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之手伸向富媒体

将本文分享至:

毫无疑问,科学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晶,是人类文化适应性进化的硕果。科学知识是人类认识客观世界最为准确最为可靠的知识体系,科学精神及其所倡导的科学方法和理性思维是人类认
毫无疑问,科学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晶,是人类文化适应性进化的硕果。科学知识是人类认识客观世界最为准确最为可靠的知识体系,科学精神及其所倡导的科学方法和理性思维是人类认识客观世界最为有效最为可靠的方法。现代科学诞生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在西方发展而来,但她却是无国界的,为人类共享,造福于全人类。正是有了科学,人类文明才能在近几百年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速发展,科学发展的程度,也就是人类文明发达的程度。

人类现代文明的生活,已经不可能离开科学。科学教我们造汽车造火车、造飞机造卫星、通信、上网。现代社会的公共决策,也必须依赖于科学,否则就很可能作出错误的决策,牺牲个人和集体的利益。

科学是人类的集体财富,最理想的是每个人都具有科学精神,掌握所有的知识,掌握科学的方法。遗憾的是,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都是人类文化进化的结果,人们不能通过生物遗传的方式,先天获得这些前人创造的成果,而是必须通过后天的训练和学习,才能将之传承和发扬。从知识上来说,前人留下的成果浩瀚如烟,每个人所能学习到的,肯定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而且现代科学是高度专业化和精细化的,并非每一个人都要成为全能的专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要成为精通某一领域的科学家。但是,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公民,具有基本的科学素质是很有必要的,这既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也是为了整个社会的利益。如果大多数公民都具有良好的科学素质,科学、正确的公共决策就易于推行,利用伪科学进行的欺骗就少人上当。

但是,我国的现状很不令人乐观。

按照《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的定义,基本科学素质一般指公民能 了解必要的科学技术知识,掌握基本的科学方法,树立科学思想,崇尚科学精神,并具有一定的应用它们处理实际问题、参与公共事务的能力 。

根据2010年第八次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我国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为3.27%。这一数字,大体相当于日本1991年的水平(3%),而美国在2000年时,这一数字已经达17%。可见,我国公民的科学素质较之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差距。

这一数字甚至低于受过高等教育(大专以上)的人口比例,根据2011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全国受过高等教育比例的人口比例为8.93%,最高的北京甚至到达了31.50%,排第二的上海也达到了21.95%。

这是很让人奇怪的,学校是天然的传授知识传播科学的地方,系统的高等教育是传授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最为系统、正规的途径,但经过我们高等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人中,显然也有很多是科学素质不过关的。

另一方面,这又和我们生活中的各种怪象是一致的。张悟本的绿豆食疗养生能让无数人信以为真,李一的道家养生神话让媒体、企业家、明星等虔诚追捧,营养核酸胶原蛋白之类以伪科学忽悠的保健、美容产品能招摇过市大骗钱财,而转基因农作物如能解决贫困儿童维生素A缺乏问题的转基因金大米被媒体妖魔化、被大众误解和排斥,无不说明了社会大众很缺乏必要的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

这就更凸现了当前在我国做科普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但是,科普工作相当难做。

人的本能是感性、盲目和愚昧的,而科学知识和基于逻辑的理性思维,是反人类的直觉和本能的。对科学知识的学习和理性思维的锻炼,是一个艰难而长期的过程。很多人的经历中未必能保证这样长期、系统的学习机会,造成了科学素养的缺失。另一方面,这种学习过程本身具有一定难度,使得很多人不能坚持,或者,容易被其它一些伪科学的知识体系吸引和蒙骗。

侵占和改造人的思维,是各种文化进化的必然追求。如果把人的大脑看成是一个目标客户,各种文化各种知识体系就是兜售给客户的不同商品,它们之间是相互竞争的关系,甚至是排他性的竞争关系。我们数千年的文化,传承下来的有很多糟粕,玄学、迷信、宗教等等,相反,科学是从近代才传入中国的,相当地资浅。

科学精神基于怀疑、理性和实证,科学知识来源于逻辑加实证,这种方式并不相信先验、顿悟和臆想式的知识和结论。这和宗教、玄学等恰恰相反,因为没有逻辑、不讲究实证,宗教可以随便给人许以愿景(比如庇佑信仰者幸福、死后上天堂),以虚假的承诺辅以恐吓和欺骗的方式,吸引盲从的信仰者。而迷信、跳大神等则以荒诞而无从实证的顿悟式、灵异式的言论,给人造成可以治病消灾等假象,俘虏支持者。这些伪科学、非科学的文化和理论虽然不能经过有效的检验和实证,但因其获得门槛低,可以根据人类的需要随意开空头支票,迎合了人类盲目和愚昧的本能,反而在传播上有一种更易于被受众接受的优势。

科普工作必须要直面这些竞争者和敌人。

科普的力量,来源于科学本身的力量。科学不能许以人廉价而无从兑现的空头支票,但能可靠地告诉人们一项项关于客观世界的规律,认识客观世界和改造客观世界的方法,不夸大,也不缩小。而且,基于科学的精神和科学的方法,科学自身在飞速地发展,她所能给人类带来的越来越多,这是宗教玄学等伪科学非科学所无法比拟的。这些非科学伪科学也许能蒙骗人一时,但当科学能更好更准确地解释它们所忽悠的领域时,同台竞技的它们在科学的力量面前便不堪一击。

神创论者宣扬世界是上帝创造的,但现在,进化论成了坚定的科学理论,连宗教也要不断修改其释义,避免和证据确凿的进化事实冲突。上帝不能把人带入天堂,飞机却能把人带入天空。道教的炼丹术从来没有实现长生不老,抗生素等科学的成果却实实在在地延长了人类的寿命⋯⋯

论“鹰派”科普的正当性和必要性 张悟本骗局被曝光

当我们用科学的眼光去审视、推理和质疑时,当媒体和舆论的视线聚焦时,张悟本的绿豆治百病的养生热潮迅即消退, 神仙 李一的道家养生神话迅速破产,胶原蛋白美容的骗局也很快败露。这些骗局背后的伪科学理论并不可怕,让这些骗局能盛行一时甚至长时间的,还有媒体、企业等各种利益推手。科普面临的不仅是科学和伪科学本身的真伪优劣之争,还有来自各种利用伪科学谋利的利益团体的有意歪曲和打压,这是科普的另一大阻力。

正因为敌人众多,而科普所能依赖的又只有科学本身的力量、逻辑的力量、实证的力量,所以在普及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时,必须旗帜鲜明立场坚定。科普应该明确、准确地普及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在面对伪科学非科学时必须以科学为武器和后盾,不妥协、不媾和地指出其错谬之处,错误被揭露了,真相才能得到彰显。

从这个意义上说,科普的 鹰派 和 鸽派 之争是个伪命题,只有一种科普,就是立场坚定、观点明确、知识准确的科普。所谓 鸽派 科普,往往是在 宽容、温和 的幌子下,模糊科学的观点,曲意迎奉伪科学甚至客观上替伪科学站台,弱化了科学的力量,这种 科普 其实违背了普及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的目的,乃是科普的敌人,所以我称之为 卧底科普 。

这种卧底科普甚至还有一种匪夷所思的观点,以人类有愚昧的权利为由,拒绝和非议立场坚定观点明确的 鹰派 科普。某科普人以其父亲为例,他的父亲一贯信奉一些歪理邪说的养生方式,听不进他灌输的科学道理,反而常常和他急,于是他停止了对父亲的正面灌输。结果是父亲和伙伴们跑到公园去撞树 养生 ,他父亲因撞得太卖力受伤进医院了。该科普人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如果按 鹰派 科普人士的观点,就会强制取消他父亲去公园撞树的人身自由,而且会直接地批驳其父亲的愚昧。但他认为,他父亲有 愚昧的权利 ,他不能认同 鹰派 科普。

说 鹰派 科普会强制他父亲撞树的人身自由,这是在打稻草人。限制公民的人身权利乃是法律问题,不是科普方式的问题,不值得讨论。但是,直接批驳其父亲的愚昧,有何不可?

愚昧是表示认识水平低下、不明事理,用权利来表达并不恰当。但如果一定要用权利来衡量,人当然有愚昧的权利,实际上不用选择,人生来就是愚昧的。正是因为人之生而愚昧,才需要在后天学习科学知识、训练理性思维,用科学和理性来取代愚昧。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是人类的共同财富,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它,都应该受其惠泽。消除愚昧是人类共同发展的需要,也是基于人道主义的人类文明的体现。

人有愚昧的权利,是指他不会因其愚昧而受法律上人身上的惩罚,但是,一个人并不能因其愚昧而免于揭露和批驳。剥夺愚昧权实际上是指思想上的竞争,而非肉体上的掠夺。如果科学和理性不去占据一个人的思维,伪科学和怪力乱神就会乘虚而入。科普的目的,正是消除或减少愚昧,如果我们因为所谓的 愚昧权 而在愚昧面前沉默不语甚至曲意迎合,那还科什么普,普什么科呢?

我们可以容忍一个个体的愚昧,不会因其愚昧限制其人身自由言论自由等各种权利,但在社会公共政策和制度设计层面,应该尽力限制而不是尊重这种 愚昧权 。如果我们尊重这种 愚昧权 ,国家的九年制强制义务教育就应该取消;除了科学知识,宗教迷信巫术等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上学校的课程表;卖胶原蛋白的商业骗子就可以继续以伪科学骗人;邪教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存在并欺骗残害世人。

这岂不是让人类文明倒退回蒙昧时代?

诚然,彻底消除愚昧也许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但我们岂能因为消除愚昧之艰难而放任愚昧甚至改去宣扬愚昧?科学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可能认识一切解释一切,我们岂能因此就放弃科学而改与伪科学、宗教、怪力乱神为伍?这种打着 人有愚昧的权利 拒绝科普甚至攻击科普的行为,实际上是纵容宣扬愚昧、拒绝科学理性的反智行为,这和科普的理念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就中国的现状而言,我们要科普,甚至亟待科普,但是,不要卧底科普。

网友评论 >

小米2020年迎来五大

进入2020年,小米可以说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虽然4G手机的收尾阶段由于小米的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