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实地垒起属于自己的摄影小山

将本文分享至:

坚实地垒起属于自己的摄影小山 可能是精神上的遗传,我从小接受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教育,加上严格的家教和父 母的言传身教,让我从小就懂得了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我的父亲才几岁

 坚实地垒起属于自己的摄影小山

 

可能是精神上的遗传,我从小接受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教育,加上严格的家教和父 母的言传身教,让我从小就懂得了做人做事的基本道理。我的父亲才几岁时,爷爷奶奶就双亡了。但是我爷爷的父亲是文人,当时是举人,之后就被皇帝派到湖南省湘潭县去任县官。《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还说到,农民起来造反,赶走县官,那个县官就是我的老祖。因他是一个好官,农民没有杀他,还给他一些盘缠,他就从湘潭县回到老家昭通,一直在昭通教私塾。因为我祖上是文人,是没落的文人,所以我小时候是在老祖留下的大书房里生活的,那里藏书好多万册,手抄本特别多,手写的东西就像字帖一样工整。家里到处是古书、古字画、砚台、御墨。毛笔有各种各样的狼毫、羊毫。我小时候虽然家里很穷,但是我喜欢画画,而且完全是自发的,没有任何老师。 开始是临摹字帖,后来就临摹画,只要看到喜欢的东西,我就会用线条把它画下来。 我会讲究画面上的构图关系、完整性,我自己感觉挺有意思的。

接触摄影之前,我对绘画艺术是很热爱的。1966 年之前,新华书店里有很多俄罗 斯的油画、各种素描画的普及印刷品,那时候我收藏了很多,有些画我也学着临摹, 那时我觉得绘画才是艺术。但是很奇怪,当我接触了苏联的摄影画报之后,我的感情发生了一个飞跃。感觉真实的影像超越了在画室里面用想象去描绘虚假的构图。我忽然间觉得摄影更好,在绘画和摄影之间我更偏爱摄影了。当然,这是一个慢慢变化的过程,当时我还没有开始拿相机。一旦我拿了相机之后,就完全离开了绘画,我对绘画兴趣不大了。因为那时绘画大多数都是主题画,主题画大多又是画的像真实的生活一样的场景,而摄影能抓拍到原汁原味精彩的生活瞬间、人生百态,这是绘画不可及的。 
其实,我并不是从小就喜欢摄影的,我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家里从未有相机 这洋玩意。过去见有人挎着相机,带着一些女孩子前呼后拥地招摇过市,就给我造成了花花公子、耍哥玩友才玩相机的印象,因此我厌恶相机。当有人问我要不要照相的时候,我非常反感,觉得相机不是我们这种人玩的。但是后来,因为有人认真说服我, 情况又很特殊,我就阴错阳差拿起相机了。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