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人文魅力 书写美好河州 中国新闻社

将本文分享至:

感受人文魅力 书写美好河州 中国新闻社 10月中旬,由甘肃省东乡族文化研究会、临夏州文联主办,州作家协会协办、州麟翔商贸有责任公司承办的临夏州首届东乡族文学创作座谈会

 感受人文魅力 书写美好河州  中国新闻社

 

10月中旬,由甘肃省东乡族文化研究会、临夏州文联主办,州作家协会协办、州麟翔商贸有责任公司承办的临夏州首届东乡族文学创作座谈会上,60多位州内外作家诗人、专家学者及文学爱好者畅谈东乡族文学走向,寻找记忆中精神栖居的家园。 

    “感受人文情怀,书写美好家乡”座谈中,州内外作家面对面交流,思想的火花碰撞闪烁,见仁见智。 

    作家马自祥认为,语言是文化的符号,文学是民族的记忆。目前在临夏有不少文学爱好者致力于民族文学创作,赞美家乡美景、讴歌人民情怀,文学创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身处新的时代,作家要植根火热的生活,用优秀的文学作品表现东乡族人民崭新的时代精神风貌。只有植根于人民,才能创作出富有时代精神的作品。”马自祥说。如张承志的散文《北庄的雪》、赵丽宏的散文《东乡族:“花儿”开在天地间》等以及了一容、石彦伟等作家的作品,在东乡这片土地上产生了灵感,并成为东乡文学的一座精神路标。 

    东乡美食文化,凝结着热情好客的东乡人的情感,许多作家诗人都与此有着不解之缘。迄今已传承100多年的“麟翔盆盆肉”这道临夏名优小吃,将“东乡手抓”和“东乡洋芋”这两个特产有机结合,赋予东乡美食以新的品味,其兼容并蓄、优势互补的烹饪技艺及深厚的文化底蕴,正契合了这场文学“盛宴”的主题。 

    刚刚捧得“首届六盘山文学奖”,从宁夏固原归来的临夏籍作家马进祥,以真挚的笔触抒写家乡见长,摸索乡情散文创作,开启“在外地遥望故乡”的书写视角。“我忘不了在小西湖旁巷子里,迎面走来的一丁白盖头”的句子,仿佛一幅画面定格在读者眼前。他在题为《走文学与被描写对象结合的道路,繁荣东乡族文学》的发言中说,“能够做到被描写的民众所接受甚至感动流泪,才是文学创作的方法论,也是文学的境界和意义所在。”为此,他认为,作家必须把作品带到民众中间去检验。东乡族文学的界定,应该以表现东乡族生活为准。生活经历是写作的富矿,一定把自己过去的经历抢救性地写出来。写作是一项奢侈的爱好,也是神圣的事业,只有静下心来,坚持梦想,方有回报。 

    同样以乡情为写作主题的临夏籍作家冯岩是东乡族第一位女散文家。她的《小城之恋》,有“小城一夜春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意境,浸染字里行间的淡淡乡愁,深深感染着读者;她的散文《西部之恋》缱倦的故乡情结,叩响了临夏文学青年的心扉。在题为《当代东乡族文学创作浅谈》的发言中,她结合多年来的切身体会,讲述文学创作的经历,对东乡族文学爱好者寄予希望。 

    以《河州风情》《山色秋韵》等散文集及诗歌集《漫行集》而知名的马如基认为,杜绝精神“快餐消费”的功利性,作家诗人要有“脚踩大地、仰望星空”的情怀和气度,要呈现时代本相和心灵质地。 

    州文联党组书记、主席马学志说:“文学艺术与餐饮文化结合,愈加可读可品。此次文企合作模式,开创了临夏文企合作先河。文企合作发展、文企携手互赢,对提振文学精神起到了良好的效果。我们要牢牢把握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继续用饱蘸深情的笔触书写东乡族人民的精神品格、生产生活,深入发掘创作素材,表现丰富的精神内涵,讲好东乡族故事,传播好临夏声音。” 

    与会作家诗人表示,文化底蕴厚重的临夏,是文学创作的沃土、作家诗人创作灵感的源泉。身处天南地北的东乡人,情系“东乡故里”,让新时期东乡族文学得到更好发展,成为人们精神和心灵的寄托。东乡族学者马福荣表示:“相信东乡会让作家碰撞出精神火花,在文学想象中分享东乡厚重的人文底蕴,感受到文学的温暖与力量。” 

    我州文史作家马志勇说,本届文学创作座谈会不仅是临夏文坛的一大盛事,也促进了东乡族文化交流,让东乡族文化走向更广阔的视野。 

    新中国成立以来,东乡族文学事业得到长足发展,曾开创过一座座高峰。有东乡族作家汪玉良创作的被誉为新时代“东乡族史诗”的《米拉尕黑》;有作家马自祥创作的长篇小说《阿干歌》《阿娜的憨敦敦》;有马如基创作的散文诗歌作品;有钟翔创作的散文集《乡村里的路》……这些临夏籍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都获得了国家级、省级奖项。 

    诗人、作家王国虎认为,东乡族文学这些年虽然取得了不少成绩,但也存在着许多不足,严重制约着东乡族文学的进一步发展。一是“有高原无高峰”,尽管东乡族文学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有了东乡族代表性作家,但至今没有出现能与张承志、霍达、玛拉沁夫、艾克拜尔、阿来、吉狄马加等少数民族文学大家比肩的本土作家,也没有出现在全国特别叫得响的作品;二是文学创作后继乏人,这一点在东乡本土表现得尤为明显。针对这些问题,他提出:一方面,要不断加大东乡族文学后继力量的培养和扶持;另一方面,东乡族作家要进一步开阔视野,立足临夏,扎根人民,写出有温度、有力度的作品。 

    “在当下,文学确实被边缘化了。”西北民族大学教授马成良直言不讳。他说,大多文学作品是自费印刷出版,大部分作品也是圈内人在买。文学没有走向市场,还停留在文朋笔友的小圈子里,处在低吟浅唱、自娱自乐的层面。 

    “让文学服务地方经济建设,让文学覆盖更多读者,创作出格调高昂的作品,就一定会赢得更多的知音。”我州东乡族作家马自东如是说。他认为,作家肩负讴歌新时代的使命,应创作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文学。要有温暖人心的感召力,文学必须在人与人之间搭起桥梁,“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 

    家住东乡县达板镇陈家村二社的“花儿”爱好者陈有俊说,有许多东乡族文学作品被广泛传颂,至今耳熟能详。东乡流传着很多古老的民间故事,是文学创作的宝藏,有待于作家诗人去挖掘。 

    座谈会期间,马向真、高志俊、王晓元、张晓东、侯铭源、王维胜、王国俊、唐士乾、哈桑·马俊、马琴妙、马东新、马学武、阿麦、何延根等作者,寄语东乡族文学创作,展望临夏文学美好前景。大家认为,作家应有使命感,勇于担当。在全民写作的时代,怎样写出感召力的优秀作品,与读者产生心灵共鸣,需要我州作家诗人走出狭窄的文学圈,拥有广阔的视域,创作优秀的文学作品,为建设山水临夏、绿色临夏、美丽临夏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撑。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