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润萍中外艺术新空间》之夏斌访谈录

将本文分享至:

《张润萍中外艺术新空间》之夏斌访谈录 现代油画艺术家张润萍应上海籍油画艺术家夏斌先生之邀,到他位于淀山湖畔的工作室拜访,同行有艺术活动人泰芮,油画艺术家庞振勇,跨界艺

 《张润萍中外艺术新空间》之夏斌访谈录

 

 

现代油画艺术家张润萍应上海籍油画艺术家夏斌先生之邀,到他位于淀山湖畔的工作室拜访,同行有艺术活动人泰芮,油画艺术家庞振勇,跨界艺术家沈雅声,朋友海燕。夏斌先生刚从日本度假归来,在他宽敞舒适的工作室,就现代艺术创作诸多理念与困扰进行了讨论。

张润萍:您的油画与丙烯作品,透露出浓郁的情绪,在制作上颇有想法,每幅作品各有深意。请问,您是怎样走过这一路的?

夏斌:我最早是学设计的,国画也画过。但在深度思考后,我觉得,只有技术不足以表达个性,持续画下去,我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内心。那段时间,我很痛苦,也不想画下去了。好在终于挺过去了。

庞振勇:我很理解您的心情,我在自我变革时也同样痛苦。知音。来,握握手。

沈雅声:夏老师,您的作品中有一种禅味,您创作时真有禅思吗?

夏斌:说实话,我真没多想,就是心里很空,然后就画了,至于画什么,画成什么样,我也不在意。其实,画着画着就有了意境,就像随便走走,走着走着就发现了别有洞天的景色。就这样。

泰芮:说到说实话,你所说的没有多想,其实已经是想很多了,就是你的整个创作经历的一个众多积累,只不过你已经不知不觉越过了在谁面前思考说什么话的阶段,往往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就是你身心的最真实体现,就如同你所说画着画着就有意境、别有洞天景色一般,就是你今天的境界。

夏斌:哈哈!谢谢!前几年我画画很拼的,这几年比较平和了,反倒画得更称心了。

张润萍:现代社会多元而信息交替快速,如果不改变思维,真有怕被落下的恐慌呢。

夏斌:是呀是呀,各方面技术突飞猛进,而绘画却老成持重,老阿叔一个,勿好玩,勿好玩。

张润萍:目前,正是艺术的迷惘期,像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般,满怀情思,热血贲张,想爱,想表达,却不知向谁表达。而且,大师说的话,不管年代,局限,翻译是否准确,往往搬来就用,却忽略了自我思考,您说,问题出在哪里?

网友评论 >

专访巴西“乙醇汽车

笔挺的西装、红色的裤子,坐在沙发上的高孟睿(Mario Garnero)虽已年近八十,但依旧

我要提问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