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河进入“一盘棋时代” 为酱酒带来什么?

将本文分享至:

今年7月1日起,由云南、贵州、四川三省共同立法保护赤水河流域的有关决定和条例将同步实施。这是全国首个跨省区的流域共同立法。 从曾经的 分河而治 到今天的 共同立法 ,这是
今年7月1日起,由云南、贵州、四川三省共同立法保护赤水河流域的有关决定和条例将同步实施。这是全国首个跨省区的流域共同立法。

从曾经的 分河而治 到今天的 共同立法 ,这是一个里程碑时刻。赤水河奔流三省512公里,是一条实至名归的 美酒河 ,沿岸布满酱酒企业,产能总和达到行业90%以上,垄断高端酱酒品牌。随着 酱酒热 的持续汹涌,寸土寸金的赤水河谷重要性与日俱增,正是资本追逐的焦点,显然也唤醒了相关主体对其生态环境保护的共识。

生产高品质酱酒的赤水河谷,史无前例进入三省联手保护的 一盘棋时代 。酱酒得以从全流域的战略视角出发,聚焦上下游、左右岸的产业布局,有助增强流域内酱酒企业的关联性,以及拉升赤水河谷酱酒产区的整体性。

以前所未有的系统观念和法治思维推进赤水河流域保护,更是酱酒的一个发展节点。被誉为 酱酒黄金带 的赤水河谷,在 一盘棋 的新格局中,有望通过顶层设计和产业规划,进一步以缩小上下游发展差距、打破左右两岸不均衡布局、构建赤水河酱酒生态承载的天花板。

01、庞大而失衡

赤水河因雨季来临,两岸泥沙汇入呈赤红色而得名,更以 四渡赤水 而名声大噪。鲜明的 变色 个性,自带经典战役IP,让它的记忆点十足。

赤水河从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赤水源镇银厂村发源,一路穿越深山峡谷,向东流经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到达遵义仁怀茅台镇。在这里,赤水河猛然掉头向北,经贵州习水镇、土城镇,进入四川古蔺二郎镇,最后在四川合江县汇入长江。

赤水河是酱香酒的命脉和根基,其独特的生态资源哺育茅台、习酒、郎酒、国台、金沙、钓鱼台、安酒等数千家酱酒企业,致使目前酱香酒生产主要集中在赤水河流域。以赤水河生态决定的酱酒风味,几乎垄断了酱香型白酒的所有话语权。

酱酒价格不菲,让赤水河流域成为一条货真价实的 黄金酒谷 。2019年,赤水河流域酱香型白酒产能达到47万千升,占全国酱酒产能的85%,实现营收约1244亿元,占全国酱酒市场的90%以上,已经形成了典型的产业集群。

经过酱酒热的持续发酵和产能的新一轮扩张,预计目前赤水河谷的酱酒产能超过50万吨,营收超过1300亿元,其产销两大数据在酱酒行业占据绝对地位,形成了酱香白酒和贵州白酒看 赤水河谷 的产业奇观。

不过,从 上帝视角 看产值庞大的赤水河谷酱酒产业,其分布并不均衡。茅台镇到二郎镇的60公里是酱酒的主体力量,茅台、习酒、郎酒、国台、金沙、贵州安酒、钓鱼台等均位于与此。其中,中游的遵义、仁怀、茅台镇又是最核心,下游集聚习水、古蔺、土城又次之,上游的金沙产区再次之。赤水河云南境的源点地区(镇雄),其酱酒产业几乎空白,实力最弱。

再看赤水河左右两岸,右岸为贵州白酒,集聚了最多的头部酱酒力量,茅台、习酒、国台、金沙等之外,洋河、劲牌、环球佳酿等种子选手也在右岸布局。

左岸以四川酱酒和郎酒为主,较右岸实力不如,但并不意味价值小。今年,高端酱酒青花郎的战略定位从 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过渡到了 赤水河左岸 庄园酱酒 。率先喊出 左岸 的郎酒,不但为赤水河左岸正名,其主打的左岸 庄园酱酒 特色,大有与右岸差异化竞争的味道。

02、上中下游集体发力,左右岸共同进击

毗邻赤水河而发展一流的酱酒企业,几乎是资本第一时间冒出的答案。随着 酱酒热 的全国鼎沸,赤水河谷正被不断涌入的资本盯上。

在实力和规模最强的赤水河谷中游,酱酒投资继续加码。仁怀市 十四五 期间,计划新增规模企业30家以上,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到2025年,酱香酒产量力争达到50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元。

在仁怀产区,无论 领军者 茅台,还是 跨界者 国台等均在提产。茅台公司去年新增茅台酒基酒设计产能4032吨,新增系列酒基酒产能4015吨。今年6月30日,3万吨的茅台酱香系列酒技改工程将全面完成,至此形成5.6万吨的茅台酱香系列酒产能。

劲风猛吹之下,业外资本正在中游产区下重注。今年,邓鸿旗下的环球佳酿集团联手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在茅台镇核心产区投资100亿,四年规划打造3万吨的酱酒基地,规划年产万吨的一期工程计划在一年内完工。

在赤水河中游的左岸,与茅台镇隔水而望的四川茅溪镇,在政策的支持下计划建立一个庞然大物。去年,泸州市政府宣布将投资200亿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一个 比肩 茅台镇的酱酒新产区正在浮出水面。

中游热度延续,下游也在迎头赶上。无论习水产区还是隔河而望的古蔺产区,经过长时间的厚积薄发,其酱酒产业已具有相当规模。右岸的习水产区产能规模达到10万吨,总产值超过133亿元, 十四五 末将推进产能至25万千升,力争实现工业总产值500亿、白酒销售收入300亿、税收100亿。

左岸的古蔺产区存在感也很强。聚沙成塔之下,左岸不但坐拥郎酒、潭酒等川派酱酒企业,并且也在大规模提产,郎酒的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已经启建。8年全面投产后,郎酒将新增制曲产能6万吨,总产能将提升到5万吨。

上游的酱酒力量同样在蓄积。金沙酒业今年旗帜鲜明提出 来自赤水河上游 的品牌定位。围绕赤水河上游做品牌定位的金沙,不但拉高了金沙品牌的天花板,也凭借独一无二的上游优势,强化消费者对金沙产区价值认知。

赤水河源点的云南镇雄,目前空白但也要上马酱酒产业。今年5月,云南省投资促进局领头的政府部门、白酒专家和企业组成的团队,考察了赤水河源头,拟在此打造首个云南省政府牵头的高原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区。

酱酒大热之下,赤水河的源点、上中下游、左右沿岸,都在跟着沸腾起来。

03、扩张背后的生态危机怎么破?

是赤水河成就酱酒?还是酱酒造就赤水河?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酱酒产业普遍形成了 赤水河谷产优质酱酒 的价值认知。

许多故事已经说明,一旦人们形成某种共同认知,它是很有价值的。一如葡萄酒追求波尔多产区,赤水河谷因为出色品质和高端价值,成功引发酱酒爱好者追随。

酱酒热下,资本依托 深入人心 的赤水河投资酱酒,迎合了市场对稀缺优质酱酒的需求。反过来,酱酒产业提速,赤水河谷全流域的价值内涵也得以全新挖掘和重新阐述。

目前,赤水河沿岸,无论上中下游,还是左右两岸都在掀起新一轮的酱酒产能扩张期,权图酱酒工作室预计未来数年将新增20万吨产能。

这20万吨酱酒,将进一步平衡赤水河谷的酱酒产业产能布局。在产业集中的大趋势下,将从竞争和共振的角度,再度强化消费者的赤水河谷认知。

这不仅是酱酒未来发展的根基和导向,更是酱酒 三分天下 的战略抉择。但赤水河也是有天花板的,作为高端酱酒的最核心基地,赤水河谷流价值不断被肯定,同时也让赤水河流域的生态承载力逐步触及天花板。

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早有警示: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赤水河沿岸的生态容量总有一个 天花板 ,尽管酱酒板块持续升温,酱酒企业在规划与布局时,仍要充分考虑这片区域的环境与自然压力。

往严重方面联想,外界资本的追逐,业内酱酒的布局,如不考虑扩张节奏和发展方式,很可能会达到赤水河生态上限,对产业形成负面影响。

此时,三省联手共同立法保护赤水河生态,打造 一盘棋时代 的价值得到体现。当前火热的酱酒市场趋势,把赤水河谷推到了至关重要的地位。流域相关主体凝聚生态保护共识,构建赤水河谷的酱酒天花板,既着眼于产业规模扩大,更锚定产业长期保障,这才是酱酒核心产区的高质量发展之路。(原标题:赤水河进入 一盘棋时代 ,为酱酒带来什么?)

网友评论 >

项城必赢干瞪眼

几年过去,当观众还在疑惑节目能不能找到足够多的选手时,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王毅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