好,我们也没有作用话语权,只有我们在文化中,真正过好了当下的日子。无论我们“一带一路”,还是我们向世界出发更远,你就是一个有自信的中国人。

所以这个话题,在现在说起来,在此地说起来,它显得更加意味深长。毕竟长春人,你们的幸福感是爆棚的,在今天大家普遍感感觉压力巨大的时候,长春还在蝉联最具幸福感的城市。毕竟现在才是新一年的第三天,一切心愿都来得及成长,一切天人合一的理由在今天都来得及实现,我们还来得及家和万事兴,让我们的幸福生根,我们也来得及从此刻去走向未来。无论是在我们的东北亚,还是走到更远,让中国人用行动去说明我们的文化自信,让文化去成全我们共同的未来。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