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将本文分享至:

5月9日晚,一篇10点19分发布的公开信在一小时内突破十万阅读量,热度堪比顶级媒体。这封公开信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丰巢智能柜。 在信中,丰巢详细地为上
5月9日晚,一篇10点19分发布的公开信在一小时内突破十万阅读量,热度堪比顶级媒体。这封公开信的作者不是别人,正是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丰巢智能柜。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在信中,丰巢详细地为上班族算了一笔时间账:快递派件高峰在早上9点至11点,哪怕是996的工作节奏,回来再取快递节奏也完全来得及。一直未取的快递会影响第二天的正常投递,丰巢因此提出 逾期收费 ,目的就是为了通过收费来改善资源周转。

 

虽然丰巢认真算了账,但是消费者并不买账。在昨天,一篇用户致丰巢公司的公开信流传得更广,在这封落款为 上海普陀区中环花苑业委会 的信上,业委会指责丰巢的说辞为 博取同情 、 避重就轻 。该业主代表重申,如果不事先经过客户同意投递、保存期限不延长的话,将继续停止小区内丰巢快递柜的使用。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这两封公开信的发表,意味着这场轰轰烈烈的快递存放之争公开化,随着丰巢快递柜新规在全国铺开,多个小区宣布停止快递柜使用,并且还有扩大之势。

 

顺丰的战略转换  

丰巢收费风波的背后,是大股东顺丰从 重质 到 重量 的战略转变。

 

在一路高歌猛进的中国快递市场上,顺丰是一个异类,纵观过去三年,顺丰的投放业务量连续三年在六大快递公司(中通、韵达、圆通、申通、百事通、顺丰)中垫底。顺丰的业务量增速分别为18.29%、26.80%、25.09%,已经连续3年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尽管顺丰业务一直在增长,市场份额却从2015年的12%下降到了8%,比五年前少了三分之一。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中国快递这几年的迅速增长,离不开二三线城市和廉价快递。在主打高端的时效件业务增速大幅放缓的现状下,一贯高傲的顺丰不得不低下头,通过电商特惠来向下沉市场进行发力。

 

事实证明这是有效的。从顺丰2019年年报上可以看出,特惠快递直接拉动了顺丰的 经济件 业务,下半年收入同比增长47.5%,全年增长32%,就连业务增速也高于国家平均水平。

 

低价也带来了净利润的缺失,首先是顺丰一直引以为豪的单票收入,从23.26元下滑到21.94元,下半年更是长时间在20元以下徘徊。毛利率也受到了影响,相较于2018年下降了0.45%。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虽然从绝对意义上来讲,顺丰还远没有到生死存亡的地步 其快运、同城、冷运和医药等业务都取得了两位数的增长,也拥有着非常完善的物流系统。从今年一季度来看,顺丰的单票收入进一步下滑,从21.94元下降到19.5元,价格战已经打响。

 

顺丰经济件业务的大肆铺张,丰巢却很难跟随,其长期的亏损已经让它不得不从用户端进行收费。

 

丰巢的苦衷  

在4月30号,丰巢推出 逾期收费 制度几天后,顺丰宣布将收购邮智递成为全资子公司。在智能快递柜市场上,丰巢拥有18万台柜机,速递易是行业老二,有10万台柜机,二者的合并将达到快递柜市场份额的70%。

 

老大和老二迎来合并,更多是出于无奈:从丰巢和速递易的财政状况来看,快递柜依然是烧钱大业,去年丰巢净亏7.8亿元,速递易也亏损5.2亿。双方的财政状况并不乐观,今年一季度又让双方亏损了4亿元。这次合并,也是双方为了避免恶性竞争,拉高竞争门槛的自保。

 

虽然顺丰是丰巢的最大股东,但丰巢终归是一家独立公司,不可能按照完全按照顺丰的想法长时间亏本运作。丰巢开展了自己的生鲜商城、有广告和存包业务,但依旧掩盖不住每台机柜4 5万元的建设成本。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就算按照业委会公开信中,所说的每天36元营收来计算,扣去近一半的水电费、管理费,就算加上广告和存包收入,智能柜依然不算是赚钱的业务,2016年建设的机柜可能在今年才刚刚回本。

 

对于以提高业务单量为重的顺丰来说,快递柜反而是一个最好的减压阀,如果还是坚持以前的家家送,顺丰依靠的人力成本就有飙升的危险。

 

但在丰巢的未来路线上,顺丰则显得非常犹豫,丰巢的盈利速度严重滞后于扩张速度,财政已经岌岌可危。可顺丰又希望让丰巢来承载它的特惠派件,这次的逾期收费,即是丰巢减少亏损的一个试探性举措,也是为了下次扩张加注的本钱。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总结来看,顺丰无疑是想通过价格战+智能柜的方式,通过烧钱来赢得电商快递的胜利。这是一项极难完成的任务,虽然顺丰通过转嫁成本,让自己的单票收入跌破了20元,但 通达系 单票只有5元不到,对客户的吸引力依旧有限。更尴尬的是,顺丰的战线还没有完整铺开,同行的丰巢就已经亏不起了。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从去年10月份开始,丰巢就一直尝试着从用户端收取费用,虽然当时试水的只是打赏服务,但瞬间就遭到了用户的强烈反弹。虽说丰巢后来澄清,打赏功能只是自愿,但其财政状况正一步步恶化,光是2020年一季度,丰巢就又亏损了2.5亿元,亏损迫使丰巢必须寻找获利方法。从丰巢目前的回应来看,这一次它不打算对用户进行让步。

 

在锋科技(id:feng_keji)看来,相较于闹得沸沸扬扬的丰巢的收费风波,一直沉默的 通达系 或许才是最痛苦的那一方。

 

通达系 的沉默  

其实细究丰巢的发家史,它和 通达系 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顺丰牵头成立丰巢的初期,中通、申通、韵达都有参股,但到了2018年就纷纷退出,转入了阿里的菜鸟网络之下。阿里带来的流量自然可观,但顺丰并不想成为阿里的附庸。

烦恼于快递柜的顺丰其实很“幸福”  

 

在搭上阿里这趟快车后, 通达系 都迎来了高速增长,2019年,韵达的业务单量突破100亿,成为继中通之后的第二大快递公司;圆通业务量增长了40%,申通也有着30%的业务量增长。

 

通达系 业务量高速上涨的背后,却是增收不增利的困境。以这几年增长最快的韵达为例,2019年韵达预计总营收346亿元,同比增长150%;但营业利润为36.6亿元,同比只增长1.07%;净利润为26.6亿元,更是减少了1.57%。业务营收翻倍的现状下,利润的停滞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通达系已经被捆绑在了阿里的菜鸟物流战车上,只能凭借着低利润来不断铺张,但这种扩张也并不平稳。在丰巢宣布收费的几天后,申通、圆通、韵达就相继在官网发布公告,上调快递价格。

 

网友评论 >

风头上的京东健康:任

疫情之下,医疗健康起风了。作为一个风口,京东并没有错过这次机会,五月份以来,京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