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房价过万 没有“夜生活”?

将本文分享至:

县城房价过万 没有“夜生活”? 从“十八线小县城房价过万”被热议,到百强县榜单的关注度高烧不退,县城,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有意思的话题。  

 县城房价过万 没有“夜生活”?

 

       从“十八线小县城房价过万”被热议,到百强县榜单的关注度高烧不退,县城,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有意思的话题。

  郡县治则天下安。县的角色,从古至今都非常重要。目前中国有近3000个“县”,说它们代表着国家经济与社会的一个基本面,都毫不为过。

  同时,它们也是连接城市和农村的一个重要纽带,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1.百强县中的“睡城”

  即便说代表着中国县域经济先进生产力的百强县,也同样如此。从经济指标看,它们中的很多的确不可谓不强。

2018百强县名单 来源:人民日报

  以长期霸占百强县首位宝座的昆山为例:

  2014年,昆山成为全国首个生产总值突破3000亿的县。2017年,昆山的GDP是3520.35亿元,相当于什么概念呢?

  排在全国倒数第三的宁夏,去年GDP是3453.93亿;山西太原是3382.18亿。昆山一个县级市,比宁夏全区和太原全市的经济体量都要大,行政面积却只有前者的1.4%,后者的13.3%。

  这样的县确实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县”,令不少地方的地级市乃至个别省份都只能望其项背。

  昆山县的发迹,首先离不开当地民营经济的发展。但是,谈到昆山,必定离不开上海。

  事实上,上海之于昆山,也的确是其它任何一个县,都无法比拟的外部区位优势。

  比如,昆山的兴旺过程,几乎与相邻的浦东新区的崛起步伐高度对称。而地铁11号线的开通,更令昆山在实际上成为上海的卫星城。

  最具代表性的是位于苏沪交接地带的昆山下辖镇——花桥。花桥是全国百强镇,自身也有较强的产业基础,但它同时也是上海的睡城。

  睡成也称"卧城",主要指大城市周边的大型社区或居民点,这些人口相对集中的区域,由于缺乏成熟如衣食住行、商业休闲、教育娱乐等区域功能的城市配套,人口虽大量入住,但也就是局限于晚上回家睡觉,白天照样开车或者乘车往市中心赶着上班。

  这并非夸张,从2016年花桥的房地产业绩中就可见一斑:

  2016年,花桥经济开发区有房地产开发企业53家,完成投资72.35亿元;房屋施工面积709.625万平方米,房屋竣工面积124.64万平方米;商品房销售面积151.24万平方米。

  作为一种对比,今年1-7月,上海商品房施工面积为13181.62万平方米。如果横向的粗暴对比,我们可以说20个花桥镇一年的房屋施工面积超过上海的半年数据。

  一个镇的房地产有这么大的市场,当然离不开邻居上海的贡献。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白天坐着地铁到上海上班,晚上回到昆山睡觉,是很多申城上班族的常态。

  说到“睡城”,最初一般都是指像花桥,北京通州、天通苑、回龙观等一线城市周边的区域。但随着强二线城市房价在近两年的快速上升,“睡城”已不只是一线城市的专利。

  比如,同样入选百强县的湖南长沙县星沙,就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长沙的“睡城”角色;原来的全国百强县,现已改为区的双流、郫县,也有成都的“睡城”之实。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