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寻找互联网下半场的隐形竞争力

将本文分享至:

2010年11月19日,域名FaceMash.com以3万美元的价格被成功拍卖,这是马克 扎克伯格在创办Facebook之前,利用黑客手段盗取哈佛女学生资料推出的「选美」实验产品,一夜之间吸引
腾讯寻找互联网下半场的隐形竞争力  

 

2010年11月19日,域名FaceMash.com以3万美元的价格被成功拍卖,这是马克 扎克伯格在创办Facebook之前,利用黑客手段盗取哈佛女学生资料推出的「选美」实验产品,一夜之间吸引了数百名用户,并于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总计产生了2.2万的访问量。

 

这一事件被详尽记录到了扎克伯格的传记电影「社交网络」中,但影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桥段并非扎克伯格与好友埃德华多 萨瓦林的怨恨纠葛,也不是Facebook波澜壮阔的增长传奇,而是温克莱沃斯兄弟在告发扎克伯格窃取他们的创业点子时,时任哈佛校长对前者说的话。

 

「哈佛大学的学生总是认为创造一门工作比寻找一门工作来得更容易。」

 

西方学府能够有多重视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在这句话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从比尔 盖茨、拉里 佩奇到扎克伯格,技术出身的CEO用创新改变了世界,这些案例让公众乐于拥抱技术,互联网公司在这个年代的成长几乎从未受到过限制。

 

但事情从近些年开始出现变化,欧盟以涉嫌垄断的名义数次向Google开出了数十亿欧元的天价罚单,Facebook屡爆数据泄露丑闻将扎克伯格送上了听证会,自动驾驶车辆每出一起事故都会成为行业乃至整个社会的舆论焦点。至此,公权力和普罗大众开始发觉技术进步同样会带来无法预料的负面效应。

 

于是宽路逐渐走到了窄门,随着外界对互联网公司产生信任危机,套在后者身上的枷锁也越来越多,即便是身处在对技术一向包容的硅谷,即便对象是历来以「不作恶」相号召的Google。

 

换句话说,「善用科技」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公司在社会化的过程中想要存活下去的必要条件。

 

类似的变化并不只是在西方出现,国内互联网早期在很多领域都借鉴了硅谷的既有模式,但随之便发展出了一套独立且涉猎范围极广的应用互联网,相较于硅谷,国内互联网诸多技术就是为商业落地而生,从而更深层次地改变人们的衣食住行。

 

在此背景下,国内并没有像西方那样,在诸如「技术侵犯隐私」一类道德感浓厚的话题上作过多纠结。

 

厚此薄彼,虽然没有相对抽象的烦恼,但公众对国内互联网公司的质疑程度并不亚于西方,其源头多数出自实际的应用场景,莆田系医院登上搜索引擎首页、出行平台接二连三发生安全隐患的话题。

 

历史曾不止一次证明,如果一家企业总是等问题出现再着手解决,那早晚会有运气用光的一天。

 

所以处于眼下的互联网蛮荒时代尾声,基本规则也开始逐渐有了雏形后,「如何善用科技」变成了互联网公司在进一步社会化的过程中需要更积极探讨的话题。

 

刚刚过去的2019年在很多人眼里是中国互联网「糟糕的一年」,这体现在资本捉襟见肘、人口增长红利触顶以及辐射全国互联网企业的裁员大潮上,狂奔了二十余年的产业终于开始进入到罕见的休整期,但「失望之年」的说法并不够周全,祛魅往往是产业趋于成熟的第一步,平静的湖面下,互联网公司正在经历一轮新的暗流。

 

苹果首度推出「屏幕使用时间」功能,意图打消「智能手机是否让你更孤独」的顾虑,给用户一把尺子;美团随着垃圾分类政策的落地实施「青山计划」,正式步入环保战场;支付宝的蚂蚁森林进一步扩张自身的影响力,让公益真正成为每个人动动手指皆能参与的大众化行为。

 

从硅谷到国内,再到每一个有互联网身影的细分领域,人们从未见到过这些巨头能够在同一件事上达成如此一致的认知。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直想要「做一家受人尊敬的互联网公司」的腾讯,在自己21岁生日之际提出了「用户为本,科技向善」这项全新的企业愿景使命,它背后实际上代表着腾讯乃至整个互联网产业都开始在技术、商业和社会化问题上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换言之,腾讯的「科技向善」不仅仅是其自身的愿景使命,更完成了一项新的议程设置,众多科技巨头们都在朝着这个方向提速前行。

 

苹果的屏幕使用时间功能无疑是给了用户一把客观度量的尺子,以提醒自己是否过度使用手机了,既能帮助用户在宏观上平衡自身工作、生活、娱乐,也帮助用户能在微观上有的放矢地针对部分「重点超时对象」。

 

美团的青山公益行动自 2018年3月启动以来,已有近6万商家加入,捐出善款超300万元。计划到2020年与100家以上外卖包装企业合作,寻求新的包装解决方案,同时与100家以上循环经济企业合作,建设100个以上垃圾回收与循环利用试点,吸引超过 10 万家青山公益商家加入。

 

而截至 2019 年 8 月,支付宝的蚂蚁森林用户已达5亿,蚂蚁森林累计在内蒙古、甘肃、青海等省份和地区种植和养护真树超过1.22亿棵,种植总面积近168万亩,累计创造超过 40 万人次的绿色就业岗位。

 

正如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郭凯天所说,「我们今天提科技向善,是把它作为一个路标,不是目标,科技向善是通往一个普遍、普惠和普世的数字社会的一个路标,在这个过程中,科技向善是千里之行的实践。」

 

腾讯在过去的许多年都在经历一个「应急」的过程,在这件事上,或许没人比它更有发言权,虽然手握微信这款国民级产品,但腾讯深知与公众建立起信任基石的重要性。

 

有了前车之鉴,想要重拾信任,或者说弥除社会对新技术面世前的恐惧并不容易,这需要企业用落实到产品中的实际行动来日复一日体现出自身的长期价值,而好消息是,「向善」已经成为了下一阶段互联网行业的新生竞争力,换言之,如今它已经成为了行业整体的共同目标。

 

就像斯坦福和平创新实验室的玛格丽特 奎惠斯在与腾讯研究院的访谈中说过的话。

网友评论 >

华为余承东突然宣布

众所周知,自从智能手机开始普及以后,手机就成为了我们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东西之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