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为何会有“犯罪者”的形象出现

将本文分享至:

母亲为何会有“犯罪者”的形象出现 在电影的长河中,关于“母亲”的表现形象有很多种,但我们不可忽视的是“犯罪者”的形象。在我看来,“

 母亲为何会有“犯罪者”的形象出现

 

在电影的长河中,关于“母亲”的表现形象有很多种,但我们不可忽视的是“犯罪者”的形象。在我看来,“犯罪者”的母亲形象是对中国五千年父权文化和男权社会歇斯底里的反抗。

 

这类母亲形象,在电影的开端往往是善良、纯洁的,她们通常是在长时间的痛苦挣扎之后,对于生活的痛苦作出的无奈之举。

 

在极端的男权压力和性压迫之下,“犯罪者”通常以自我毁灭或者互相毁灭的方式来寻求个人的解脱。

 

 

 

这类“犯罪者”在做出一系列行为选择时,既要承担社会舆论的压力,又要面对法律的制裁。但不可否认的是,她们反抗的对象通常是男权社会的不公和个人命运的不公。

 

这类人物形象的原型是蛇蝎美人阿芙洛狄忒的变体,蛇蝎美人通常利用自己的美丽去控制男性,引诱他们陷入杀人越货的犯罪道路。她无法接受别人对她的欺骗和背叛,不受道德的约束,除了自己谁也不信任。当她要对付一个情人的时候,可能会不择手段。

 

 

 

在中西方电影中,这类由蛇蝎美人变体而来的“犯罪者”十分常见。例如《致命诱惑》中报复情人的艾丽克斯,《惊魂记》中控制孩子的母亲,《告白》中为女报仇的母亲等等。

 

西方电影中,母亲形象之“犯罪者”通常作为主人公,在电影中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

 

她们可以在完全不依赖男性的情况下,对于事件的发展有着绝对的掌控能力。她们通常代替父亲的角色,代表家庭来反抗外来事物造成的不幸。

 

 

 

但在中国传统“圣母”文化的影响下,中国电影中母亲形象之“犯罪者”,通常在反抗婚姻的不幸或者男性病态带来的羞耻,她们始终无法逃脱男性,成为家庭主权的拥有者。

 

在中国社会男性为话语权的影视作品里,这类母亲形象,既要因为命运的悲剧和个人行为的“另类”获得观看者的认同和眼泪,又要以悲剧的结尾来惩治母亲行为的“逾法”。

 

 

 

创作者陷入既想引起观众共鸣,又害怕过度认同颠覆既有秩序的怪圈。在塑造母亲的悲剧时,他们希望通过这类人物的悲剧来唤醒观众的同情,引发社会的思考,但又害怕女性意识在中国社会真正的觉醒,打破了原有的权利秩序,影响到男权的畅行。

 

以下,我们将通过母亲“犯罪”的行为模式,分为几种来进行看点。

 

被动犯罪

 

 

 

最早,在30年代经典电影《神女》(1934年,导演吴永刚)中的母亲阮嫂。就是典型的犯罪者形象。

 

她在丈夫死后,为了生活和抚养儿子而出卖肉体。影片中的阮嫂实则有双重身份,她既是母亲,又是妓女。

 

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下,她既是极善的化身,又是极恶的化身。而作为恶的一部分,是阮嫂为了抚养儿子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

 

网友评论 >

项城必赢干瞪眼

几年过去,当观众还在疑惑节目能不能找到足够多的选手时,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王毅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