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女司机21年贴心服务 站台上的别样婚礼

将本文分享至:

公交女司机21年贴心服务 站台上的别样婚礼   孩子为坐她车可以早起不赖床,老人为了送她贺卡大年三十等在终点站,宁波公交司机陈霞娜:  开了21年公交,服务乘客没有终点  

 公交女司机21年贴心服务 站台上的别样婚礼

 

  孩子为坐她车可以早起不赖床,老人为了送她贺卡大年三十等在终点站,宁波公交司机陈霞娜:

  开了21年公交,服务乘客没有终点

 

  宁波36路公交车,联丰新村开往国际会展中心,29个站,全长17.5公里,单趟行程一小时左右。

  这路公交车上有一个被人们亲切地叫做“黑娜”的女司机,沿途常坐车的老人、上班族、孩子,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她,甚至还有孩子为了坐她的车,可以做到早起不赖床。

  “黑娜”大名陈霞娜,42岁,开了21年公交车,安全驾驶里程数超50万公里,能绕地球12圈,目前带着30多个徒弟……

  当年的小姑娘

  误打误撞成了公交车司机

  其实,陈霞娜最早并不是公交车司机。

  “1993年6月进了公交公司,当时的岗位是售票员。”陈霞娜说,那时觉得每天可以坐车到城市各个角落去,当个售票员挺乐呵的。

  1995年开始,宁波有了第一条无人售票线路。当时,公司就鼓励年轻的售票员转岗。那年年底,陈霞娜开始学车。第二年6月7日,她正式拿到了A1驾照。经过一年的实习期后,1997年,她成了驾驶员。

  陈霞娜清楚地记得,实习期间,自己跟的第一趟车是4路车,车型是2节通道车。一个小姑娘开这么大一个车,心里还是有点发慌的。

  从2014年8月5日开始,陈霞娜换到了36路公交车。

  联丰新村开出的首班车是早上6点,轮到开首班的日子,陈霞娜凌晨4点20分就得起床,洗漱整理后,5点不到就要到公司,对车辆进行例行保养后,从公司出车,要开40分钟才能到联丰新村站。

  “到了之后可能离6点钟发车还有十来分钟,就赶紧去附近的早点摊买点吃的,匆匆解决后,就开始一天的工作。”这样的状态,对于陈霞娜而言,二十年来已成了常态。

点击进入下一页

  车上常备“便民箱”

  服务乘客不设终点

  工作期间,陈霞娜开过四五条不同线路的车,几乎把公司的车型开了个遍,也把宁波整个公交车的变迁史看在了眼里。那么多公交车司机,为什么陈霞娜如此受到乘客的喜爱?因为上了她的车,乘客就有种家一般温馨的感觉。

  多年来,陈霞娜自掏腰包,夏天给照顾专座铺上凉席坐垫,冬天换上棉坐垫,车上一直有一个“便民箱”,里面放着一次性雨披、矿泉水、晕车药、藿香正气水、纸巾等。

  陈霞娜的“便民箱”故事不少。

  一次中午,三个初中生模样的孩子从游泳馆附近上了车,当时车上人不多,因此陈霞娜多留意了下孩子,发现其中有个孩子一直在座位上耷拉着头,“小朋友,你是不是不舒服?”

  听到陈霞娜的询问,小男孩低声说自己头晕,没力气。

  “当时是夏天,天气又热。我估计孩子从游泳馆出来等车时可能中暑了,就赶紧拿出藿香正气水和矿泉水,让孩子喝下去,联系孩子家长来接,别让孩子再顶着大太阳自己回去了。”陈霞娜笑着说,“便民箱”帮助过多少人,她真的没办法统计,但车上有这么个小箱子在,她会放心很多。

  “便民箱”也在一次次和乘客的故事中更新换代。

  “一开始,我在便民箱里放的是雨伞。为什么后来变成雨披了呢?这还是一个乘客给我提的建议。”

  几年前,陈霞娜还在开819路。有一次,一个外地乘客从火车站上车,“是晚上10点钟的末班车。当晚下着大雨,这个乘客没有带伞。”陈霞娜便从“便民箱”里拿了一把雨伞给他。

  外地乘客犯了难:伞怎么归还呢?

  “他就给我一个建议,以后把雨伞换成一次性雨披,成本更低,乘客也不用担心无法归还,我觉得很有道理,从此就把车上的雨伞换成了一次性雨衣。”陈霞娜说。

  自创“五心”服务法

  成为行业共识

  陈霞娜驾驶的公交车车身和车厢扶手上,印着她独创的“五心”服务法:对待老年乘客热情“细心”、对待儿童乘客爱护“关心”、对待特殊乘客照顾“爱心”、对待外来乘客真诚“耐心”、对待普通乘客和气“贴心”——如今,这一服务法已成为宁波全市公交行业共同遵循的理念。

  这是陈霞娜在工作中总结出来的经验和心得。她说,她是党员,要起带头模范作用。

  陈霞娜是2007年4月17日入的党。“我最开始做售票员,就是服务乘客的岗位,党员要为人民服务,从我的本职工作来说,就是要为乘客服务好。”

  陈霞娜常会遇到车辆刚起步时,后方有乘客一路跑着想要上车的情况。每每此时,陈霞娜都会停车等乘客上车后继续起步。

  “给乘客一个台阶下,服务就上了一个台阶。”陈霞娜说。

  陈霞娜多次说,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公交车司机。但她其实又不普通。她把工作做到了极致,她用自己多年如一日的细心和坚持,在平凡的岗位上绽放出光芒,并且影响着身边更多的人。

  大年三十晚上,封伯伯总会等在819路终点站给我送贺卡,我每一次都很感动。

  其实,我真的没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封伯伯却把我记在了心里。

  我和封伯伯是当年开819路的时候认识的。封伯伯那天身体不舒服,坐819路去医院看病。他上车时样子很吃力,我就起身去搀他上车。待他坐稳,我才放心起步,封伯伯连声感谢。

  过了一段时间,封伯伯又坐上我开的公交车。刚巧,他从超市买了点东西回来,我就帮他把东西提上了公交车。一来二去,和封伯伯就熟识了。

  自从我和封伯伯认识后,他每年大年三十的晚上,都会等在我们819路终点站——南郊公园,给我送来一张贺卡。有一年外面下着雨,他打着雨伞在车站里等了我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给我送张贺卡。

  封伯伯说,这贺卡是他儿子从美国给他寄来的,上面的话语其实很简单:“小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祝你在新的一年开车平平安安,工作顺顺利利!”

  我却红了眼眶。

  当了二十多年的公交司机,在服务乘客的同时,我也收获了许多的温暖和感动,我会带着这份乘客给予的美好,在岗位上继续奋斗,把爱与温暖传递给更多人。

  人物名片:陈霞娜,党的十九大代表,宁波36路公交车驾驶员。

  代表心声:关注百姓交通出行,重点关注“公交优先”——公交专用道建设、“最后一公里”——地铁站、旅游景点到周边居民小区的微公交线路设置两大议题。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