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烟台山上的冰心纪念馆 英利大融城

将本文分享至:

人文烟台山上的冰心纪念馆 英利大融城 烟台有座烟台山,烟台山上有处冰心纪念馆。烟台山地处烟台城区最北端,那儿是烟台市最早对外开放的商埠区,也正因为如此,在烟台山及其

 人文烟台山上的冰心纪念馆 英利大融城

 

烟台有座烟台山,烟台山上有处冰心纪念馆。

烟台山地处烟台城区最北端,那儿是烟台市最早对外开放的商埠区,也正因为如此,在烟台山及其周边,有多处上百年的西洋建筑。史载,1861年,根据中英、中法签订的《天津条约》,烟台被开辟为通商口岸,成为中国北方最早开埠城市和山东最早的通商口岸。此后,先后有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日本等17个国家,在烟台山上及其周边建立了领事馆、洋行等办事机构及官员别墅,冰心纪念馆位于山上原东海关税务司检察长官邸旧址内。

这处官邸建于1863年,建筑面积514平方米,砖木结构,四面坡瓦屋顶,四周设外廊,室内铺有木地板,天花板吊顶,室内还有壁炉,属于典型的英国外廊式建筑。建筑外观朴素、清秀、典雅,这倒很像冰心作品的风格。

此行到烟台山是奔着“冰心纪念馆”而去。进了烟台山公园大门,待看清图示后,便按图索骥先到了那儿。纪念馆地处山腰间,环境幽静,花香扑鼻,绿树掩映中的馆舍好似水墨画,赵朴初题写的馆名牌匾显得更加典雅。纪念馆院内有尊冰心老人的坐像,慈眉善目的她,坐在铁质“藤椅”上,微笑着招呼来这儿“看望”她的游客。我站在坐像后,在一位素不相识的年轻女游客帮助下,与冰心老人合影留念,留下了让我洋溢笑容的瞬间。

冰心先生是文学前辈,是世纪老人,是和平使者,从网络图片中看,冰心前辈的这尊坐像,原本是在纪念馆正门前,可我所看到的这尊坐像虽还在院内,但却被移位到馆舍拐弯处,不知纪念馆管理方为何而为,何时所为?我觉得甚是不妥。

夏日的烟台早晚间虽然凉爽些,但正午也很酷热。但当我走进纪念馆内,顿觉凉风袭来。或许是中午过后的缘故,馆内静悄悄的,没有几个游客。我平生不喜欢热闹,更厌烦嘈杂,我喜欢静悄悄的环境,置身在冰心纪念馆这种“静悄悄”的地方,让我的心间充满了愉悦。

不同家境生活的人,对童年的回忆是有差异的。有的是温馨,有的是心酸,但别管是温馨还是心酸,那些回忆都是深刻而深情的,都会自觉不自觉成为文人笔下的情怀。冰心前辈是福建人,但与烟台却有着割不断的情缘。儿时在烟台8年的生活,给她留下了终生难以忘怀的纪念。大海陶冶了她的性情,开阔了她的视野,也正因为如此,大海、母爱、童真成了她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烟台是我灵魂的故乡,是我创作的源泉。我对烟台的眷恋是无限的。”

“一提起烟台,我的回忆和感想就从四面八方涌来”。这句话道出了冰心对烟台的情感,而烟台市在如此幽静优美处,为她修建这处纪念馆,也道出了烟台人对她的敬仰和怀念。

烟台山上的冰心纪念馆,由“大海的女儿”“割不断的乡情”“无尽的眷恋”“永远的冰心”四部分组成。纪念馆的展出以图片为主,兼有图书、手迹等实物。从小时候的懵懂童年,到离开家乡远渡重洋;从步入婚姻殿堂,到成为慈眉善目的和平使者,展览浓缩了冰心前辈的人生轨迹,看后不免让人感慨万千。展室中,有间还原了她晚年书房兼卧室的屋子。写字台上的台灯、笔筒和茶杯,壁炉架上的玫瑰花,书橱内的书籍、地球仪和儿童玩具等,无不让我感到格外的温馨。尤其是那几只海螺,更能让我们看出冰心前辈对大海的热爱和宽广的胸怀。

“春天在哪里?春天在孩子们的心中,在作者的笔下。”站在纪念馆内写着这句话的展牌前,我思绪万千。冰心前辈是我国最早的儿童作家,她从1923年起就开始发表儿童文学作品。她把孩子们看做是“最神圣的人”,为孩子们写下了《寄小读者》《再寄小读者》《三寄小读者》等中国儿童文学的奠基之作。这三部通讯集虽然发表的时间不同,但主题都是阳光、童真、美好和向往。

对文人来说,写作既是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也是件让人费心劳力的事,活到老、学到老、写到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非常难了。在与冰心前辈同时代的老一辈中国作家中,要说写到老的,冰心和杨绛两位前辈当是其中的杰出人物。改革开放之时的冰心前辈,已经年届八十,虽然身体多病,且行动不便,但她仍然坚持创作,笔耕不辍。先是短篇小说获得了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接着又创作了《空巢》《万般皆上品……》《远来的和尚》《三寄小读者》《想到就写》《我的自传》《关于男人》《伏枥杂记》等。作品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呈现出绚丽的“夕阳红”,用真实的情感和隽永的语言,抒发出对孩子们的爱,对祖国的爱。

文人们大都爱为自己起个笔名。笔名寓意如何,体现出个人的学识和品行。“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首诗是王昌龄为了送别朋友所写的《芙蓉楼送辛渐》。冰心前辈本名谢婉莹,她取“冰心”为自己的笔名,寓意晶莹、高洁,雅而不俗,寓意丰富,又暗合了她的品行和人生追求。高山景行,文人的楷模。

我曾有幸获得过第六届冰心散文奖,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我对冰心前辈格外敬仰。从午后进入纪念馆,到恋恋不舍地走出,已近下午四点。面积不大的纪念馆,竟让我看了两个小时。出馆前,我再次走到冰心前辈那尊坐像前,深情地注视着她那慈祥的微笑,心里默默地叨念,先辈,再见,我还会再来看望您。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