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带来的人际交往格局巨变

将本文分享至:

从 1G 到 5G 时代,交往符号由非语言符号向语言符号嬗变,交往关系向立体全方位格局演变。 人的依赖关系 和 物的依赖关系 逐渐被 2G 至 5G 时代的交往所消解,从而使人与人之间
从 1G 到 5G 时代,交往符号由非语言符号向语言符号嬗变,交往关系向立体全方位格局演变。 人的依赖关系 和 物的依赖关系 逐渐被 2G 至 5G 时代的交往所消解,从而使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往格局得以形成。

 

在1G 时代,面对面、实打实的直接沟通是人与人交往的主要形式。

由于物理空间的限制,这种交往方式呈现出定时定点、单向面窄的特征。随着 2G、3G、4G 网络通讯技术的不断发展,一种新的、全球性的 虚拟社会 形成了;相应地,一种超越现实世界的新的、虚拟的交往空间被创建了。

1G 时代人与人的面对面直接交往被代之以 2G、3G、4G 时代的一对一、一对多、多对多、多对一等交往形式。在虚拟交往空间,社会交往超越了空间限制,人际交往范围大大延伸,全方位、多角度的交往模式得以形成。

 

从 1G 到 5G 时代,交往符号

由非语言符号向语言符号嬗变

随着 2G、3G、4G 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特别是 5G 手机移动端的开发,人际交往符号不断由非语言符号向语言符号嬗变,由此产生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变化。

其一,深层互动受限,且易产生误解和欺骗。

在满足可通话、便携带的简单通讯需求的 1G 时代,人们可以通过面部表情、语气变化和肢体语言等非语言符号来判断他人的心理状态。但在 2G、3G、4G、5G 的数字移动时代、智能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非语言符号的施展空间越来越小。

在借助语言符号的网络互动中,由于看不到对方的神情变化,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需要更加坦白才能向深层次迈进。此外,这种仅有语言符号的网络互动交流,容易使人际间的深层互动受限,从而产生误解和欺骗。

其二,交谈内容易被复制、传播。

由于语言符号远不及非语言符号传达的信息丰富,1G 时代人与人面对面的交谈结束后,其内容只能以记忆的形式保存在交谈者的大脑中。

然而在 2G、3G、4G、5G 时代,人们交谈的内容可以通过文本形式保存在移动终端上,且易被复制、传播。

其三,数字符号被赋予意义并创造出网络语言符号。

为弥补 1G 时代非语言符号信息的缺乏,2G、3G、4G、5G 时代的数字符号被赋予了特殊意义。人们借助 0 和 1 的数字符号来传递和共享信息,以特有的方式创造出 稀饭 杯具 虾米 等网络语言符号以及一系列电子表情符号。

这种语言符号既补充了网络中非语言符号的缺失,又使人们的交往方式变得生动灵活。特别是网络语言的出现,改变了人们交往的话语方式,提高了聊天效率,展现了时代特征和人类语言的生命力。

 

从 1G 到 5G 时代,交往关系

向立体全方位格局演变

网络通讯技术的变革彻底颠覆了用户习惯。

随着手机、电脑等通讯工具的广泛使用,人际交往关系也在不断进行变革和重构。这种交往关系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

第一,交往关系由对称性向非对称性拓展。

随着 2G、3G、4G 时代的到来,传统的 点对点 交往方式逐渐被突破,形成了 主体间性 交往关系,即不同时空交往主体以通讯工具和计算机网络为中介,形成 人 机 人 的非面对面式交往关系。

这种交往关系既包含 一对一 的对称性交流或 点对面 甚至立体的全方位对称性交流,又包含对传统交往关系拓展的不对称信息交换模式,例如网络黑客、网络媒介等。

因此,非对称的网络交往关系实质上是同网络终端的人脑思维的虚拟化、数字化交流与互动。

另外,互联网和移动网络也使人们的交往关系变得更加错综复杂。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可以克服地缘、血缘和时空障碍,同时进行多个界面、不同场域的互动,从而呈现出点对面、面对点、面对面的立体全方位交往格局,交往关系由对称性向非对称性拓展。

第二,交往关系由互利状态向去功利性状态转变。

人际关系心理学家认为,互利是人际交往的一个基本原则。人际交往需求分为情感定向和功利定向的不同层次。比如亲情、友情、爱情,即属于情感定向的人际交往 ;为实现某种功利目的而交往,即属于功利定向的人际交往。在现实交往中,这两种情况时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相互交织。

有时候虽然是功利定向的交往,但也会有感情的沟通和反馈 ;有时候虽然是情感定向的交往,但也会有物质利益上的互相帮助和支持;有时是为了物质需求的满足,有时则是为了精神需求的满足。

两种交往目的互相交错,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总体上呈现出平衡互利的状态。然而,这种交往夹杂了人与人之间太多的功利目的,亲情、友情、爱情等感情很容易断裂。

而在网络时代,虚拟网络使人际交往以符号的形式呈现,熟悉的朋友抑或陌生网友之间的交往主要以情感或志趣为主,这又表现出明显的去功利性特征。

第三,交往关系由不平等向平等转换。

在 1G 时代,交往主体总会受地域、血缘、身份、地位、年龄、性别等不平等社会关系因素制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关系表现出不平等的上下级关系、性别关系等。而随着通讯技术的发展,现实交往中的身份、地位、权力等不平等特征被网络交往的 去中心 和 去身份 等虚拟特征所取代。

各交往主体的网络身份不断被电子文本化,然后以虚拟身份参与网络人际交往,而且 ①网络交往不存在最高的管理机构和权力控制中心,没有强制的干预和权威的垄断,人们平日在现实生活中被压抑的心理意识得到了释放和宣泄,这就使人们能够在没有外在压力的情况下进行社会交往 , 从而缩小了 1G 时代交往个体的身体属性、社会属性、阶级属性和地理属性差异,使 人的依赖关系 和 物的依赖关系 逐渐被 2G、3G、4G 乃至 5G 时代的交往所消解。

由此,交往个体的个性得以张扬,话语权得以凸显,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往格局得以形成。

网友评论 >

5G带来的人际交往格

从 1G 到 5G 时代,交往符号由非语言符号向语言符号嬗变,交往关系向立体全方位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