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高仓健

将本文分享至:

高仓健走了,走得太突然,如同晴天霹雳。我与高仓健算是邻居,多年来一直在东京赤坂的同一栋楼里办公。3年前的一天,一楼大厅里突然摆满了高贵的蝴蝶兰,我从上海出差回来走进大楼,

  

高仓健走了,走得太突然,如同晴天霹雳。

我与高仓健算是邻居,多年来一直在东京赤坂的同一栋楼里办公。

3年前的一天,一楼大厅里突然摆满了高贵的蝴蝶兰,我从上海出差回来走进大楼,看到这一阵势愣了老半天。老保安悄悄地告诉我,有人80大寿,这些都是贺喜送来的。这么大盆蝴蝶兰,价格都在几万元人民币以上,谁能享受这一番荣耀?我终于知道,这么多的蝴蝶兰,是送给高仓健的,他的办公室居然就在我的楼上,隔着一层水泥板,我顶着这一位万众男神。

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真正相遇的只有2次。去年10月,我在等电梯时,突然过来一位戴鸭舌帽的高个儿男人,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目光炯炯有神。在对视的一瞬间,我马上知道,这是高仓健。

“您是高仓健先生吧?”我唐突地问,因为不想失去这一个机会。

高仓健向我笑了笑,说:“是的,您也在这里办公?”

我说:“是的,我小时候是看着您的电影长大的。”

“那真是太感激了。谢谢您!”他说。

他在四楼,我在三楼,走出电梯前,他伸出手来和我握了握:“有机会,再见”。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