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入酱 亟需降温

将本文分享至:

8月20日,白酒股全线重挫,集体卧倒,源于当日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召开一场关于白酒市场秩序监管的座谈会。 酒业家从确切信源获悉,当日上下午两场会议虽听取了和收
8月20日,白酒股全线重挫,集体卧倒,源于当日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召开一场关于白酒市场秩序监管的座谈会。

酒业家从确切信源获悉,当日上下午两场会议虽听取了和收集了各参会代表意见,却并未做实质性表态,也没有出台实质性政策文件,更没有 打压白酒 之意,但显然大量资本涌入酒板块引发的各种情况已经被监管层注意到。

那么资本 饮 酒到有多火?资本 猎 酱又已呈现怎样的格局?大量资本涌入行业,弊利几许?

01、并购热、贴牌热,资本围猎茅台镇

资本饮酒潮风起云涌,复星系、海银系、海航集团、娃哈哈、步长制药、巨人集团、山东烟草投资、辅仁药业、融创中国等业外资本都是涉足者。

海南椰岛拟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修正药业欲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烟草企业五叶神集团启动厚工坊酒业年产5000吨酱香型白酒生产项目,环球佳酿携手融创投资超100亿元入局,区块链科技公司吉宏股份公告称拟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不低于70%的股权,就连种金针菇的众兴菌业宣布拟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圣窖酒业100%股权。

不管是四川的还是贵州的,只要是能做酱酒就行。 一家中字头企业旗下的投资公司在4月向酒业家透露,正在物色收购标的,只投酱酒,以助推公司业绩蹭蹭往上涨。

如果标的规模很大,不愿意被收购,也可考虑做合资,价格不是问题。 上述人士表示。

酒业家注意到,除了大资本大举进入跑马圈地,贴牌商也是进军酱酒市场的主要资本力量。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仁怀市酒类相关公司有13942家。其中,有4083家是从2020年1月1日至今所新增的。

也就是说,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新增数占总数的近30%。注册资本在100万~500万之间的企业数量占新增企业总量的45.8%,且多为贴牌商和销售公司。

我有销售渠道,一直准备在贵州看一看酒厂,投资点进去,最差的打算是做贴牌开发一个新品牌。 四川某名酒经销大商对酒业家透露。

部分品牌酱酒的开发产品和一些贴牌产品价格已经严重虚高了,超过了消费者的承受能力。乱价造成库存高,而库存高又容易引发抛货危机。 河南酒商何先生告诉酒业家,在河南,一些贴牌已出现抛货现象。

实际上,对于贴牌热, 仁怀市也多次出重拳进行治理:

8月13日仁怀市工业和商务局发布了《关于严格规范白酒企业生产经营相关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仁怀市所有酒企凡有开发 定制酒 和贴牌产品,一律严格到仁怀市酒业协会进行登记备案,并对企业挂牌进行清查证改;

仁怀市酒业协会也分别在今年5月28日、6月18日连发两个文件,并为酒企生产销售定制(贴牌)酒划出了 红线 重申行业自律 五不 准则:不侵犯贵州茅台酒知识产权;不以次充好低价倾销;不生产原浆酒、土埋酒等不规范产品;不生产销售内供酒、特需酒及其它涉政治负面影响的产品;不在媒体(含自媒体)进行虚假误导宣传。

整治贴牌,对酒厂的影响不大,但对那些小商家、小贴牌商而言可能是致命打击。 何先生表示。

02、资本粘 酱 即涨,真酿酒还是蹭热点?

在一级资本市场,沾酱就涨已成为不少上市公司的致富飙升密码,上市公司酿不酿酒、卖不卖酒不重要,宣布染酱股价提升立竿见影倒是重点。

宣布入局酱酒后,水井坊股价已累计上涨100%;海南椰岛涨幅超过170%,在退市边缘徘徊的*ST天成因传出有酒企欲借其壳上市后,上涨超过200%。

就连金针菇大户众兴菌业公告拟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跨界涉足酱酒,酒还没入口,股价就先飘了。虽然此后圣窖酒业被曝出只有租来的24口窖池,且应收账款飙升80%,被指赊销卖酒,依然阻止不了上市公司 饮酒 的热情。

在此背景下,就连证交所都频频发函,要求 买醉 企业说明是否存在迎合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

酱酒虽好,但如果A股业绩不佳的上市公司,都去搞酒,一哄而上,这是一个可怕的后果,最后只会留下一地鸡毛。 仁怀某资深酱酒人士表示。

资本赚快钱并不是什么好事。 北京君度卓越咨询董事长林枫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表示,一些短线投资业外资本意图以收购酱酒企业跟风热门概念,以酱酒企业的高毛利和业绩增长来弥补主业短板,以酱酒热度换拉升股价在资本市场套利;一些快线资本入酱并未深思熟虑,让这种投资平添些许 占坑 的意味。

君丰酒业董事长佘小兵说,外来资本如果能有效整合茅台镇资源,遵循酱酒生产规律,我们是欢迎的, 如果进来的资本做不到品质的保障,将很难在茅台镇长久走下。

欢迎资本到来,但是投资了就想立竿见影赚快钱有点难。 金酱酒业董事长汪洪彬表示。

看资本进入后有没有真正投产、是否购买了规模性酒厂、有征地建厂以及是否在扎扎实实的全力下注是区别投资资本和投机资本的几个纬度。 资深酱酒专家、权图酱酒工作室创始人权图表示,如今投资酱酒的门槛已经提高到了 两个十 :能否投资10亿元,年产5000吨的大曲坤沙酱酒的资本门槛;能否坚持投资10年的时间门槛。

如果这两个门槛都达不到,那么这种资本极有可能是蹭热度,或者未来它不会有主流的打法。 权图说到。

03、酱酒资本热降温?

众所周知,酱酒具有投资大,周期长等属性,据行业估算,5000吨的酱酒在酿造需要30亿元的资本支撑。

在行业内,在早一些时,也不乏坚持长期主义的资本和酱酒联姻的佳话:华泽集团旗下的湖南金东酒业有限公司100%控股珍酒;天士力旗下的国台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50.58%股份;湖北宜化集团旗下的宜昌财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100%控股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综艺股份旗下的江苏境界控股有限公司持有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31.32%股份。在资本的扛鼎下,这个企业迎来的快速发展。

欢迎资本来,但不希望资本乱来。 这已成为传统酿酒人们的心声。

尤其要关注的是,要限制那些炒概念和蹭热度的资本和企业进入白酒行业。 金东集团董事长吴向东认为,白酒要发展,前提是需要多酿造更多的高品质基酒,需要大量长期资本投入酿造白酒,对于拓展优质产能、贡献大量税收的企业应当大力支持。

和进入房地产的路径一样,若是放任资本若进入酱酒行业把价格拉高抽离,只剩下一个空壳,将对行业带来巨大不利影响。 酒业公益组织酉贤创始人吴勇向酒业家表示,如果酱酒资本过热、过火,是会影响到白酒正常市场秩序的。

正本清源,短期影响,长期利好。 华创证券研究所所长董广阳表示,当下要打压的不是白酒,而是投机资本,是针对二级市场并购白酒以及借酱酒题材炒作的资本,以及一级市场追逐白酒尤其酱酒的资本,把一些新进入搅局者挡在门外了,把一批投机分子清出去。

产业资本是看的是长期效应,而资本市场资本中不乏一些业绩疲软的公司,试图通过趁酱酒热度以提升股价的,这对酱酒行业发展极为不利。 北京卓鹏品牌营销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卓鹏向酒业家表示。

在田卓鹏看来,目前进入酱酒领域的主要有三类资本,即纯资本市场的资本、金融资本以及天士力投国台、步长集团投资龟仙洞这类的产业资本: 监管层出手,着力于资本市场的资本规范,让一些投机资本、不良资本收敛,有利于整个酱酒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监管部门防止酱酒的资本过热,是为整个白酒的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保驾护航的一个动作,很有必要。 华策咨询董事长李童向酒业家表示。

虽然后续是否出台有实质性的政策文件出台,还有待观望,但酒业家在调研中,发现一个共同的声音: 沉渣泛起的酱酒资本热该退退烧了。 (原标题:资本入酱,亟需降温)

网友评论 >

项城必赢干瞪眼

几年过去,当观众还在疑惑节目能不能找到足够多的选手时,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王毅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